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秦鵬:中共貿易戰 誤判還係本性使然?

關於貿易戰中共的走向,很多人喜歡談論中共誤判川普如何如何,但我並不以為然。沒錯,因為中共的傲慢和強硬,導致了川普懲罰性措施的加劇。但係如果不誤判,中共就會妥協達成協議嗎?我不咁認為,中共的行為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想像它。

正常人為了融入國際社會,會珍惜幫助自己的朋友和國際間普遍的規則,而中共加入WTO和聯合國的過程係一個用許諾來進門然後不斷欺騙的過程,並且帶壞了一大批與之交往的國家和高級官員,使其成為所在國的沼澤之泥。當熟悉規則之後,中共唔係去適應它,而係努力的鑽空子,並且利用了WTO只有規則沒有懲處機制的弱點,變本加厲,把關稅和非關稅壁壘處理的越來越難以突破,而且在國力增強之後開始咄咄逼人的對鄰居恐嚇,跟美國要求建立“新型的大國關係”,這不僅係坐次中要求平起平坐,而係試圖顛覆現有的國際政治經濟安全秩序,把它從小教科書裏面就灌輸給國民的對美國的仇恨和用暴力解放全人類的狂妄付諸實現。本質上,這係中共反人類的價值觀使然。

WTO之後的近廿年,中共充分利用了美國建立的政治經濟秩序,靠欺騙、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賺足了外匯,充實了其強大的國際收買權之後,同時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系統:破壞性開採國內資源和壓榨國內勞動力,用出口退稅等方式低價傾銷,同時又構建起一個完整的防禦外資進入的系統,甚至直接竊取知識產權和強迫技術轉讓……這係制度性的行為,形成了結構性的系統。而現在,長期對中共深入研究的川普團隊,恰恰要求改變的就係這個系統。

美中兩國的貿易問題,係結構性的、制度性的差異,這與美國和歐洲、日本之間的貿易分歧主要係關稅稅率差異,係完全不同的。比如,中共可以給你降低了汽車關稅,但係還有高額的增值稅和消費稅等着你;中共也可以給你降低各種稅費,但係其強制性的國企為主的醫藥、奶粉、牛肉等分銷體系,可以把你的產品進口代理過去之後,把價格抬的高高的,依然可以讓你的進口產品沒有市場;正常國家的市場主體係私營企業,中共可以操作國營企業給予其各種補貼和資源劃撥,使其具備打敗大多數私營企業的實力,然後再漲價收割市場之利,一如曾經在稀土等產品國際市場上做的那樣……也許川普無意於改變中共的體制本身,但係當試圖結構性改變這些行為的同時,那無異於捆綁了百變魔鬼的手腳、剝奪了其賴以生存的能力,它能幹嗎?

面對貿易戰開啟之後的重重困難,面對川普的國際圍堵,中共現在又不得唔好坐到談判桌前。然而,正如當初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不過係一種實力不強時候的權宜之計,也正如獅子吃過人之後不可能再變回成一個不吃人的獅子,今天中共在實力大增之後、在一次次成功的利用國際規則行騙、大發其財之後,任何希望它認認真真做出結構性改變的想法,都係幼稚和可笑的。它還會利用一切機會,拖延、欺騙、或者再度空口許諾、靜待美國國內之變……

前幾天,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美國知名的“中國通”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從中國返嚟,講到面對強勢川普的一次次行動,中共高官們都感到無比震驚,但係他們一方面認為川普的極限施壓只係一種策略、最終還會讓步,降低加碼,另一方面,他們根本不在意中國和中國民眾的損失,想的只係如何打的讓美國難受。這再一次用事實證明,中共以利益驅動的極端利己主義、以中國民眾和世界其它國家為代價滿足其侵略性和暴力毀滅欲的本質,這近百年來就從來沒有改變過,也永遠不會改變。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共只會在川普經濟政治軍事和國際聯盟的全面的極限壓力下步步後退,伺機反咬,也絕對不肯做出根本性的結構性改變。這係它的本質決定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