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民俗風情 > 正文

加拿大人的「好說話「與「不好說話」!

溫哥華港灣專欄作者青溪:都說加拿大人友好,這話不錯的。您問人家話,他們總是笑臉相迎地儘可能將細節告訴您,即使不知道答案,也是一臉歉意,差點讓您覺得問人家不會的問題是個罪過。說實話,在一個像加拿大這樣人種和文化複雜的社會裡,寬容顯得格外重要,謙讓也是必須的。

我很佩服加拿大才人的大度和包容。有天中午1點多鐘,我去walk-in診所看病,等了好幾分鐘,總也不見有人出來接待我,我着急接孩子放學,就跑到裏面探探究竟,只見接待員不慌不忙做着啥事,我出來問前面排隊的一位女士,讓病人等這麼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解釋道:“前台是有人的,只是她剛去午休。別著急!”好吧,我只好耐着性子繼續等。就這麼一直站着,腰椎不好的我有點吃不消,不免有點不耐煩。我再看一眼前面的女士,人家可是悠然自得東看看西看看一點不着急,彷彿這麼等着是應該的。我想,這要換作在中國日本,客人還不早就投訴了?看到客人乾等着,工作人員還不得出來招呼一聲嗎?我不得不感慨,加拿大人真的“好說話”啊。

我發現加拿大人對待孩子特“好說話”,最典型是他們對不諳世事孩童的寬容。譬如,他們能把孩子在公共場合發出的刺耳尖叫想像成美妙的音樂,等等等等。

然而,在公德面前他們一點都“不好說話”。舉個最小例子,如果您遇到熟人想插個隊,後面的人提醒您的聲音一定大得連隊尾的人都聽得見。若您的狗狗外出時隨地出宮您忘了撿起來,路人甲也會上前來督促您把狗便便清理乾淨。

同樣,在原則面前他們也極其死板,半點不通融。上個月我帶學生去溫哥華郊遊。那天天氣突然轉冷,我沒聽天氣預報穿少了。去划船時被冷風一吹受了涼,加上中午吃法式海鮮大餐,晚上回家後就得了腸胃炎。我去急診醫生給驗了血,沒查出問題,讓我翌日做大便檢查。第二天,我把樣本拿去化驗,發現周末化驗室不開門。我去找醫院前台,要我周一再來,我腦筋一轉:周一是公共假日不是也不上班嗎?“那就周二來吧。”接待員脫口而出。這不是叫我為難么?她接着又囑咐句:“你放冰箱里冷藏好。”我的天吶,這都什麼主意啊?

他們的“不好說話”,在上次先生回國時我也充分領教了。我送完機剛回到家,先生電話就追來:“背包忘后座椅上了。能不能麻煩你送到天車站,我在那裡等你。”結果,我設定GPS時出了故障,不僅導航不工作還耽誤了很長時間,到天車站的時候先生怕誤機等不急已離開了。我又追到機場,離飛機起飛還有25分鐘時間,七打聽八打聽終於找到管這事的人,我滿懷希望地請他把包送到飛機上。人家問了句:“你先生知道你來嗎?”我答道:“不知道。”他一點沒商量地直接回絕了我:“那很抱歉,除非他自己來拿,我們不能幫你送上去。”哎,他要知道我來,我犯得着費這老大勁麻煩您嗎?他人就在這裡,送個包有那麼為難嗎?可是我左解釋右求情到頭來都是白費口舌,人家堅持只能我先生自己來拿包。為了不耽誤後面的客人,我只好灰溜溜地離開客服處掉頭回家。

一路上,想到自己一個從沒開過高速和機場的人,冒着在高速上迷路的風險趕時間卯足勁地開,又在天車站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上跑下找人,為了不耽誤送包居然明知故犯違規把車泊在下客處,違反我遵紀守法的做人之道······我的眼淚一下就止不住了,眼淚里有憋屈,卻絲毫沒有抱怨,我也是個守工作規則的人,越想越能理解客服人員對我的不通融,也越發加深對剛才“犯罪”的自責。

我想,不同的價值觀產生不同的行為模式,進而產生不同的社會文化。不論“好說話”與“不好說話”,都反映了他們的文化特徵。總體而言,加拿大人崇尚和平、公正公平、尊重他人、懂得共情的文化傳統,造就了加拿大人的熱情友好、助人為樂、包容大度的民族特點。您會發現加拿大人正通過努力工作來改善他們的生活質量和社會環境,他們總是對未來充滿信心和希望。

青溪,中生代老移民,曾先後定居於多倫多,渥太華,溫哥華,熟知並習慣當地的生活,對加拿大真情實況、對旅加中國大陸移民群體有生動、接地氣的了解,現為蘭里某公立高中國際留學生部助教,中國國內多家媒體撰稿人,專欄作者,致力於向中文讀者介紹加拿大文化教育傳統習俗、政策制度等等。“把我所知道的加拿大介紹給更多新朋老友”是其最大心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俗風情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