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朱軍性騷擾受害人遭電話威脅 回應:不會退縮

朱軍(合成圖:背景圖片來自/朱軍圖片來自維基百科/維基小霸王/CC BY-SA3.0)

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代表朱軍發佈聲明後,朱軍一方再未對性騷擾事件做出回應。而指控朱軍一方的“弦子”和“麥燒同學”則持續在網絡爆料。“弦子”23日在微博發文指,收到十幾個威脅電話。“麥燒同學”則在微博上曝光自己的真實姓名,並表示尚未收到朱軍方的起訴狀副本,希望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儘快與其律師取得聯繫。

朱軍性騷擾受害人遭電話威脅

8月23日凌晨,朱軍性騷擾事件的當事實習生“弦子和她的朋友們”在微博發文說,接到電話,對方直接叫出她的名字,並問“那件事怎麼樣了”。弦子表示,對方一直支支吾吾不肯報上名字,語氣相當猥瑣。

接到電話後,弦子感到毛骨悚然,覺得自己不安全,本來打算回“武漢組織一個線下的見面,看看有沒有女性朋友想和我當面交流MeToo相關的話題,但剛剛那個電話接了之後心裏就很打鼓。”

當晚,“弦子和她的朋友們”再度在微博表示,收到十幾個威脅電話,其中一位的原話是,“cnm,是不是還在折騰?信不信我去xx(我家)找你媽?”。“弦子”說,“真的太過分了,不知道怎麼處理了。”

根據現在公布的通話記錄截圖可見,當晚10時26分到36分的十分鐘內,接連有13個來自貴州貴陽、四川廣安、四川德陽等地方的不同號碼給“弦子”打電話。

8月23日晚,“弦子”收到十幾個威脅電話(圖片來源:“弦子和她的朋友們”微博)

針對這些威脅電話,“弦子”回應道,“我不會退縮的,別浪費時間了。”“從事發到現在,我的一切行為,都是建立在對司法程序、對公權力部門的信任上,而我父母一生清清白白、安分守己(和我一樣),如果真的威脅到我父母,那就試試看吧。”

與此同時,相關事件的最初爆料人“麥燒同學”也在微博表示,這些威脅電話的策略就是,“威脅受害人,只要弦子不敢站出來,我就必然敗訴。”“麥燒同學”並在微博質問朱軍,“和你有關係么?”

“麥燒同學”曝真名

8月24日,“麥燒同學”在微博發表針對“朱軍律師聲明”的回應,並公開了自己的真實姓名——徐超,以及其律師聯繫方式。

徐超在“回應”中表示,在8月15日,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發佈律師聲明後,自己至今未收到朱軍方的起訴狀副本。徐超希望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儘快與其律師取得聯繫,並希望依法舉證,配合調查,實現公正裁決。

徐超表示,作為一個在成長和工作過程中也遇到過性騷擾的女性,自己關注每一起相關事件的進展。而朱軍案是其所了解的性騷擾事件中,唯一一個受害人在事發後選擇報警並被受理的事件。

“回應”還提到,近一段時間,朱軍案的受害人接到大量恐嚇電話,徐超本人不久前也被有關方面施壓。“我們相信,這一案件不僅關乎我本人和受害人的自身利益,也將作為一個標尺來判斷中國司法是否能夠保障女性的合法權益。”

8月15日,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律師尹嵩琦發佈聲明,表示受主持人朱軍委託,起訴朱軍性騷擾事件的爆料人等,法院已正式受理該案。

7月26日,徐超,即“麥燒同學”發佈圖片文章,控訴朱軍對其朋友的侵犯行為。文章中稱,朱軍在化妝室對實習女生隔着衣服猥褻,並向受害女生提到自己的各種權力,包括“讓你留在電視台”等。該女生在事後雖然報警,但是事情不了了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