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崑山反殺 人民日報竟出面洗地 「天安社」什麼背景?

江蘇崑山〝龍哥〞被反殺一案,牽出網絡當紅社團〝天安社〞,令當局〝掃黑〞運動備受質疑。多家黨媒引述天安社核心成員的話,撇清與〝龍哥〞的關係。《人民日報》微信號則聲稱,天安社〝早被北京公安打掉〞,現在〝只剩小嘍羅〞。

黨媒日前聲稱天安社早在去年就〝已被打掉〞,但其在網絡上依然活躍。(天安社微博)

江蘇崑山〝龍哥〞被反殺一案,牽出網絡當紅社團〝天安社〞,令當局〝掃黑〞運動備受質疑。多家黨媒引述天安社核心成員的話,撇清與〝龍哥〞的關係。《人民日報》微信號則聲稱,天安社〝早被北京公安打掉〞,現在〝只剩小嘍羅〞。

8月30日,一名北京電視台記者在其微信公號發文稱,目前〝已經證實〞,崑山〝龍哥〞劉海龍和北京的天安社〝毫無關係〞。〝龍哥〞是因為當年在北京混不下去了,才流落到崑山。

文章還聲稱,早在2017年3月底,北京市公安局就〝已經把天安社打掉了〞,因為天安社不只是在網絡上〝扮演〞黑社會,還涉及敲詐勒索等真正的犯罪活動。幾個天安社主要頭目,〝至今還在北京的監獄裏〞。

文章稱,目前還活躍的微信公眾號〝天安兄弟〞,只是天安社裡面〝曾經非常渺小的小嘍啰〞在繼續運營。

文章還說,北京打掉天安社,之所以當時沒有公布,是因為他們在北京警方眼裡,只是一群〝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混混〞,不值得宣傳。

上述文章不但獲各大黨媒轉載,喉舌《人民日報》還將其結尾稍作改動後,刊登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31日,各地檢察院等部門的官方微博,又紛紛轉發了《人民日報》的版本。

不過,這篇文章和黨媒上一輪的〝洗地〞報導,存在很大出入。

崑山〝龍哥〞被殺案曝光後,有網友翻出天安社2016年登在快手平台上的張家口聚會合影,指〝龍哥〞赫然在列。隨後,多家黨媒開始撇清〝龍哥〞和天安社的關係。

上海黨媒《新聞晨報》29日報導,天安社核心成員、專用紋身師永義和另一名核心成員永博都表示,〝龍哥〞不是天安社的人。北京黨媒《新京報》也引述了該說法,並列出五點〝證據〞,證明〝龍哥〞和天安社〝沒有關係〞。

不過,據黨媒報導,天安社最初是2005年由天安永泰、永興、永斌、永義四人創立的。該社團創始人之一、專用紋身師永義和其他核心成員還在黨媒發聲,顯然和《人民日報》文章所稱〝主要成員還在監獄裏〞不符。

另外,黨媒上一輪〝洗地〞中,除了撇清天安社和〝龍哥〞的關係外,還努力淡化天安社的黑社會性質,只報導天安社是當年靠扮演黑社會在快手上躥紅的一個網紅團體,同時也是一個〝互助商會〞,成員中大多有自己的生意,在網上〝只是玩一玩〞。

而《人民日報》文章中指天安社涉及真正犯罪,還是首次。

據相關資料,快手平台2017年1月對帶有〝天安社〞等關鍵詞的用戶進行了集中清理。而《人民日報》文章說,北京警方打掉天安社是2017年3月。

並且,在北京警方〝打掉〞天安社一年之後,天安社還在微信、微博圈內繼續活躍,天安社主要成員也在黨媒公開露面,似乎也與常理不合。

此外,黨媒上一輪報導中披露,天安社早在2016年就擁有至少109名成員,在快手上有60多個成員的活躍賬號,全國有數百萬個粉絲。如此規模的〝社團〞,很難想像,北京警方是依據什麼將其定義為〝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混混〞。

今年8月30日,網傳視頻顯示,崑山市一條道路上停滿警車。網友指,〝龍哥〞被殺案後,崑山當地已經開始〝嚴打掃黑〞。

但是,目前並沒有消息顯示,北京警方針對天安社採取任何動作。外界看到的只是各大黨媒努力撇清天安社和崑山案的關係,淡化此事對天安社的衝擊。這不禁令人懷疑,官方〝庇護〞天安社,目的不只是抹去民眾對〝掃黑〞的質疑。

天安社能在北京立足,還一度在網上大舉炒作宣傳,讓人質疑背後是否有很高層級的〝保護傘〞。

有網友揭露,天安社是一個〝愛黨愛國〞的團體。

崑山砍人案發後,網上傳出天安社排行〝老四〞的成員的一段視頻。有網友指,這是天安社威脅外界不要借崑山案攻擊天安社。但也有消息對此質疑,該視頻並非剛剛拍攝,而是去年警告一些快手賬號的聲明。

該天安成員在視頻中呼籲,要在快手平台〝發揮正能量〞,畫面顯示其背後文件櫃中擺放有中共黨旗。有人質疑,該〝商會〞是否設有黨支部。

視頻左上角,中共黨旗清晰可見。(視頻截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