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放水、房價飆升、與美大打貿易戰 土耳其崩潰 全球驚心

這個國家曾比其它任何發展中國家都接近發達國家,為了經濟,它曾拚命印鈔票,大放水,大搞基建,房地產成為它的經濟支柱之一。然而,因為亂折騰,它似乎再也無法擺脫中等收入陷阱。

“將你們藏在枕頭底下的歐元、美元和黃金都換成里拉吧,這係國內和民族戰爭”。國家需要你們。

面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總理埃爾多安努力表現出土耳其誓要對抗到底。

但錢,總係最聰明的。

市場做出的回應係:里拉當天大跌18%。

埃爾多安,《時代周刊》將他稱為“中東之王”,反對派稱他為“土耳其第一狂人”,他當下的講話一如既往的民族主義、煽情、富有戰鬥精神,但係這一次唔係要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者,唔係和庫爾德開戰,也不只係和美俄打嘴炮,而係直接要從民眾的口袋裡掏錢,於是圍繞他15年的光環失靈了。

讓土耳其人的人均收入翻三番達到10000美元,用了十多年,但係跌去一半,只用了8個月。

“我尊重我們的總統,但我不能因為他咁呼籲一下就賣掉我的黃金和外幣,”一位58歲的退休人員講,“為了省錢買美元,我連吃的都少了。”

里拉繼續潰堤,土耳其本地人找機會購進美元、歐元。年初至今,里拉兌美元已經貶值了40%。周一開市,里拉仍在繼續下跌。

很多土耳其人都想着把錢從銀行里拿出來。

人心惶惶之中,埃爾多安喊了十多年的大國夢瞬間飄散。這個曾經一度被認為一隻腳即將踩上發達國家門檻的國家,正在一點點卸下包裹身體的紗衣,露出一副乾癟的模樣。

01

大放水吹起的經濟胖子

一個多月前,埃爾多安剛剛贏得土耳其總統選舉,開始了他新一任總統任期。

他實際統治這個國家已經超過15年了。

2003年,埃爾多安剛剛成為土耳其總理的時候,這個國家還係內閣制,總統只係虛位,大權都在總理手中。

他11年里連續三次組閣,

11年里,土國GDP年增長最高達11.11%,一度超過中國的增長速度。除了2009年因為經濟危機出現下滑,大半年份的增長都維持在6%以上,跑贏了絕大多數中等收入國家。

即使以美元計算,土耳其人均收入也翻了一番。

2017年土耳其的人均GDP為10512美元,位居全球第63位,這比中國的71位、8643美元高出不少,也高過馬來西亞、墨西哥和巴西。

(IMF2018年4月17日發佈)

按照世界銀行2015年標準,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係人均收入4126美元至12735美元。最接近的時候,土耳其距離高收入國家的標準之差400美元不到,真嘅只有一步之遙。

埃爾多安係怎麼讓土耳其看起來“很有錢”的。

初期其實係借了土耳其私有化改革的東風。

埃爾多安能夠上台,就係因為土耳其1999、2001年連續發生兩次經濟危機,那時候土耳其人喝一杯咖啡都需要上千萬里拉,無奈之下,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條件苛刻的援助啟動私有化改革。

沒想到只係尊重了私有產權、貨幣價值相對穩定,外資就開始接踵而至,再加上一幫阿拉伯大款幫襯,土耳其和整個中東的生意都做到風生水起。

2006年以後,埃爾多安推動修改土耳其憲法,要改內閣製為總統制。次年,修憲成功。不料金融危機不期而至。為了積累個人資本,埃爾多安開始求助於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印錢,刺激增長。

在位期間,他到底印了幾多錢?橫掂總量真嘅非常嚇人——

(數據來源:IMF)

從2003年至今,土耳其的M2整整增加了24倍!這個數字放眼全球,僅有少數幾個國家可以相提並論。

2014年,埃爾多安成功當選土耳其修憲後的第一任全民直選總統。

埃爾多安手伸到財政部、央行。他執着地認為,利率係一切罪惡的母親。高利率讓人借不到錢,這才遏制了經濟發展。在他治理的15年里,土耳其為了追求低通脹,長期人為維持低息。

為了利率這件事兒,埃爾多安還曾授意檢察院起訴土耳其央行行長,只因他講了一句,“央行的首要目標係穩物價”,而這讓埃爾多安尤其不爽。

於是乎,埃爾多安講出了之後大家都熟悉的那句名言,“央行當然係獨立的,但係給你獨立,唔係建立在把總統的命令當耳邊風的基礎上。”

低利率讓借錢變得如此容易,“看上去的有錢”不就實現了。

當土耳其人在享受收入翻番的喜悅時,他們不知道這係以土耳其被一步一步推向了中等收入陷阱為代價的。

02

錢都去了哪兒?

印的錢都流去了哪?

首先係大基建。埃爾多安先後投入1350億美元用以各類基建投資,比如修鐵路、機場、運河、能源……

基建被埃爾多安賦予了強烈的政治宣示意義。

《紐約時報》記者2017年這樣描述正在修建中的伊斯坦布爾新機場:

“它就像黑海上空的堡壘一樣隱隱約約,它被設計成激起人們敬畏之情的樣子,凸顯了土耳其想要重獲帝國榮耀的願望。”

發展中國家要顯示重要的一個通常做法就係搞個最大的,要讓所有對手都相形見絀。新機場擁有6條跑道,設計年運送量2億人次,投資120億美元。

還有,就係建高鐵。全世界共有22個國家(地區)擁有高鐵,除了中國、土耳其、烏茲別克斯坦以外,均為發達國家(地區)。土耳其的高鐵通車裡程在整個歐洲都係數得上的,長達近3000公里。

這當然也主要係埃爾多安的功績。

歐美國家為土耳其的劃時代大基建當然也助力良多。從2008年經濟危機恢復過來的歐美,有大量熱錢湧進土耳其,從2009年到2017年,這筆熱錢高達1030億美元。這些錢,除了大基建,分流到實體經濟的少之又少。

一個地方正係承接熱錢最好的場所,價格飛漲,幾個月前還風光無限好。

那就係房地產

目前,在經濟保持緩慢上漲的時候,土耳其房地產價格指數卻一再迎來大爆發。它從2008年不到2000億的總量,一直漲到了如今的1.2萬億,10年間上漲了6倍還多。

房地產係土耳其的支柱產業,佔國內生產總值的9%左右。在過去幾年裡,土耳其的房價一路高歌猛進,數次登上萊坊全球房價指數的前六名,2015-16年前七個季度甚至蟬聯第一,全年漲幅平均在18%。最高的一次,土耳其房價一年上漲了18.9%。

現在伊斯坦布爾的平均房價約在1.5萬人民幣/平米,而最貴區域的房價要到3.5萬人民幣/平米起。

隨着放水序幕地開啟,高通脹不可避免地降臨了。

物價飛漲。今年7月,土耳其的通脹率達到12年的新高,15.85%。

高通脹也增加了土耳其的借錢難度。到2017年底,土耳其銀行利率已經一路飆到了17.75%。

(來源:歐盟通脹數據庫)

2017年的時候,日內瓦Indosuez Wealth Management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瑪麗·歐文斯·湯姆森(Marie Owens Thomsen)表示:“土耳其可能係下一個解體的國家”,因為“它具備了一個失敗國家開始的所有要素。”

也許,從很早地時候開始,土耳其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它只係缺一個扣動扳機的人。

2018年,特朗普來了

特朗普宣布對土耳其鋼鋁徵稅翻倍,成為壓垮土耳其的最後一根稻草。

現在里拉大量貶值,危及的還不止係土耳其自己,想想土耳其企業有高達2450億美元的債務要用美元或者歐元支付,《華盛頓郵報》報道稱,土耳其的美元貸款約佔GDP的30%,歐元貸款可能高達20%。

光想想現在因為貶值而要多還的錢,心就很疼。

不過,里拉貶值倒係讓去土耳其短期旅遊的人樂瘋了,還順便做個短期代購。券商中國就給我們算了筆帳:

里拉對人民幣匯率為1:1.4,如果預算兩萬元人民幣買包包,可以兌換14285.7里拉;而8月10號起,里拉對人民幣匯率為1:1.065,兩萬元人民幣可以兌換18779.3里拉,差價近4500里拉,甚至可以再買一個包包。

這幾天,土耳其人忙着跑銀行換美元,外國人卻在LV古馳門口排起長隊。

03

追尋往昔的帝國夢

所有這一切,都緣於埃爾多安的個人膨脹。

過去15年,土耳其一直在按照埃爾多安的設計在走。

不但係經濟上、政治上,還包括社會等諸多層面。

土耳其曾係伊斯蘭世界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國家,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在獨立戰爭勝利後,確定的政治目標係:消滅蘇丹制、廢除哈里發、建立共和國,並用了他的一生去實踐它。

但土耳其世俗化的進程在埃爾多安呢度被部分扭轉了。

埃爾多安生在一個虔誠的穆斯林家庭,埃爾多安期盼着土耳其能回歸到往昔奧斯曼帝國的榮光,成為全世界伊斯蘭的中心。

憑藉經濟、政治上的成功,埃爾多安發出了凱末爾時代不可能出現的聲音,“節育係叛國。女性無後生命不完整,最少要生三子(男孩)。”在他看來,“你不可以把女性放在與男性平等的位置上……”

消失了幾十年的黑紗蒙面,在埃爾多安時代悄然出現。

不止如此,埃爾多安的土耳其還背負着突厥帝國的歷史包袱。

作為中東第一強國,面積78.3萬平方公里、人口近8000萬的土耳其卻一直有一個從地中海到白令海峽的帝國夢。

縱觀土耳其與鄰國的關係,希臘和土耳其因為塞浦路斯可謂生死仇敵;伊拉克的庫爾德政權係土耳其的心頭大患;伊朗和土耳其分屬不同教派,視彼此為異端;亞美尼亞和土耳其因為歷史上的種族屠殺有血海深仇;保加利亞擔心境內的土耳其族人問題和土耳其難民問題;只有格魯吉亞和土耳其維持了表面上的友好,但卻因為宗教原因相互提防...

咁多鄰國和土耳其關係都不點樣,但土耳其似乎並不在意。

土耳其的目光在耶路撒冷,那係伊斯蘭的聖地,同樣也係讓世界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地方。土耳其隨時準備出現在這個舞台上,以伊斯蘭世界代言人的角色譴責以色列,賺着沙特的錢,支援一下世界的兄弟。

甚至,埃爾多安也不介意偶爾挑釁一下俄羅斯、美國這樣的大國。

和美國同一戰線的時候,土耳其敢於伏擊並擊落飛行在敘利亞上空的俄羅斯戰機;在權力需要的時候,土耳其敢於和美國撕破臉,指責美國操縱土耳其軍事政變,扣押美國牧師,甚至敢於宣稱要攻擊支持庫爾德的美國軍隊。

前一天還強硬地拒絕向俄羅斯道歉,轉眼之間又成為普京的座上賓。

變臉之快,無出其右。

只係,現在里拉崩盤了,埃爾多安的夢還能繼續嗎?

雖然土耳其唔係歐盟成員國,但係歐盟各國係土耳其的大債主,由於歐盟對土耳其債務實行“敞口”,所以一旦土耳其崩盤,勢必會波及歐盟。

這也係上周五,當土耳其里拉跳水,隨即導致歐盟股市、匯市下挫的原因所在。

而土耳其的債務相對於歐盟的體量來講畢竟有限,能對歐洲造成的衝擊有限。

最令世界擔心的有三:

一係土耳其經濟一旦崩盤,難民會不會大肆湧入歐洲,給歐洲社會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

二係土耳其係否會在新興市場國家產生連鎖反應。

三係大危機往往係孕育冒險主義和野心家的溫床,土耳其會不會加速去世俗化進程,成為亞歐交界處的動蕩之源,中東歷史進程將有可能被徹底改寫。

土耳其向何處去?不僅僅關係到土耳其,也關係到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智谷趨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