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凡弱者被欺凌的地方 必有沉默的大多數

武大捉姦被踢傷。大家都成了沉默的同謀。(網絡圖片)

武大捉姦被踢傷後,潘金蓮依舊和西門慶每日做一處。但他們也知道,武二總是要回來的。這讓他們的好興緻驟然降溫。好在,他們有王婆

王婆給他們出了個主意,讓他們分兩步走:第一步,把武大結果了,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沒了蹤跡,便是武二回來,待敢怎地?第二步,等待夫孝滿日,大官人娶了家去,做個長遠夫妻,偕老同歡。

當天夜裡,潘金蓮就親手用西門慶提供的砒霜毒死了武大。殺人不難,難在能不能做到乾乾淨淨、沒有蹤跡,這才是關鍵。

但是,要乾乾淨淨、沒有蹤跡地瞞住所有的人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事,早就四處透風了——紫石街誰不知這段轟轟烈烈的姦情?用《水滸傳》里的話,是“街坊鄰舍,都知得了”。

其實,王婆之聰明,不在於她有什麼高招瞞住所有的人,而是她知道根本不用瞞住所有的人——因為,在沒有人權保障的社會,人,在面對惡人惡行時,往往是沉默的。

所以,王婆的自信,不是來自對壞人能力的相信,而是來自對好人沉默的判斷。只要確信好人在惡人惡行面前會沉默,那就可以無惡不作了。

我們往下看。

第二天一早,鄰舍坊廂都來弔問。眾鄰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不敢死問,只自人情勸道:“死是死了,活的自要過,娘子省煩惱。”潘金蓮只得假意兒謝了。眾人各自散了。

你看,“眾鄰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但是,他們怎麼樣呢?他們散了!連圍觀都沒有!

因此,我們完全可以相信:如果沒有武松,武大將冤沉大海!

當然,王婆還是擔心一個人,那就是陽谷縣殯葬協會的會長——團頭何九叔。王婆對西門慶、潘金蓮道:“只有一件事最要緊。地方上團頭何九叔,他是個精細的人,只怕他看出破綻不肯殮。”

注意王婆的話,是怕他看出破綻嗎?不是。鄰舍坊廂都會看出破綻,要讓這方面經驗豐富的專家何九叔看不出破綻,是不可能的。

那王婆擔心何九叔的是什麼呢?是怕他“不肯殮”。因為,何九叔作為入殮師,干係在身,有可能因為害怕承擔責任而不敢沉默。

但是,西門慶不擔心。

何九叔來了,西門慶截住他,拉他到一個小酒店裡,送給何九叔一錠十兩銀子。何九叔心中疑忌,但銀子還是收了。何九叔並不貪財,他收西門慶的銀子,是因為怕。一怕:西門慶是個刁徒;二怕:西門慶把持官府。

接下來,他現場確定武大定是中毒身死,他假裝中了惡,昏迷不醒,被人用門板抬回家。聲張起來,不敢,怕西門慶;不聲張,又不敢,怕武二郎。

權力社會和法治社會的區別是什麼?權力社會裡,一個人會怕另一個人。法治社會裡,一個人不用怕另一個人。

何九叔明明知道武大是被毒死的,但是,他怕西門慶,選擇了沉默。他之所以又保存武大的骨殖以作證據,不是因為良知,而是因為他也怕武松。

又怕西門慶,又怕武二郎,何九叔是可憐的。在權力社會裡,所有的人都是可憐的,都是滿腹懼怕的何九叔。

因為怕,何九叔、武大的眾鄰舍們明知道武大死得不明,但誰都不願意站出來揭開真相,還武大一個公道。大家都成了沉默的同謀。

這樣的沉默,我們在林沖被迫害時看到過;在金翠蓮父女被鎮關西欺凌時,看到過。在整個《水滸傳》故事裡,舉凡弱者被欺凌的地方,必有沉默的大多數,站在一旁,沉默不語。

假如這個世界墮入黑暗,那麼,吹滅最後一盞燈的,不是壞人的囂張氣焰,而是好人的忍氣吞聲。

沒有無妄之災!

 

 

你們明知竇娥是冤的,卻不敢說句公道話,是謂不義。(網絡圖片)

當竇娥含冤被押赴法場,行刑之前問竇娥還有何話講?竇娥說:一、請賜我三尺白綾掛在百尺高桿之上,如果我是冤的,一腔熱血不會落地,而是濺在白綾之上;二、如果我是冤的,人頭落地便會大雪紛飛;三、如果我是冤的,我死後三年亢(大的意思)旱。

那貪官撇嘴搖頭連說“愚昧,荒唐”。心想“這六月酷暑怎會下雪?人只見血往下流,我倒要看看血怎麼往上飛的?哼……“於是命人拿來三尺白綾掛在高桿上。

有道是:“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劊子手手起刀落之際,竇娥的一腔熱血奇蹟般地飛濺到懸在半空的白綾之上,竟然一滴也沒灑在地上。竇娥人頭落地之時,竟真的陰風起大雪飄。片刻前人還汗流浹背,頃刻間,一個個抱膀縮肩跑回家去,連說怪事、怪事。竇娥死後果真是大旱三年,顆粒無收。當地百姓人人皆知是老天在為竇娥鳴不平啊!

多年後,竇娥的父親金榜得中,做了高官。回鄉省親時,重審竇娥一案,殺了張驢兒和貪官,為竇娥洗清了冤屈,鄉親們紛紛來看望竇父,說:“我們早知道竇娥是冤枉的,怎奈畏懼貪官的權勢,而敢怒不敢言。可是我們又沒加害竇娥為什麼要受這三年亢(大的意思)旱之苦呢?”

竇父說:“你們明知竇娥是冤的,卻不敢說句公道話,是謂不義。更有人相信貪官,認為竇娥真的殺了人,而誣衊忠良,是謂不仁。老天有眼,沒有無妄之災,天災人禍就是在懲治不仁不義之徒哪!”

這個故事也啟迪後人:人在世間一定要是非分明,堅持正義,抵制邪惡,這樣才能得到上天的保護,在災難來臨之際,才能不被禍及。所以很多時候覺得一些事情的發生和自己無關,可是那些事情出現時,你聽到、遇到時的反應,在思想中的取捨,卻能分化出人心的趨向,也就是對善惡的選擇。如果是很大的事,招來的天災大劫,人的福禍去留可能就由此時的心念憑斷。一念之差,天地之別呀!

什麼是善良?有人說我平時也挺愛助人為樂的,她認為這就是善良的全部了。而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大善大惡面前,她就分辨不了,就無法作出一個正確的選擇。實際上,這也的確需要人積聚更多的善與勇氣、正義與良知、理性與智慧。

總之,今天你看到黑暗不敢站出來,那麼明天你將站不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