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楊志:我原本不想殺人

楊志原本是不想殺人的。

當時,他只是個小公務員,負責押送一批花石綱。那東西太重,要從江浙滬快遞到開封,走的水運,結果在黃河翻船了。

他丟了工作。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楊志從中產階級變成一個擼瑟,連個單車都沒有。

他唯一的財產,是那把祖傳寶刀,於是就到集市上去賣。

一個叫牛二的小混混,於萬千紅塵之中,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遇到了他:

這刀咋賣?

家傳寶刀,三千貫。

楊志報了一口價:

你這鳥刀有多厲害,敢叫寶刀?

牛二說。

快。

快什麼快,快說!

我說我的刀快

有多快?

砍銅剁鐵不卷刃,吹毛即斷,殺人不見血。

口說無憑,楊志還現場演示,來了一場賣家秀。

真是一把寶刀。

可是,牛二不想出錢,只想白拿。爭搶當中,被楊志表演了一下什麼叫殺人不見血。

牛二死了,一集都沒活到頭。

02

活在《水滸傳》里,要是沒個綽號,都不好意思跟鄰居打招呼。牛二也有個綽號,叫‌‌“無毛大蟲‌‌”。

是不是聽起來還萌萌噠,像個胖乎乎的毛毛蟲。

其實並不是。

大蟲是指老虎,就是說,這個人是個沒毛的老虎,厲害得很。

最起碼,長相是嚇人的。‌‌“面目依稀似鬼,身材彷彿如人….渾身遍體,都生滲滲瀨瀨鯊魚皮……胸前一片錦頑皮,額上三條強拗皺‌‌”,就是個紋身的小混混。

出場氣氛也很嚇人。

當時街道上人來人往,突然小販們大喊,快跑呀,大蟲來啦。

有的躲到巷子里,有的躲到河邊。城管來了都沒這麼嚇人。

牛二儼然是這一帶的小霸王,街上的人沒少被他欺負,官府里應該還有點關係,你撥打大宋110也沒用。

可惜牛二沒有看過港片,不然他應該聽過一句話: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或許他的大哥也這樣提醒過他,但他沒聽,老子行走江湖十幾年,左青龍,右白虎,老牛在腰間,龍頭在胸口,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直到他遇到這個叫楊志的老實人。

03

宋朝有句很牛掰的詩,叫‌‌“曾因國難披金甲,不為家貧賣寶刀‌‌”。

一個男人能在集市上賣傳家寶刀,怎麼看都不像個硬茬。

牛二也是這麼想的。

可惜他這次看走眼了。

在水滸傳里,楊志出場只用了一句話自報家門:‌‌“洒家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要是接過他的名片,可能會低調一些,只有三個字:武舉人。

所以,如果你在北宋末年的開封城遇到楊家的男人,能動口就別動手。要是遇到楊家的女人,連口也閉上,千萬別占人家的車道。

其實,在遇到牛二之前,還有一個人想欺負楊志,他叫林沖。

書上寫道,林沖跟楊志高手對決:

‌‌“溪邊踏一片寒冰,岸畔涌兩條殺氣。

一上一下,似雲中龍斗水中龍。

一往一來,如岩上虎鬥林下虎。

一個是擎天白玉柱,一個是架海紫金梁‌‌”。

林沖可是八十萬禁軍教頭,楊志竟能跟他大戰四十回合,不分勝負。

牛二這種潑皮,他能一次打一寶馬車。

這些,楊志都沒有告訴牛二。

在牛二眼裡,楊志只是一個賣刀的,是個底層人物,是一隻踏入他地盤的軟柿子,他可以隨便捏。

那麼多年,牛二聽小弟們的恭維聽慣了,牛哥威武,牛哥牛掰,他就以為自己是真的牛,卻從沒想過其實是很二。

04

原本,牛二是有三次保命機會的。

第一,就算要欺負人,你總得先搞清楚人家的來頭吧。好歹上來先問一句,敢問好漢貴姓。

以楊志的個性,一定自報家門,洒家乃楊令公之孫。

這個時候,就可以接一句:久聞哥哥大名,在下乃……說不定還能交個高手朋友。

第二次,人家都把這麼快的刀演示給你看了,你赤手空拳,奪什麼奪?

被楊志摔了個狗吃屎,說明打不過人家,這時候跑也來得及,不丟人。

可牛二不這麼想,東京城我說了算,你摔了老子,老子以後怎麼在小弟面前當二哥?喝酒擼串的時候怎麼吹牛?唱KTV的時候誰還給我鼓掌?小姐姐們怎麼看我?對得起我的左青龍右白虎嗎?……不行,是刀口,老子也要往上撞。

第三次,不該刺激楊志。書上說,牛二要去搶刀,楊志不給。牛二一把揪住楊志的衣領,你給還是不給。

楊志這個時候理智還在線,還在講理,說:

你沒錢,揪住洒家怎地?

幾次三番,牛二的無賴神功發招了:

你要是個男人,有種剁我一刀。

說完還揮起右手,朝着楊志‌‌“一拳打來‌‌”。

然後….楊志滿足了他的請求。

這個細節在電視劇《水滸傳》里,不管是老版還是新版,都沒有按照原著拍,只說楊志一刀殺了牛二,就結束了。

其實書上的情節更真實:

楊志躲過牛二的拳頭,拿着那把砍銅剁鐵不卷刃的寶刀,‌‌“一時性起,往牛二顙根上搠個着,撲地倒了。楊志趕過去,在牛二胸脯上又連搠兩刀,血流滿地,死在地上‌‌”。

‌‌“顙根‌‌”就是腦門,‌‌“搠‌‌”是捅的意思。

看來老實人楊志是真急了,一刀不解恨,又補了兩刀。讓你說我不是男人,讓你叫我磕頭求饒,看我的刀快不快?看你還牛不牛?

李賀有詩:先輩匣中三尺水,曾入吳潭斬龍子。

不知道牛二在被斬的那一刻腦子裡在想什麼。是老子只是想嚇嚇你,你竟然來真的?還是卧槽你服個軟給我磕個頭不行嗎?

又或許只是感嘆了一下:你的刀果然好快。

05

楊志有錯嗎?

如果有錯,就錯在只告訴了牛二他的刀快,卻沒說他出刀也快。

楊志是老實人,老實人也會憤怒,憤怒的老實人往往只做不說,喜歡用行動來表達想法,牛二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已經知道了。

殺完牛二,楊志去自首。

我不想殺人的,我只想做個好人。

楊志一直在重複這句話,圍觀群眾也趕來了,紛紛作證,楊志是個好人,為民除害,不能定罪啊。

官府酌情處理了。把楊志當作‌‌“一時鬥毆殺傷,誤傷人命‌‌”給判了。

鬥毆?這叫鬥毆?

發配路上,楊志應該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的。老子斗的哪門子毆?不殺他,被他搶了刀殺我咋辦?

他可能沒聽說過‌‌“正當防衛‌‌”這個詞,也沒聽說過‌‌“防衛過當‌‌”,他只知道,遇到壞人,該出手時就出手。

在開封府大牢里,楊志拍了犯人照片,他臉上那片青色胎記那麼霸氣。在姓名一欄上,還印着他的綽號:青面獸。

有的紋身,是裝出來的。有的紋身,是娘胎裡帶的。真牛掰還是假牛掰,拔刀就見分曉。

在水滸傳的故事裡,楊志沒有無罪釋放,而是被打了二十廷杖,帶上枷鎖,臉上紋兩道金印,發配到北京大名府充軍了。

梁山黑社會集團用最好的HR,實施了最強大的獵頭計劃把他挖走。

老實人楊志,終於落草為寇,在一桿‌‌“替天行道‌‌”的大旗下繼續玩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少年怒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學世界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