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山東3水庫泄洪造成重大損失 被指人禍官方啟動維穩防民變

2018年8月19日,山東濰坊三水庫同時泄排險,下游遭受滅頂之災。(濰坊市民提供)

由濰坊市政府防汛辦副主任馬長亭簽發的電報顯示,此前當地水庫並沒有最大限度準備好庫容防洪。(媒體人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連日來,災民質疑官方的泄洪決策失誤,但大量的抗議言論已被遮罩。(濰坊市民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2018年8月22日,大量死亡的生豬開始腐爛,善後處置形勢嚴峻。(濰坊市民提供)

因應對颱風「溫比亞」吹襲,山東省壽光市政府作出錯誤判斷,將三座水庫排洪防止崩堤,但卻重創下游並導致嚴重人員傷亡,面對輿論要求問責人禍壓力,官方啟動維穩並大範圍遮罩涉及災情的資訊。(黃小山/霍亮喬報道)

山東省壽光市彌河沿線的村莊,周五(24日)仍受洪水圍困,救援工作舉步維艱。

官方稱,此次災難導致13人死亡3人受傷,民房受損近萬間,上萬生豬和大棚蔬菜基地遭滅頂,造成直接經濟損失近一百億元。而媒體質疑,官方將民房損失界定在1萬以下,就可以避免啟動高級別的政府救災行動,而將主要的救災責任推給了災民自己。

當地市民李先生稱,受災是彌河流域的多個縣市,其中,北方的花木基地青州、蔬菜基地壽光都遭重創。

李先生說:現在那個水還沒有下去,村裡面都還是水呀。周圍就是說每個地方都能聽到有死人的,我們隔壁村裡面兩個人被沖走了。因為青州這邊主要是種花嘛,全部完蛋了幾乎。東山那邊種姜的,所有的姜亭幾乎都坍了反正是。壽光種大棚的據說也是成片的淹了,就損失非常嚴重。

李先生還稱,水利和氣象部門都對降雨做出了誤判,最後導致災難性後果。此外,壽光當地對彌河河道泄洪功能的漠視,也是導致災難嚴重的重要原因。

李先生說:那三個水庫就是主幹渠上的那個是冶源水庫、是臨朐最大的水庫。然後第二大的黑虎山水庫,還有一個嵩山水庫。地方都有水庫管理局,但是他們那個放洪甚麼的都需要濰坊那邊直接批准的,他們當地沒有權力。一開始的時候水利部門、氣象部門預測的降水量沒有這麼大,一開始只預測降水40到70毫米嘛,沒想到最後接近300毫米。還有一個壽光受災最嚴重,他們河道裡邊全都是樹啊。他們在河道裡邊修了很多橋,栽了很多樹建公園。受災最嚴重的下面的那幾個村莊,那莊稼地全都在彌河河灘裡邊。那彌河它本身是季節性河流,而且前幾年一直比較旱,很多年沒有發過這麼大水了,沒有防洪意識。

當地民眾因損失慘重,對官方的泄洪決策提出質疑,因為颱風到來之前一直有預報,而水庫管理局為了賣水的利益,沒有最大限度地騰出庫容,導致僅壽光就要有數十萬人痛失家園。

面對記者的追問,壽光市委書記朱蘭璽,周三(22日)在記者通報會上,就上游三個水庫同時泄洪給壽光造成的嚴重災情時放聲大哭。書記大哭的場面,被媒體解讀為心繫民眾的疾苦以及對上級決策錯誤的無聲抗議,但相對一些在洪水中痛哭的村民的視頻,則很快被遮罩。

濰坊市的市民劉濟濰透露,當地三個水庫,一直向下游缺水地區賣水。此次即便是出了這樣大災難,水庫管理局也沒有賠償民眾損失。

劉濟濰說:多少年濰坊就是都是缺水啊,那污水都從地下抽上來了,河裡都沒水啊。青州和臨朐有三個大的水庫,它平時這個水呀,它是賣的。我要給你放幾個小時,放多少立方,你拿錢啊。水庫管理局它怎麼會給你賠償啦?比如說,庫容量到了多少,我應該泄洪,他們掌握著那數據,老百姓怎麼有證據啊?

劉濟濰還透露,彌河流域大多數從事大棚種植的菜農,他們建一個大棚的最低成本也需要15萬元,很多人都已經傾家蕩產。

當地媒體透露,當地面臨著很大的善後壓力,特別是目前已知上萬頭生豬死亡,在非洲豬瘟的威脅下,對死豬的清理工作讓各方都感棘手。但迄今為止,當地官方除表示有疾控對災後環境進行消殺防疫之外,並無更多的說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