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有一種修養叫 遇事不指責

01最好的夫妻關係是,遇事不指當代眾多女作家中,最為欽佩的是楊絳先生。

除了她的安靜、優雅、淡定、從容、博學、多才,還有她那充滿着恩愛與和諧的家庭,總能讓人心生羨慕。

柳塘風淡淡,花圃月濃濃。

端午節假日和老公孩子回家與年邁的父母團聚。女兒從小就喜歡荷花,喜歡吃蓮蓬,更喜歡在荷塘邊吟詩作賦。

趁着他們父女倆在荷塘邊吟詩作對的空隙,我第三次讀完了揣在懷裡的《我們仨》,對於好作品,我是讀他百遍也不厭。

在作品《我們仨》中,有兩個鏡頭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而且每次都會逐字、逐句細細品位。

鏡頭一:

錢鍾書在世人眼裡,是個十足的書獃子+生活白痴。

他一輩子分不清左右腳,60歲才學會擦火柴……

錢媛媛出生後,錢鍾書來到病房,告訴妻子,說自己在家裡“幹了壞事”。

他把墨水瓶打翻了,害得房東家的桌布被染。

楊絳說:“不要緊,我回家洗。”

錢鍾書說,“墨水呀!”

楊絳安撫他,“墨水能洗掉的。”

回家後,錢鍾書把檯燈碰壞了,楊絳問清楚了是什麼燈,說,“不要緊,我會修。”

對於妻子的“不要緊”,錢鍾書深信不疑,且充滿感激。

楊絳出院後,結婚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錢鍾書為其燉了雞湯,一直悉心照顧。

鏡頭二:

楊絳和錢鍾書在廚房裡做活蝦,楊絳開始假裝內行地說:“蝦,我懂的,得剪掉鬚鬚和腳。”

結果她剛剪了一刀,蝦在她手裡抽搐,她急得扔下剪子,扔下蝦,逃出廚房,又走回來……

錢鍾書問她怎麼了,她說:“蝦,我一剪,痛得抽抽了,以後咱們不吃了吧。”

錢鍾書說,“蝦不會像她這樣痛,他還是要吃的。沒關係,以後吃蝦,都由我來剪。”

換了別的夫妻,這上面兩種情況,真的會怨懟。

“你說我找你這樣的男人做什麼?我在醫院辛辛苦苦地為你生孩子,你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不幫忙就算了,還盡添亂。”

“你也太笨了吧,還是個女人嗎?連個蝦都不會剪,去去去,我來,我來。”

……

然而他們這對有修養的夫妻,就這樣一個犯傻,一個包容,一個犯錯,一個溫柔地說,不要緊。

生活里的大風大浪畢竟是少數,那些融在柴米油鹽的修養才最令人動容。

02

遇事不責備,孩子更優秀。

有人說,孩子是天生的創造者,也是天生的破壞者。這話一點不假。

端午節前夕我從福州出差回來,女兒安安就乖乖地給我準備好拖鞋,將行李箱接過去放在儲物間,待我入座好後,便遞上一大塊西瓜。

我還在心裏嘀咕,女兒長大了,還真懂事,便抱着她又親,又笑。

見我笑得如此開心,安安才小聲地對我說:“媽媽,你別罵我好嗎?因為我把你心愛的花給燙死了。”

說完,便低着頭走到陽台,指着被熱水燙死的小葉紫檀。

說實話,看到枯萎的小葉紫檀,當時有點生氣,笑容也慢慢收了起來,嚇得安安直往爸爸身後躲。

女兒說這盆花上灰塵太多了,想在我回來時,給我一驚喜。

“你出差的這段時間,我就用杯子里的熱水給花洗澡,早上上學前洗一次,放學回家又洗一次。我就想讓你喜歡的盆栽乾乾淨淨,這樣媽媽就會開心。”

我頓時為自己剛才的情緒變化感到羞愧不已,便抱着安安說:“我女兒長大了,知道給媽媽驚喜,知道照顧家裡的花花草草了,你真棒,媽媽要謝謝你。”

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一點都不棒,把花都燙死了。不過我已經知道了,以後要多看書,多學知識,不能再用熱水給花洗澡和澆水了。”

我記得曾經在學習NLP和教練技術體系時,教練的信念:

“每個行為背後都有一個正面的動機。面對孩子的錯誤,破壞,不指責,不批評,和顏悅色傾聽孩子內心的聲音。”

聽完後,將原本的指責轉正,給其裹上一層“甜甜的糖果”。

讓孩子先嘗到甜頭,進行自我覺察與反醒,再給出合理化建議,這樣孩子更容易接受,親子關係也更和諧。

03

遇事不指責,運氣會更好。

遇事不斷指責他人的人,只會盯着腳下的泥濘怨天尤人,並且歇斯底里起來殃及無辜,賤你一身晦澀的泥點子。

遇事不指責的人,像太陽,渾身散發著正能量,毫無保留地溫暖他人。

遇事不指責的人,像一棵樹,即能給身邊人蔭涼,也懂得感恩風雨的洗禮和灌養。

遇事不指責的人心大,能欣賞下別人的好,也能容下別人的不好。

遇事不指責的人有責任感,能解人於困境,也敢於承擔責任。

遇事不指責的人熱愛生活,和他在一起你會被激發出對生活的熱愛,會發現人生的美好。

遇事不指責的人人緣好,運氣自然也就會更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人民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