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定於一鱒:大陸水產協會「指鹿為馬」

陳舜勝講,寄生蟲的生長受環境控制,但養殖環境並唔係能簡單控制的。「你的生態環境唔係憑目前的方法能保證的。唔好講整個水庫那麼大,池塘、魚缸,突然魚生病了,不知道係咩餌料或咩環境帶入的,一個水草帶入的,一個藻類帶入的,不知不覺帶入,你發現不了。等你發現了就沒辦法控制了。」

虹鱒係三文魚嗎

日前,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發佈《生食三文魚》團體標準(以下簡稱“《團體標準》”),卻稱虹鱒屬於三文魚。

值得注意的係,之前號稱產出中國“三分之一的三文魚”、實際則生產虹鱒魚的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也參與了該標準制定。

上海海洋大學教授陳舜勝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虹鱒唔係三文魚;生食虹鱒可能感染肝吸蟲、肺吸蟲等寄生蟲,危害健康;《團體標準》提出的消滅寄生蟲的方法適用于海水魚。

虹鱒再被混為三文魚

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官網可以查到《生食三文魚》團體標準(報批稿)。該《團體標準》由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凍食品有限公司等十四家單位起草。其中,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係非營利性社團組織。

《團體標準》規定了生食三文魚的術語和定義、要求、檢驗方法、檢驗規則、標籤、標誌、包裝、運輸和貯存,適用於以鮮、凍三文魚為原料,經加工可直接食用的生食三文魚產品,提出產品應標註原料魚產地以及種名,並給出種名標誌示例:三文魚(大西洋鮭)、三文魚(虹鱒)。

三文魚定義一項,《團體標準》認為,三文魚(salmon)係鮭科魚類的統稱,包括大西洋鮭、虹鱒、銀鮭、王鮭、紅鮭、秋鮭、粉鮭等。

三文魚的中文名稱,來自於粵語對“Salmon”一詞的音譯,“Salmon”的拉丁詞源係“salire”,即奮力躍起的意思。三文魚原指大西洋鮭(Atlantic salmon,學名Salmo salar),大西洋鮭係鮭科鮭屬。大西洋鮭的原始棲息地為大西洋北部,每年會洄遊到歐洲沿岸的河流里產卵,洄遊時會奮力躍上瀑布,因此用“Salmon”稱呼這類魚。20世紀初期大西洋鮭成為歐洲和北美東海岸海水漁業的支柱海產,最初登陸中國市場的“salmon”也就係大西洋鮭。因此,在大部分消費者的認知中,可生食的三文魚一般指挪威三文魚,即大西洋鮭。

被冠以“Salmon”稱呼的魚,除了大西洋鮭,還有太平洋鮭(或稱大馬哈魚屬,Oncorhynchus)。這類生存於太平洋的salmon和大西洋鮭同科不同屬。為了區分太平洋鮭里的不同物種,“Salmon”這個稱呼前加上了形態、產地等特徵詞,例如太平洋鮭里的帝王三文魚(Chinook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tshawytscha)、阿拉斯加三文魚(Chum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keta)、銀三文魚(Coho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kisutch)、馬蘇三文魚(Masu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masou)、粉三文魚(Pink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gorbuscha)、紅三文魚(Sockeye salmon,學名Oncorhynchus nerka)等。

虹鱒,原產於美國阿拉斯加地區山川溪流中,英文名係rainbow trout、ocean trout(學名Oncorhynchus mykiss)。因身體一側有一條清晰的彩虹樣痕迹而被稱為“虹鱒魚”。它係鮭科太平洋鮭屬的一種冷水性塘養魚類,主要生活在低溫淡水中,在自然環境下並不會發生跨鹽度的生殖遷徙,所以難以用“Salmon”來稱呼這些魚。

“上世紀90年代挪威三文魚引進到中國,中國人就把它叫三文魚。到現在為止,中文的三文魚係狹義的,英文的salmon係廣義的。”上海海洋大學教授陳舜勝表示,鮭科魚里包括大西洋鮭魚、虹鱒,王鮭等,而消費者認知里的三文魚就係大西洋鮭。但《團體標準》把三文魚的定義擴展到鮭科魚,定義擴大後“三文魚這個名字就被偷換了”。

“虹鱒係淡水魚,你叫它三文魚,再加個定語,淡水三文魚,我講就唔妥當了。”陳舜勝講,虹鱒魚和三文魚並非同類魚,虹鱒係淡水魚,形態和太平洋鮭接近。兩者有親緣關係,但虹鱒魚並唔係三文魚。“中國人對三文魚的約定俗成的稱呼,主要係大西洋鮭。”

陳舜勝認為,“三文魚係一個俗稱,唔係一個學名。我們現在把標準突然之間擴大了。學名可以公布,但俗稱的公布唔係某一個人能公布的,要大眾接受你以後才能公布。”

早在2004年3月17日,某陸媒在頭版位置刊發了《假“三文魚”驚現銅川市場》的報道,指出市場上出售的所謂活三文魚係虹鱒假冒的。銅川路水產市場曾係上海大型水產市場。彼時銅川路水產市場的商販稱,這只是學名和商品名的不同而已——虹鱒係學名,而三文魚則係它的商品名。

“商品名也應該和魚一一對應,特徵相接近的魚就更不能混着叫。”彼時上海市水產研究所的王韓信認為,商家把虹鱒和三文魚都叫三文魚,明顯係在誤導消費者。

消滅寄生蟲方法屬海水魚方法

《團體標準》提出,對於不具備寄生蟲源頭風險控制措施的原料應當經過以下任何一種方式的冷凍以殺滅寄生蟲:一係-20°C以下連續冷凍24小時;二係-35°C以下連續冷凍15小時。

生活在淡水中的魚蝦通常不適合生吃,它們體內可能攜帶多種寄生蟲,例如闊節裂頭絛蟲、肺吸蟲、華支睾吸蟲(俗稱肝吸蟲)、顎口線蟲等,這些寄生蟲會對人類產生安全隱患。

陳舜勝表示,上述方法係消滅海水三文魚體內寄生蟲的方法,“這對大西洋鮭的處理係可以的,但對淡水虹鱒的處理,我覺得依據不充分。”陳舜勝講,上述方法對肝吸蟲、肺吸蟲的消滅不一定有效。用海水魚消滅寄生蟲的方式處理淡水養殖的魚,也沒有經過嚴密的實驗。

對於三文魚能否生吃,陳舜勝講,“所有海水魚和淡水魚都有寄生蟲的可能,生吃三文魚時也要防止寄生蟲,但海水魚的寄生蟲種類少,海水的滲透壓高,到人類體內往往因環境不合適,不會長成成蟲,淡水魚的寄生蟲與人體的生長環境接近。”他認為,生吃虹鱒的風險“比海水三文魚大得多”。

虹鱒能否生吃的爭議點在於魚體內係否存在寄生蟲。今年5月,中國水產品流通與加工協會會長崔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三文魚有沒有攜帶對人類有致病性的寄生蟲,唔係決定於在海水還係在淡水生長,而係看其生長過程係否安全可控。管理標準、監控嚴格、水體潔凈、飼料優良的工業化養殖三文魚的品質更容易保證,食用也更安全。

但事實上,只要水體環境中有寄生蟲,就無法排除魚類被侵染的可能性。即便如中國水產品流通與加工協會所言的工業化養殖,只要虹鱒與水體接觸,仍有可能感染寄生蟲。

陳舜勝講,寄生蟲的生長受環境控制,但養殖環境並唔係能簡單控制的。“你的生態環境唔係憑目前的方法能保證的。唔好講整個水庫那麼大,池塘、魚缸,突然魚生病了,不知道係咩餌料或咩環境帶入的,一個水草帶入的,一個藻類帶入的,不知不覺帶入,你發現不了。等你發現了就沒辦法控制了。”

一方面無法保證目前的養殖情況在“五年十年後仍能控制養殖生態”,另一方面也無法做到壟斷養殖,陳舜勝提出疑問,一家養殖企業可以控制自己的養殖區域,“其他公司怎麼控制?”

《團體標準》提到,寄生蟲指標中,吸蟲囊蚴、線蟲幼蟲、絛蟲裂頭蚴的檢測要求均為“不得檢出”。

一業內人士稱,有單位“一直以來套用大西洋鮭的檢測標準查異尖線蟲,而不敢真去查闊節裂頭絛蟲、復口吸蟲、寬頭鯉蠢絛蟲、變頭絛蟲、直溝絛蟲、棘頭蟲……”

5月26日,陸媒直播了一段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下稱“民澤公司”)檢測虹鱒寄生蟲的片段,來試圖證明其魚肉的安全。

作為此次《團體標準》起草者之一的民澤公司,天眼查資料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08年9月,註冊資本5800萬元,係專業從事高檔冷水魚(鮭鱒魚類)綠色養殖、加工、銷售的科技現代化農業企業。2017年,民澤公司共產虹鱒約9000噸,實現產值4.5億元人民幣。

在檢測寄生蟲的視頻中,操作者並未將魚肉切成薄片,也未使用載玻片和蓋玻片製作標本。厚厚的魚肉被放置在光源位置上。

民澤公司技術部部長王炳剛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講,他們從育苗開始就重視消毒。而要知道虹鱒里係否存在寄生蟲,只需要針對各寄生蟲做檢測。民澤公司在今年5月檢測了旗下產品“冰鮮三文魚”體內的寄生蟲。其提供的一份山東出入境檢驗檢疫技術中心的檢測報告中,淡水魚身上常出現的肺吸蟲和肝吸蟲的項目檢測並不存在。而檢測結果為“未檢出”的異尖線蟲,係一類成蟲寄生於海棲哺乳動物、幼蟲寄生於某些海棲魚類的線蟲。這種海魚寄生蟲並不會出現在淡水飼養的虹鱒身上。

起草單位:非營利性社團組織與企業

該《團體標準》由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凍食品有限公司等十四家單位起草。

2018年1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以下簡稱“新《標準法》”)正式開始實施,其中增加了“團體標準”的概念,並明確了“國家鼓勵學會、協會、商會、聯合會、產業技術聯盟等社會團體,協調相關市場主體,共同制定滿足市場,和創新需要的團體標準”。

團體標準由團體按照自己確立的制定程序,自主制定、發佈、採納;由團體採用,同時社會(包括企業)可以自願採用。企業一旦採用後,對企業的產品就具有強制性。

由於團體標準屬於自主制定,制定標準的水平不同,從而不可避免地會造成團體標準,與其他非團體企業的兼容性問題。新《標準化法》中規定,禁止利用標準妨礙商品、服務自由流通等限制市場競爭的行為。

同時,新《標準法》明確規定,“推薦性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團體標準、企業標準的技術要求,不得低於強制性國家標準的相關技術要求”。國家鼓勵社會團體、企業制定高於推薦性標準相關技術要求的團體標準、企業標準。

此次《團體標準》的提出者為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官網顯示,該協會係由從事水產品生產、加工、運輸和貿易的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以及從事水產科研、教學等其他為水產加工與流通業服務的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等單位,自願聯合組成的全國性的非營利性社團組織,具有獨立法人資格。

早在2017年11月21日,微信公眾號“海鮮指南”就發佈了《闢謠千萬別吃雲南當地三文魚?到底係真係假?》,文章署名為“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

針對三文魚的定義和虹鱒魚生吃的安全性問題,文章認為,“‘三文魚’係鮭鱒魚類的統稱,所有鮭鱒魚類均屬於鮭形目鮭科下屬的不同品種,都可以稱為三文魚,虹鱒與大西洋鮭同屬鮭科、鮭屬……三文魚也同樣包含大西洋鮭、太平洋鮭、虹鱒等多個品類。”文章提出,“虹鱒生吃的安全性很高。”“虹鱒生活在流動的冷水中,寄生蟲寄生的幾率極低,這與虹鱒的養殖方式有關:一係養殖虹鱒水質要求高,通常在低溫流水中養殖(養殖溫度12~18℃);二係虹鱒投喂人工配合飼料,阻斷了寄生蟲的傳播途徑。”

起草者之一的民澤公司在天貓和京東分別擁有旗艦店。在被曝光其虹鱒仍以“三文魚”之名活躍在電商平台上的行為後,其旗艦店所有產品名稱上都增加了“(虹鱒)”字樣。

民澤公司曾係此前爆發債務危機的盾安集團旗下公司,係盾安集團“農業戰略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2008年7月盾安集團獨家獲得龍羊峽水庫50年的漁業整體開發經營權,與當地政府簽訂了《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龍羊峽水庫整體漁業資源開發經營合同書》,隨後成立了民澤公司。

天眼查顯示,5月8日,民澤公司完成了工商變更,盾安集團從中退出。目前寧波鴻煦投資管理合夥企業和民澤公司董事長應米燕分別擁有86.21%和13.79%的股權。據媒體此前報道,如沒有債務危機,按照原計劃,今年下半年盾安集團將啟動對民澤公司的股份制改造,並計劃2020年申報上市材料。

上海荷裕冷凍食品有限公司(下稱“荷裕”)在天眼查上的資料顯示,公司成立於2008年11月26日,公司經營範圍包括水產品及農副產品的生產加工(涉及食品的限:速凍食品速凍其他食品(速凍其他類製品)、其他水產加工品(生食水產品))等。

此前,在上海一超市發現一款“煙熏三文魚”,該產品由上海荷裕冷凍食品生產。在京東“荷裕自營旗艦店”中,又揾到了同款產品。點開名為“荷裕冷凍煙熏三文魚刺身100g袋裝海鮮水產”的產品,商品介紹一欄顯示,產品分類為“三文魚”,屬“國產”,淡水養殖,烹飪建議為“刺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