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國大陸官民比終於搞清楚了!遼寧裁冗90%藏驚心真相

中國大陸老百姓歷來承擔著舉世無雙的巨量官員。

中國大陸官民比一直是筆糊塗賬。近期中國遼寧省宣布省直機構659家公益性事業單位,已整合為65家大型事業單位,精簡比例達到90%。8月底之前完成省市縣鄉四級政府下轄的事業單位要完成90%以上的精簡。還特地將1:39的官民比定為目標。這一官民比意外曝光了中共官滿為患的真實數據,成為輿論關注熱點。

遼寧大搞裁冗中國大陸真實官民比意外曝光

多少納稅人供養一個吃皇糧的,在中國大陸長期是筆糊塗賬。6月11日,《遼寧日報》稱遼寧省直機構659家公益性事業單位,已整合為65家大型事業單位,精簡比例達到90%。八月底之前完成省市縣鄉四級政府下轄的事業單位要完成90%以上的精簡。還特地將1:39的官民比定為目標。

文章還透露,遼寧有事業單位35000餘家、事業編製超編110萬名。而且,2017年年底,遼寧省人大通過草案,超編人員不得辦社保發工資。

署名柴宗盛的大陸作者近日在微信公眾號發文分析了遼寧這一改革曝光的真實官民比。

文章認為,要裁掉上述超編的110萬,官民供養比才能達到1:39。而據2016年的數據顯示,遼寧省有人口4378萬,按照1:39的供養比,改革後遼寧有112萬吃官飯的。那改革之前吃官飯的,就是112+110=222萬,用4379除以222就等於改革前的供養比,答案是1:19.7。

文章盤點說,官民比曾經有廣為流傳的幾個版本,其中,2005年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任玉嶺的透露,中國公務機關人員官民比例1:26。同年,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官民比1:18。

2014年,國家行政學院、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胡穎和廉葉嵐在《瞭望新聞周刊》撰文指出,同期,官民比在英國為1:118,印度為1:109.5,俄羅斯為1:84.1,新加坡為1:71.4。”

柴宗盛文章指出,即便遼寧裁掉百萬冗員,改革後的1:39也屬國際高標準。

據悉,目前除了遼寧,各地都在搞所謂的機構改革、精簡人員。6月22日,《黑龍江日報》稱按照省委部署要求,事業單位機構總數、內部機構總數原則上至少精簡20%,事業編製總數原則上至少精簡15%。省委辦公廳所屬事業單位由7個減少至3個,省政府辦公廳所屬事業單位由12個減少至7個,其中4個單位還將繼續推進轉企改制。與此同時,哈爾濱市也完成了精簡20%的目標。

“萬稅之國”官滿為患

事實上,中共政權是“萬稅之國”,百姓歷來承擔舉世無雙的巨量官員。而且,中共官員黨政雙線,兩套馬車,納稅人供養的還不止在職及退休行政官員,還有本來應由中共自己養活的黨委這一系列的官員。

《看中國》年初發表的〈【共產黨真相】捅破中共存活百年天大的秘密〉一文曾援引數據說明:

2012年中國大陸(未包括中央官員)地方政府供養的公職人員(包街道,村委),以2000縣市為計約6000萬人。

以一個人口300萬的某市為例,其GDP為46億美元,中共市委書記1人,副書記4人,常委11人,市長1人,副市長9人,市長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協主席1人,副主席8人,還有20名處長級秘書長,還有計生辦、維穩辦、精神文明辦、城管,更有許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掛名“官員”在領乾薪。

而紐約人口1800萬,GDP為26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東京人口1300萬,GDP為11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副議長1人。

據此,中國大陸每百萬美元GDP要養10.8官員,美國1.56人,日本0.95人,德國1.33人,英國2.8人。是日本的十倍,美國的七倍,德國的八倍,英國的四倍。

各國行政費用佔GDP比例的比較:中國大陸為25.6%,印度為6.3%,美國為3.4%,日本為2.8%。中印兩國人口相近,行政費用卻相差四倍。

以上有關中共官僚系統的數據還是保守統計,實際上中共所屬的所謂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有歷年退休官員,待遇都很驚人,形成龐大的開支,全部壓在老百姓身上。

另據香港《爭鳴》2016年4月號文章的數據對比,2012年世界各國政府行政費用占財政總收入:德國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國7.6%,中國大陸30%。中國大陸將近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眾所周知,在民主國家,民選的總統及各級官員離職後就什麼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國大陸,那些退休高官則仍享受着種種特權。

據香港《動向》報導,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開支逾675億元。2004年,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26億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其它級別逐級配置,形成龐大國庫開支。

無官不貪吃官飯的成為穩定物價的“功臣”

BBC中文網8月13日刊發北京學者鄧聿文文章,談到涉貪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宅中搜出2.7億元現鈔一事。文章結論認為,這一事實昭告中共反腐失利。

文章說,中國大陸近10年來拚命印鈔放水,貨幣超發估計達120萬億元,這種情況要是放在任一國家,恐怕早已引發嚴重通脹了,可中國大陸的現實是,物價雖有上漲,但尚在可控程度。老百姓的樸素看法一針見血:中國沒有出現惡性通脹,原來是這些貪官都把巨額贓款存放在家了。

對於前不久遼寧公布了事業單位改革方案,要砍掉90%吃官飯的人,因為財政實在負擔不起。有人據此計算出該省2016年財政供養比是1:19.7,以中國14億人口推算,全國吃官飯的人員約有7,000萬。以8個吃官飯的人中有一個官員的保守估算,全國各級各部門大小官員共達875萬,假定每個官員都有腐敗嫌疑,他們平均藏在家裡的現金100萬元,總共8.75萬億元。

文章說,剩下的6100多萬辦事人員中也並非每個人都乾淨,他們中的一些人多多少少也都會利用手中的職權撈取好處,按20%計算,6100多萬辦事員中涉嫌腐敗的有1220萬,假如每個人藏在家中的現金是20萬元,總共達2.44萬億元,兩者加起來超過11萬億元,佔到整個超發貨幣的近1/10,考慮到房價占超發貨幣的大部分,10%元的貨幣退出流通,自然會大大減緩物價的上漲幅度。從這個角度看,貪官們是穩定物價的“功臣”。

中共執政改革走過場越改越膨脹

中共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於今年3月13日提請全國人大審議,方案提出將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8個,副部級機構減少7個,國務院將設置26個部門。

根據方案,新組建或重新組建的部門有11個:包括: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科學技術部、司法部、水利部、審計署。

不再保留的部門是:監察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文化部、國家衛計委。但沒有此前傳聞中的關於港澳辦和國台辦合併的建議。

3月14日,自由亞洲電台援引大陸獨立學者蕭先生認為,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除了將換掉一批主要負責人,沒有其他意義。

蕭先生表示,“在目前這個體制下,精簡也好,改革也好,都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只不過是把辦公室換一下,換幾個人當官。幹部提拔、調動等等,都沒有受到制約及監督”。

蕭先生說,中國大陸的公務員隊伍十分龐大,在一些基層縣裡面,十多個人就要養活一個公務員:“改來改去,改到現在機構越來越多,人也越改越多,官員越改越多。吃財政飯的人太多了。國務院、中央部委、人大、政協五大家,太多人了。基層一個縣有處級幹部兩百多人,有一百多個局,十幾個人養一個吃財政飯的人”。

事實上,中共建政後就一直有在體制內進行機構改革,但無改機構臃腫、“政令不出中南海”等體制病。1949年中共建政至今69年,先後進行了12次機構改革,所謂的改革開放40年就搞了8次。其中以1998年朱鎔基任總理那次力度最大,朱公開宣稱要炒掉一半機關工作人員,最終不但引發上訪潮,機關人員也是越改越膨脹。

中共頂層機構臃腫,對應着舉國龐大體制,中共政權歷來被稱是“萬稅之國”,百姓歷來承擔舉世無雙的巨量官員。而且中共官員黨政雙線,兩套馬車,納稅人供養的還不止在職及退休行政官員,還有本來應由中共自己養活的黨委這一系列的官員。

有識之士認為,中國大陸的問題是根本體制所致,一黨專制是病根。

時評人士石實認為,在中共專制制度下,是人治、不是法治,各級官員都是特權思想,就是想利用權力斂財,如果在民主的體制下,官員都是民選,你不好了就得下台。所以根本上來說,還是體制問題,不廢除專制體制解決不了實質性問題。

現居美國的太子黨羅宇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的系列文章之27中表示,中國大陸最大的禍害就是共產黨,要解決中國大陸的問題,唯有逐步有秩地民主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