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病母苦盼兒歸來: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蹤九年

‌‌“孩子,無論你在哪裡,希望你能回到我身邊!‌‌”13日,江西宜黃縣一位身患絕症、時日無多的母親的深情呼喚在朋友圈刷屏,無數網友為之動容。自從2009年的一條‌‌“報平安‌‌”短訊後,1986年出生的楊仁榮就此‌‌“失聯‌‌”了九年。如今楊仁榮母親身患癌症,每一天活着都是為了可以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再看兒子一眼。

2003年,楊仁榮以570多分的成績勇奪當年宜黃縣高考理科第一名,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2009年,他給父親發送了一條短訊後便‌‌“人間蒸發‌‌”,無論父母如何尋找都無果而終。

一條‌‌“報平安‌‌”短訊後便人間蒸發

2003年,楊仁榮以優異的成績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2006年暑假,是楊仁榮迄今為止最後一次回到宜黃老家。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楊崇生夫婦前往北京看望兒子,當時楊崇生髮現兒子正處於失業狀態,而信用卡已透支了三萬多元。楊仁榮告訴父母,畢業後,他先後在北京的一家保險公司和一家銀行機構工作過,但是工作時長都只有短短几個月。楊崇生為兒子還清了信用卡的欠款,勸兒子去找一份工作,兒子答應了。可讓楊崇生沒想到的是,短短几個月過後,兒子給自己發送了一條‌‌“報平安‌‌”的短訊後,卻‌‌“失蹤‌‌”了。

2009年3月12號,對楊仁榮的父親楊崇生來說猶在昨日,提起來就心顫。這一天,他的手機上收到了兒子發來的一條短訊:我在北京挺好的,不要擔心。收到這條兒子朋友楊某的手機發來的短訊後,楊崇生感到隱隱的不安。

楊崇生立即撥打楊某的電話,接通後楊崇生聽見電話那頭楊某在叫喊自己的兒子:‌‌“楊仁榮,你父親打電話來了。‌‌”就在楊崇生等兒子接電話的時候,楊某突然在電話里說:‌‌“對不起,你兒子不在這裡。‌‌”隨後電話就掛斷了。

第二天,楊崇生多次撥打了兒子和楊某的電話,但都無法接通。自此,楊崇生夫婦就再也沒有和兒子聯繫上。‌‌“我覺得孩子是在故意躲着我們,他可能是覺得自己辜負了我們的期望。‌‌”楊崇生對記者說。多年的世事變遷,楊崇生也遺失了楊某當年的聯繫方式。

曾經是家人的驕傲

楊崇生夫婦共生育了一兒一女,女兒在6歲時因為一場醫療事故不幸夭折,夫婦倆於是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兒子楊仁榮身上。

楊崇生告訴記者,除了學習成績優異,楊仁榮還十分孝順。楊崇生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這樣一幕:他和愛人去看望正在讀高中的兒子,兒子總是快步跑下樓梯,親密地緊摟着母親上樓梯。1986年出生的楊仁榮從來沒有讓父母失望過。

就在親生女兒夭折的那一年,楊崇生夫婦抱養了一位小女兒,1993年出生,抱回家時剛學會走路。儘管他們相差7歲,但在妹妹的印象中哥哥是位非常善良的人,雖然內向,但對家裡人都非常好。‌‌“最後一面時,哥哥也挺好的,教我做人的道理,叫我好好好讀書。‌‌”妹妹回憶道。

四處尋人仍毫無線索

2009年、2010年、2011年、2013年,楊崇生夫婦倆先後四次前往北京尋找。憑藉一張北京地圖和一口生硬的普通話,夫婦倆踏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四處張貼尋人啟事、托親友幫忙打聽、向警方求助。警方通過查詢身份證使用信息,可以得知楊仁榮曾經在哪些地方活動過。可夫婦倆前往兒子曾經出現過的地方尋找蹲守,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

楊崇生告訴記者,通過警察幫忙查找身份證使用信息發現,楊仁榮長年在北京生活,他還曾在浙江瑞安購買過一輛三輪摩托車。2017年4月22日,楊仁榮購買了一張從北京西站開往西安的火車票,但楊仁榮並沒有購買從西安返回北京的火車票。

楊崇生向兒子的大學老師打聽兒子的下落,可是反饋來的消息卻是,到目前為止,沒有大學同學知道楊仁榮身在何處。去年,同學們自發舉行了大學畢業十周年同學聚會,楊仁榮沒有參加這次聚會。

母親罹患癌症在家等見兒子最後一面

一次次尋子無忘加上長期的奔波勞累深深地折磨着楊崇生夫婦,他們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幾年前,父親楊崇生進行了胸膜炎手術,至今仍未完全康復。今年8月初,年僅55歲的母親吳細女,被確診癌症晚期。醫生說,最後的日子長則一兩年,短則只有幾個月。

楊家在廣東東莞、深圳等地均有親朋好友,其在東莞工作的堂哥與楊仁榮從小關係不錯,經常一起玩耍。楊崇生也經常跟這些親戚聯繫,但自從2009年後,親戚們也說沒有再聽到楊仁榮的消息。

‌‌“父母並不想你出人頭地,只希望聽到你平安的消息。如果你不肯回家,哪怕打一個電話給自己的媽媽,也能讓她走得安心些。‌‌”楊崇生說這番話時聲音里透着無盡的悲傷。

9年,滄海桑田世事變遷,不知道‌‌“失聯‌‌”的楊仁榮是否已經來到了廣州打拚或曾在廣州停留過?

如果您見過他,煩請撥打他父親的手機1580794745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羊城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