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房租300 年輕人搶着住進養老院 到底發生了什麼?

老有所終

壯有所用

幼有所長

青年住進養老院

你去過養老院嗎?在地段偏遠的城郊,林立着幾座蒼白的建築,那裡生活着一位位老人。

他們老了,腿腳不便走動,每天默默地回憶年輕時的點滴,還有孩子尚且年幼時的快樂。有時想和人聊聊當年今日,也想看看這個變化的世界;有時想起兒女,也會說著體諒的話:

“兒子事業心強、女兒上進、

壓力大不容易…”

但總有那些安靜的時刻,無法逃脫的孤獨襲來。

而在一二線城市,這些老人的子女活得也並不輕鬆。就算凌晨三點不回家,大部分工資還是被房租划走。每天大城市的地鐵里,都坐着一群昏昏欲睡、為了省房錢奔波數小時的上班族,全世界的年輕人似乎都是不容易的。

在老年人被孤獨衝擊,年輕人被房租打敗的困境中,終於有人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妙計:

為什麼我們不把養老院多餘的房間低價租給年輕人,換取一份貼心的陪伴呢?

2017年末,杭州濱江坐落在白馬湖畔的綠康陽光家園,本是一個典型的養老院,卻搬進了一批90後。

起先老人們也亂了陣腳,養老院住進年輕人,這算怎麼回事兒呢。

原來這批年輕人是帶着任務來的,每個月要花20個小時當志願者陪伴老人:陪老人玩遊戲、運動健身、教老人畫畫、用智能手機……

只要是能讓老人們充實快樂的活動,都可以算進志願時間裏。報酬嘛,就是住在這裡的房租,減到了300塊一個月,比市場價低了一千多。

這樣一來,年輕人經濟壓力小了,老人有人陪了,連院方都收穫了一批高學歷志願者,實在是一舉三得的妙招。

這個項目被命名為“陪伴是最長情告白”。

楊雲海開了藝術工作室,是一位國畫老師,還寫得一手好書法,本來就愛去老年大學做志願者,住進養老院後更怡然自得了。

一到周六下午,老人們就巴巴地盼着楊老師來4號樓2樓上課。

老人們總會準點坐在教室里,屋子裡飄散着好聞的油墨味。楊雲海給每人發了米字格的皮紙和毛筆,這些都是養老院出錢買的。

楊雲海喜歡幫着老人慢悠悠地寫寫畫畫。寫得好的,楊雲海會表揚;寫得不好的,他也毫不客氣地指出:

“李爺爺,你寫的字粗細不一致,沒豎在中線上哦。”

“學生”們上交的作業上沒有寫名字,但“楊老師”都一一記得。

一節課下來,楊雲海幾乎沒停過,在教室里來回走

手把手地教學生們落筆,教一撇一捺…

“楊老師,你看我寫得怎麼樣?”

“楊老師,這樣寫對嗎?”

老人們你一句我一句地問,楊雲海也一句一句耐心回答:

“上留天,下留地,左右留空。”

“一筆就是一筆,不要描。”

在楊雲海看來,志願服務並不是簡單地陪老人打發時間,他是真的想教點東西。有時遇到老人們寫得不對的地方,他也會嚴格地糾正。

下課後,楊雲海給“學生”們布置了作業,每天寫一張上課學習的字。領到作業,老人們也都很開心:

“有事情做,當然開心咯。”

還有老人偷偷跟同桌使眼色,小聲問鄰座“同學”:

“老師說每天寫幾張來着?”

和小學生上課沒聽清作業時一模一樣。

蕭山女孩王婕喜歡帶老人到活動室打打球,畢竟多運動才能老當益壯嘛!

看出老人想孩子了,她就教老人用起了微信,還把老人牙都笑掉了的幸福模樣拍下,發到家族群里讓子女們安心:

“別無所求吧,看着他們開心我也高興,想趁結婚前兩年再多陪陪他們。”

蔡靜茹則是“偶然”來了這裡,遲遲走不出奶奶過世的傷痛。

她從南京辭職來到杭州,那時候只是覺得,在老人身邊,就像奶奶還陪着自己一樣。

他們彼此真心相待,成了沒有血緣的親人,斷裂的親情就這樣得到了延續…

84歲的林奶奶是今年3月份住進來的。上周是她第一次上課,她覺得能學點東西,平時也就有事情做了:“不會老是閑着那麼無聊了。”

住進養老院前,她壓根兒就沒想過這裡還會有年輕人。聽說有年輕人要住進來,她還有點小期待。她笑着說:

“蠻好的蠻好的,

我們也覺得變得年輕起來了。”

圖中志願者為李曉陽

90後們住進來後,老人們開懷大笑的時刻明顯多了。

有滋有味的生活,讓他們和子女的談資都變豐富了。老大爺誇道:

“有朝氣!”

“我們也曾這樣年輕過。”

還有一位老阿姨笑得好看:

“只要看到他們的笑容,

就能感受到生活的希望。”

年輕人給老人送去了新鮮和快樂,用陪伴趕走了孤獨。老人們則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像寵愛自己的孩子一樣對他們好。

這份愛是互相給予、完美融合的。

多麼希望越來越多的地方,能讓這美好的一幕幕成為日常!

老人們需要的真不多,傾聽、一點陪伴,僅此而已。

年輕人、老年人,彼此互助,共同分享。你陪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百旅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