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搶受降權 毛連發七道命令 欲調二十萬大軍奪取中原

——1945 到底是誰發動了內戰?

8月9日夜,當延安獲悉日本投降和蘇聯對日宣戰的消息後,毛澤東立即向中共軍隊發出了對日軍「實行廣泛進軍」的命令。8月10日夜至8月11日下午的18小時內,毛向中共軍隊連續發出了七道命令,其用心竟是「立即發動二十萬大軍以奪取中原」。為此,毛還命令各地中共軍隊,要強行對日受降,強行阻撓政府軍受降,強行「佔據及破壞全國各地交通要道」,「收繳日軍武裝」,並「將反抗的中國人當漢奸處分」,同時以「中國解放區抗日軍總司令」的名義,擅自指定受降地點,命令日軍司令岡村寧次向中共軍隊投降。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2日,在東京灣的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日本代表在投降書上簽字。中華民國政府亦派代表出席了日本投降儀式,並在其投降書上籤了字。以積貧積弱之身只完成了表面的統一,而內部叛亂從未有一刻休止的中華民國,在1945年終於迎來了戰勝日寇的這一天,然而,一天也沒有耽誤,在緊接着發生的國共內戰中,年輕的亞洲第一民主共和國的中華民國就倒在了內戰的血海之中。

1945年9月9日,在南京中華民國政府陸軍總部舉行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儀式,國軍參謀總長、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代表蔣委員長受降。(網絡圖片)

究竟是誰挑起了1945年的國共內戰?當年的交戰雙方各有說法,我們大陸上的公眾所熟悉的當然是勝者的說法,那就是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下山搶桃子”,先挑起了內戰,然而真相到底怎樣?讓我們重回1945,看看究竟是誰挑起並發動了內戰。

我們首先可以看看盟軍對於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規定,來看看究竟該由誰來接受日軍的投降。根據盟軍最高統帥美國將軍麥克阿瑟所劃受降地區的規定,中國戰區受降範圍為中華民國、中國台灣和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中國東北由蘇俄受降。

因為中華民國是全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而且正是在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下,中國人民進行了十四年艱苦卓絕的對日持久抗戰,為抗戰付出了重大的犧牲,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是以只有中華民國政府才有對日受降權和對日受降的指揮權。凡屬於中華民國的任何地方政府和軍隊,均只能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統一指揮下才擁有對日受降的權力。因此,中華民國政府及其所隸屬的抗日軍隊不僅在名義上,而且在實際上,擁有代表全體中國人民對日本的受降權。中華民國政府在指揮和接受對日受降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上是毫無疑問的。

就中共而言,也根本不具備單獨對日受降的權力。首先,其在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就已經宣布其政權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管轄下的“地方政府”,並為中華民國政府所接受。其軍隊亦為國民革命軍之一部,番號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和“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其次,中共在八年全面抗戰中堅持假抗戰和真擴張的陰謀抗戰策略,早已使他們在道義上和在實際上,完全喪失了自己原來所具有的、在中華民國政府及其軍事委員會指揮下的對日受降權了。

正因為如此,在日本宣布投降之際,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為避免中共乘機叛亂,特別在他有關對日受降的命令中,“警告轄區敵軍,除接受(中國)政府指定之軍事長官的命令之外,不得向任何人投降繳械”,同時向全國各部隊發出了“應就原地駐防待命”的命令。8月11日,蔣介石還就此項命令致電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在今作戰地區境內之部隊,應接受各該戰區司令長官之管轄。”

此後,各戰區開始次第受降;10月,國民政府正式收復台灣。

此時,經過八年抗戰得以養精蓄銳的中共,黨員已達120萬人,軍隊也已達120之眾,所挾人口則達一億以上。早已不顧什麼道義,也根本不考慮人民正在期盼和平的中共,開始迫不及待地準備奪取抗戰的勝利果實,並與國民黨奪權。

中共首先就是強行奪取對日的受降權。8月9日夜,當延安獲悉日本投降和蘇聯對日宣戰的消息後,毛澤東立即向中共軍隊發出了對日軍“實行廣泛進軍”的命令。8月10日夜至8月11日下午的18小時內,毛向中共軍隊連續發出了七道命令,其用心竟是“立即發動二十萬大軍以奪取中原”。為此,毛還命令各地中共軍隊,要強行對日受降,強行阻撓政府軍受降,強行“佔據及破壞全國各地交通要道”,“收繳日軍武裝”,並“將反抗的中國人當漢奸處分”,同時以“中國解放區抗日軍總司令”的名義,擅自指定受降地點,命令日軍司令岡村寧次向中共軍隊投降。

而8月11日,朱德在接到蔣介石關於由政府統一籌劃受降的命令後,竟公然回電反駁,稱蔣的命令是“完全錯誤”的,甚至威脅說:“如果你不公開承認你犯的錯誤,並公開撤回你這個錯誤的命令,我便徹底反對你的命令。”其流氓嘴臉可見一斑。

8月13日,毛在為新華社所寫的社論中顛倒黑白的說:“我們要向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民宣布:重慶統帥部,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和中國真正抗日的軍隊。中國解放軍抗日軍隊在朱德總司令指揮之下,直接派遣他的代表參加四大盟國接受日本投降和軍事管理日本的權利。要不是這樣做,中國人民將認為是很不恰當的。”

正是在毛的命令下,中共軍隊開始了對受降權的瘋狂爭奪。同時,又因爭奪受降權而開始了它的“全面抗戰”和“發動內戰”。中共除於察哈爾、河北、山西、山東、蘇北等地強行對日受降以外,還曾對三萬拒絕向中共投降的日軍實行進攻、包圍和繳械,對日寇打了一場八年來從來沒有打過的“大戰和運動仗”,獲得了從未有過的“抗日戰果”。同時,華北綏遠的集寧、清水二縣為政府軍受降不過5日,即被8月12日自河北、山西一帶急行軍而來的三萬中共軍隊所攻陷。9月11日,抗日名將馬占山的東北挺進軍由綏遠進至察哈爾受降時,竟被中共軍隊圍殲三千餘人。10月17日,中共又開始調動軍隊,對歸綏的傅作義部展開包圍……

此外,毛下令派遣千餘中共幹部迅速進入東北,進行輿論上的先期宣傳;同時,在蘇聯的默許和暗中幫助下,中共數十萬軍隊開入了東北,蘇聯還將從東北百萬日軍所獲得武器給了中共軍隊。1945年10月28日,當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杜聿明飛到長春與蘇軍馬林諾夫斯基元帥談判國民政府進入東北接收事宜時,馬林諾夫斯基“熱情允諾”中國政府軍於營口登陸。但是,等到返回上海的杜聿明復於11月7日率領一個軍乘美艦駛向營口港外時,非但發現蘇軍不知去向,而且發現營口海灘上滿是正在修築防禦登陸作戰工事的中共軍隊。原來蘇軍早已通知中共“接防”。杜聿明只好率軍轉赴美軍佔領的秦皇島登陸。自此,中華民國政府軍進入東北接收已經沒有希望,政府軍派駐東北的第十三和第五十二軍只好從門外打起,節節打退中共軍隊的阻擊,先攻佔山海關,後攻佔錦州,至11月下旬,才“攻入”東北接收。由於蘇軍支持中共陰謀搶佔東北和武力搶佔東北,中國的內戰實際上已經在東北公開爆發。

在中共搶奪抗戰勝利果實之際,抵禦外侮的民國政府則是元氣大傷:大部份地區經濟停滯,通貨膨脹嚴重,百業待興。蔣公介石為了避免內戰和利於戰後恢復,三次電邀毛澤東到重慶商談國際和國內重要問題,並一再籲請國際社會調停和幫助(比如致電斯大林),希望中共能夠罷兵休戰,共同參與戰後的中國民主憲政建設。為了解除毛顧慮的安全問題,蔣介石還親自敦請美國大使赫爾利親赴延安陪同毛同機往返重慶和延安。

毛在蘇聯的命令和國內的輿論下,不得不於1945年8月26日赴重慶談判。但毛在赴重慶前夕,繼續下達了“今後一時期內仍應繼續攻勢”的命令。可以想見,毛從未放棄奪取政權的野心,其赴重慶談判也是其政治伎倆的體現。10月10日,國共雙方在重慶簽署了《會談紀要》,也稱《雙十協定》。從達成的十二方面協議來看,關於“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和“承認國民黨、共產黨及一切黨派在法律面前同有平等合法地位”的協定條文,在事實上具有巨大的進步意義。因為上述條文於嗣後被寫進了政協會議的決議、特別是“中華民國憲法”之中,無疑是中國民主憲政建設的具體成就和重大成就,亦是一個民主國家所必須遵循的政治原則。

然而,毛在和談結束剛剛回到延安時,馬上向軍隊發出了“立即向蔣管區發動進攻”的命令,公開破壞《雙十協定》。還是他自己說得好:“這一次我們去得好,擊破了國民黨說共產黨不要和平、不要團結的謠言。”這才是毛的真心話,因為他要欺騙國人的目地達到了。可見,中共對於戰後中國民主憲政的阻撓和破壞,實是從破壞《雙十協定》始。

雙十協定簽署後不久,1946年1月10日在重慶召開了包括中共和各民主黨派參加的政治協商會議,同時應馬歇爾之要求發佈停戰命令。這對於從不曾放棄奪取天下的毛和中共來說只不過又是一場“政治秀”。其目地一仍然是要消弭國民黨說共產黨不要和平、只要內戰的“謠言”,二是,政治協商會議前後,正值中共搶佔東北和必須鞏固東北之時,毛澤東和中共需要時間來穩定他們剛剛搶奪到手的東北根據地。

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對於解決戰後各派政治力量間,特別是政府和中共之間的政治問題和軍事問題,消弭內戰和推進民主憲政的進程,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會議召開後,國民黨軍隊嚴格執行了停戰命令,而中共軍隊則乘機攻城掠地,以擴大其佔領區。中共於3月中旬陷四平、圍長春,奪取了哈爾濱和齊齊哈爾。“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中共於東北發動的大規模內戰中結束了。中共假和談,真內戰的嘴臉暴露無遺。

不過,也有一種觀點認為國民黨與中共和談也是假,是為了贏得軍隊轉移的時間,中共先發制人也沒有錯。實際情況是,蔣介石為人民計,為國家計,在戰後本意是希望避免內戰的,因此對中共的種種作法一忍再忍。而最能說明蔣介石真誠希望避免內戰的,是戰後立即開始的民主憲政建設。雖然中共在中國政治協商會議之後,繼續大規模侵佔東北和華北,但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為了避免內戰對中共採取了一條“和平未到最後絕望時期,仍不放棄和平”的決策。其根本目的,固然是在於結束訓政,走向憲政,還政於民,以完成民主建國的歷史性目標,同時,亦在相當程度上,表現了他期待中共參預戰後中國民主憲政建設的願望,更希望藉此來避免內戰的發生和擴大。

1946年5月5日中華民國政府召開首次“制憲國民代表大會”。然而,此時,由於中共在東北的內戰中打得“順手”,所以,它便要求於國民大會召開前就按照其意願先改組政府,後召開“國大”,並且沒有達到滿足就拒不交出代表名單。由是,國民政府只好將制憲國民大會延期半年。不過,大會終於在11月15日舉行,12月25日制憲完成。1947年1月1日,正式公布憲法;定1947年12月25日為憲法實行日期,中華民國正式進入基於三民主義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憲政時期。全國開始致力於實行憲政。

看誰先挑起並發動了1945年的國共內戰,還有一個最明顯不過的鐵證,那就是,知道日本投降的第二天,毛澤東就下達“擴軍二十萬”,搶佔中原的命令,幾乎同時,在蘇聯早有預謀的情況下,命令山東中共軍隊“徒手跑步闖關東”,去接收蘇聯的大量軍備搶佔東北。而國民政府則在日本一投降,不但沒有全力接收汪精衛大量裝備精良的偽軍部隊,反而大規模裁撤自己的軍隊,以全力建設國家,發展經濟,復興中華,結果竟鬧出大批失業軍官在南京中山陵“哭陵”事件。這和中共大肆接收日偽軍隊和國軍載撤官兵“搶天下”的行為恰成鮮明對比,我們從常識理性的角度,可以再明白不過地弄清究竟是誰,挑起並發動了1945年的國共內戰。

可見,正是因為中共假和談而真心發動內戰,中華國民政府和國民黨為避免內戰所付諸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中華大地上烽煙再起——一場由中共挑起的內戰爆發了。中國人民不但再次陷入戰火的蹂躪中,而且在中華民國倒下的血海中,經受了空前的浩劫,這已經是超出本文的題外話了。重提這些“前朝往事”,意義在於我們應當了解歷史的真相,因為只有在真相的基礎上,我們才能找對前行的方向,否則,一味“摸着石頭過河”,總有一天,猛抬頭,你會發現,站在你面前的,又是一個新王朝。

1945年究竟是誰挑起並發動了內戰也許現在已經不重要,但弄清歷史的真相,卻很重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