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不止中國的年輕人 連窮人都不存錢了

《中國基金報》報道,據2018《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年輕一代(35歲以下)認為要有舒適的老年生活目標,需要儲蓄163.4萬人民幣。不過,56%的人暫未開始儲蓄,開始儲蓄的44%人中,他們平均每月儲蓄人民幣僅1389元。

中國這些年來發展的動力到底是什麼?

有人說是中國強大的人口紅利,有人說是中國幅員遼闊、地大物博的國家基礎,有人說是中國人堅韌不拔的意志力精神,的確這些都是中國崛起的關鍵。

然而,最近一次巴菲特的公司年會上,公司創始人、著名投資大師查理•芒格發表了一番關於中國奇蹟的言論。查理•芒格說:中國的奇蹟來源於中國窮人會存錢。

只是查理芒格不知道的是:中國窮人現在也沒錢了……

中國人的儲蓄習慣,竟然在當今被迫丟棄了……(圖片來源:Pixabay)

一、中國奇蹟在於窮人會存錢?

查理•芒格表示: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這樣,在經濟上發展這麼快,也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這樣,經濟奇蹟關鍵在於窮人。

他說:“中國取得這一成就並不像其他發達國家一樣,發行國債,拿着別人的錢去投資去發展,而是因為在中國低收入的人群,普遍把大部分的收入都存了起來,即使在這些人群在很窮的時候;他們可以進行再投資,努力工作。這樣,從每一個人的一步步技能提升實現整個國家經濟質的飛躍……讓我對中國感到樂觀的是中國醒目的表現,沒有中國這樣的國家像中國那樣在經濟上領先,世界歷史上這樣的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不是從富裕國家借錢,而是從很大一部分低收入的人中創造。即使他們在很窮的時候,也會精明投資,努力工作,一步步從技能提升到經濟躍升。當然,你很欣賞這一切,這是嚴於律己、智慧和慷慨。可以想像,如果你現在是中國公民,生活會有多好。”

當我們看到查理•芒格這樣的話的時候,往往是只能苦笑。

的確,查理•芒格說對了一半,回首中國改革開放的前三十年,中國人的儲蓄的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經濟推動因素。相比於很多美國人幾乎沒有存款相比,幾乎每一個中國家庭都有着不少的存款,正是這些存款,成為了啟動中國經濟發展和中國投資的核心動力。

這正如查理•芒格所說的那樣,中國人的存款,來源於國人孜孜不倦的努力和奮鬥,這和中國人的勤勞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現在的情況真是這樣的嗎?

8月8日,上財高等研究院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警惕家庭債務危機及其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報告警示,家庭債務逼近家庭部門能承受的極限,從家庭債務佔GDP的比重來看,截至2017年,比值不高,僅為48%,但已遠遠超過其他發展中國家。

2018年3月24日,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在演講中提到,從2010年到2017年,居民儲蓄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佔比從25.4%下降了近一半至12.7%。也就是說,中國人賺100元,只會存下來12.7元。

而且,儲蓄的分佈還嚴重不均。據西南財經大學和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發佈的報告顯示:55%的家庭沒有或幾乎沒有儲蓄,而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儲蓄率為60.6%,儲蓄金額占當年總儲蓄的74.9%。很多“零儲蓄”的人“被平均了”。

二、中國為什麼連窮人都沒錢了?

說實在的,說中國窮人沒錢了,很多人會覺得奇怪。的確中國窮人其實才是中國最會存錢的一群人,中國大量的家庭,在相當長的時間範圍內都將家庭財富的主要部分存入了銀行,成為了居民存款,正是這些居民存款成為了中國經濟騰飛的重要力量。

然而,現在的情況卻是不容樂觀的,中國的“窮人”——我覺得用“窮人”不如用“工薪人群”來形容更為合適。那麼我們不妨來看,中國的工薪人群到底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

一是居民收入增速抵不過GDP增速。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實現國內生產總值(GDP)418961億元,同比增長6.7%,比一季度回落0.1個百分點。

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63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7%;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6%,也就是說,中國人的收入增長其實已經趕不上GDP的增長速度了。

根據陳志武教授的觀點,當居民收入增速趕不上GDP增速的時候,這就代表居民的實際財富水平的增速已經落後於經濟的發展,經濟發展創造的財富並沒有被存到居民的手中。

二是居民財富的大部分都被房地產佔據。根據西南財經大學發佈的《中國工薪階層信貸發展報告》顯示,中國家庭資產的73.6%為房產,其次為金融資產,佔比為11.3%,工商業資產佔比為6.6%。而在工薪家庭里,房產和金融資產佔比較高,分別為78.2%和13.2%,工商業資產佔比僅為0.9%。

相比於世界其他發達國家來說,中國家庭特別是工薪家庭的房產佔比過重,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中國家庭的房子成為了主要的財產來源,一旦房地產市場出現風吹草動,必然會引發巨大的財富貶值或者縮水;另一方面,由於大部分的家庭財產都是不動產,導致了中國家庭的資產流動性極差,資產想要變現的難度非常大。

三是中國現實存在的消費降級。最近一段時間,因為拼多多上市所引發的到底是消費升級還是消費降級的爭論,將中國人的消費再度推上了風口浪尖。

從直觀的數據來看,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5%,增速較4月回落0.9個百分點。6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低於上半年9.4%的增速,社零總額的歷史新低讓人擔憂。

與此同時,在微觀層面,代表中等收入人群消費指標的星巴克出現了9年以來的第一次營業額下降2%的現象;而在低端消費品市場,涪陵榨菜2018年上半年公司繼續保持了營收與歸母凈利潤高速的增長,同比增幅分別為34.11%和77.52%,其銷售毛利率更是提升至55.03%。

此外,即食麵市場也出現了非常明顯的增長,這些反向指標都證明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中國人的消費能力在下沉,我們所說的消費降級有可能真的存在。

這三個問題,如果綜合起來看,其得出的結論可能非常嚇人:一方面,中國居民收入的增幅其實並沒有實現大幅度的增長,甚至無法跑贏中國經濟的增速;另一方面,過高的家庭槓桿,家庭財富中房地產所佔比重過重,最終導致了中國人消費水平的下降。

正如之前各大媒體反覆論述的,2015年之後被迫以各種形式不斷舉債購房的年輕人,有可能是中國槓桿率最高的一群人。但是很不幸的是,他們也是未來中國可能最有消費能力的一群人,如果這群人都無力消費的時候,估計等待着我們的不僅僅是消費降級這麼簡單了。

雖然“房住不炒”這個理念的出台,讓房地產這匹幾乎要脫韁的野馬稍稍收斂了一下,暫時給栓回了馬龍頭。但是,消費能力降低,儲蓄率下降的問題依然不容小覷,風險正在無形中快速積累,如何能夠真正化解,正在考驗着所有中國人的智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功夫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