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川普、佩琳、麥堅

共和黨前阿利桑納州參議員麥堅腦癌逝世,舉國稱悼。麥堅是一個很獨特的人物,十年前其出戰大選,對壘奧巴馬,以其資歷和人格,遠遠是比奧巴馬稱職的總統。

麥堅 (麥凱恩)

但那一年的美國選民以政治正確的種族主義為上,硬是覺得應該到了擁有一個黑人總統的時候,將一個吹水的奧巴馬送進了白宮。

麥堅的越戰經歷,是人格的歷史烙印,千金難買,頂得上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各十個學位。他將會是最後一位在冷戰時代擁有一場常規戰經驗的總統,他的判斷,會比只懂上電視賣口乖不論膚色黑白的那一輩小鮮肉高明。

但是麥堅是一個很奇怪的政客,他在晚年抨擊現任總統川普,認為他鼓吹歧視和民粹,但他自己當年參選,卻選擇了一個民粹指數更高的主婦佩琳。如果川普在他口中是那麼不堪,那麼十年前他選擇佩琳,他麥堅又好在哪裡?

然而,非常悖論地(Paradoxically),正因為當年的佩琳確實是代表了美國民間反感左翼知識精英如克林頓之流的誤國,麥堅很清醒,才知道非要找一個代表這股民意的搭檔不可。對於潮流,他的判斷當時正確,對於人選,他以為用佩琳可以取悅婦女票,哪知卻用了一個阿拉斯加的半文盲主婦,這是大錯特錯。但正因為佩琳為副選,令麥堅與共和黨輸掉,美國就此讓奧巴馬希拉莉胡搞了八年,最終才出現了川普。換言之,佩琳出得太早太生澀,就是川普的前傳。亦換言之,若當年麥堅敢用佩琳,不如當時就用川普為副,如果川普肯的話。

麥堅本人當年確實是非常好的人選。第一是客觀清醒,一方面堅拒左膠,不肯將馬丁路德金遇刺日列為全國假期,另一方面,在一次競選集會,一個美國白人婦女支持者發言,說她不喜歡奧巴馬,因為他是“阿拉伯人”。麥堅馬上走過去,很禮貌地取下這位支持者的咪高峰,柔聲說:你不應該這樣說,奧巴馬不是阿拉伯人,我只是不同意的他的主張,不是反對他的種裔。

但此舉在集會上卻引起了噓聲。麥堅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卻是理性自由的右派。十年前,美國如果選這個人做總統,病向淺中醫,可望省卻十年來許多極端的不愉快,不需要川普出山。

但十年前麥堅用佩琳,而低估後面的美國人對知識左翼精英不滿之深。十年前美國選民不要麥堅,今天還是有了更厲害的川普。敬酒不喝喝罰酒,此之謂也。有如癌症病人,若發現得早,動個小手術可了。弄個奧巴馬,尚手舞足蹈,大愛歡欣開了八年的Party,待今日病入膏肓,大手術之後,還要加電療、化療,這就是川普在為美國做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