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沉雁:土耳其那位埃爾多安是怎麼煉成的

不願讓本國人民做代價卻讓我們做代價。埃爾多安的本國人民,可不單指土耳其人民,還包括他夢寐以求的新奧斯曼帝國人民。就為了他的新奧斯曼帝國之夢,埃爾多安在全世界尋求代價。埃爾多安不是一個壞總統,但絲毫不影響他是一個壞人。這是埃爾多安的原罪,也是今天土耳其人民以及阿拉伯世界自食其果的悲劇。

土耳其里拉崩盤事件吸引了全球眼球,各路關注的輿情都開始紛紛解讀埃爾多安肆意乖張所導致的國家悲劇。我本對國際時事沒有興趣,但刷屏信息多了也讓我碎片式地了解一下埃爾多安。但隨着我對他了解的越多,我的困惑就越多。埃爾多安究竟是怎麼煉成的?這是一個三言兩語難解之謎。

我首先定義埃爾多安不是一個壞總統。當里拉狂跌時,作為總統的埃爾多安當然心急如焚,但他祭出的解決辦法是兩點。

(1)鼓動國民將藏在枕下的黃金、美金和其他值錢的東西拿出來買里拉。注意,是鼓動,而不是強制性地以燃油稅、房產稅、車船稅、或社保歸稅務繳納的方式直接搶。僅憑這一點就可以證明埃爾多安對自己國民不是最壞。

(2)他公然宣稱說找中國和俄羅斯尋求幫助,並希望直接在中國發行土耳其國債解困。俄羅斯能幫助他什麼,才廣東省的GDP,只有中國才可能幫助他。看,埃爾多安不願將土耳其人民當作代價,他非常聰明地知道在哪去尋找代價,這樣優秀的總統只有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可以比肩。

這第二點才是埃爾多安的本質,不願讓本國人民做代價卻讓我們做代價。埃爾多安的本國人民,可不單指土耳其人民,還包括他夢寐以求的新奧斯曼帝國人民。就為了他的新奧斯曼帝國之夢,埃爾多安在全世界尋求代價。埃爾多安不是一個壞總統,但絲毫不影響他是一個壞人。這是埃爾多安的原罪,也是今天土耳其人民以及阿拉伯世界自食其果的悲劇。

埃爾多安在1998被判監禁10個月並剝奪五年政治權利,但很快他又重新組建溫和的正義與發展黨而重出江湖。2001埃爾多安領導下的政發黨在議會中大獲全勝,從此之後政發黨幾乎綁架了議會,很快修憲解除了埃爾多安從政的禁律。埃爾多安分別在2003、2007和2011三次勝選為總理,人氣一路飆升勢不可當。在2014年又成功修憲廢黜了議會總理制而轉變為總統制,其實就是為了埃爾多安量身修憲,他在2014年首選中以51.7%的壓倒優勢獲任土耳其修憲之後的首任總統。2018年第二次當選已經是例行公事了。

為什麼埃爾多安能在土耳其連續二十年獲得熱擁?因為他是一個最不壞的總統。自2001埃爾多安重入政壇總理之後,土耳其開啟了中國模式的大發展,包括加速國進民退、努力吸引外資、創造外貿順差等方式,讓土耳其從2001的人均產值2000多美元飛升到2017的10500美元。

為了讓國民過上好日子,埃爾多安憑藉北約成員國優勢綁定美國的夥伴關係,得到了美國在政經軍各方面的優惠支持。為了蹭進歐盟,埃爾多安也是黑頭髮談成了白頭髮,儘管還是呆在候選國冷板凳上,但他有不屈不撓死皮賴臉也要加入歐盟的決心,與某國當年加入世貿是一個樣子。

但為什麼歐盟一直將土耳其掛在壁上觀呢?因為歐盟核心成員國覺得埃爾多安不是一個好人。好人怎麼會打壓抓捕反對黨和排斥不同信仰呢?這不是好人的做派,結果他連美國傳教士布倫森也不放過,還給安一個企圖閃電罪。埃爾多森問題就在於,他愛自己的國民但他恨自己的政敵,前者是他穩坐總統的一把利劍,後者是他融入文明世界的一座大山。

埃爾多安是世俗政權的總統,也是信仰安拉的宗教領袖,但又不能簡單地將土耳其政治定義為政教合一,儘管帶有濃厚原教旨的政發黨是一黨獨大。土耳其不同於伊朗,伊朗是典型政教合一的政治,伊朗老百姓可慘了,但土耳其人民過得可好了。

埃爾多安作為總統對自己人民好到什麼程度?有一個例子可以為證。有一次埃爾多安的車隊經過一座橋,橋上一個三十多歲的小夥子看樣子想輕生,埃爾多安就示意停下車隊,助理去橋上將小夥子護送到埃爾多安的車窗,埃爾多安就與小夥子攀談了半個多小時,結果,小夥子深情地吻了一下埃爾多安的手背,欣然接受安全助理護送到精神醫院獲得救助。這,你作為土耳其國民不選他選誰?

埃爾多安不抽煙不喝酒不嫖妓也不包三,生活自律而質樸,他愛他的人民,他愛安拉,愛真主,愛所有安拉信徒,他是一個極富雄心壯志的政權元首和宗教領袖。埃爾多安深受土耳其傳統文化的影響,他非常着迷於地垮歐亞非的土耳其帝國之曾經輝煌,他希望世界中心重新回到新奧斯曼帝國。一句話,他想做土耳其,不,阿拉伯世界的好男兒。為了他的理想,對內鎮壓庫爾德人和一切反對派從不手軟,對外激烈反對以色列從不含糊。他也是不惜一切代價,只是這個代價不是他的人民,而是尋求代價的世界替代羊。

埃爾多安反以色列的同時更反敘利亞巴薩爾。敘利亞問題之所以成為爛尾樓,除了俄羅斯明確死保巴薩爾政權之外,就是埃爾多安的地緣政治角色讓美國左右為難。反巴薩爾的庫爾德武裝是美國極力打造的敘利亞反對派,但庫爾德武裝又是埃爾多安不可寬容的死敵。為了遏制庫爾德人和巴薩爾,埃爾多安不惜犧牲家族名譽走私軍火和石油幫助IS。於是,敘利亞問題就陷入一團亂麻的泥潭。美國支持的庫爾德武裝堅決反巴薩爾,俄羅斯堅決保巴薩爾,埃爾多安堅決打庫爾德和巴薩爾,同時又暗中支持IS。

在敘利亞問題上,埃爾多安的敵人是巴薩爾、俄羅斯、庫爾德、以色列、還有自己的夥伴關係美國。這還沒完,埃爾多安暗地裡與伊朗結成同盟,所以,當川普發推加稅土耳其鋼鋁時,伊朗外長第一個站出來幫土耳其說話,但伊朗又是鐵定支持巴薩爾。

他發展上依賴美國,但在地緣政治上又對美國說不。他經濟上依賴歐洲,但在文化上又不願融入歐洲。他2015年11月對俄羅斯軍機痛下殺手,但他又很快與普京結成戰略夥伴關係。他西裝革履與文明世界套近乎,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尋求成就自己新奧斯曼帝國夢想的源源不斷的代價。

伊朗人民不喜歡魯哈尼但喜歡埃爾多安,埃及人民不喜歡穆巴拉克但喜歡埃爾多安,真主黨喜歡埃爾多安,巴勒斯坦更是將埃爾多安當成反以色列的一面旗幟。埃爾多安儼然是伊斯蘭世界百愛不厭的尤物,但埃爾多安又是文明世界不可理喻的怪物。他既是土耳其人民的救星,但他又是土耳其人民的噩夢。他愛真主卻不愛真理,他愛人民卻不愛人,他是一個最不壞的總統,但他卻是一個最不好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沉雁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