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洪博學:一個造假大國能挺70年,也是個奇蹟

——幸好 台灣是獨立的

一個國家不受人民相信,卻還能靠着軍警維穩,以及被洗腦的五毛義和團,高壓統治70年,算來也是世界奇蹟,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這個社會「造假一條龍」,上行下效,一切攏是假。兩會期間,因為女記者翻白眼事件,暴露了中國「大外宣計劃」,收買「假外媒」,為黨國歌功頌德。

說來很諷刺,中國這一個山寨起家的國度,從天上飛的隱形飛機到日用品,以及入口食物,順手盜拷,無一不假,為了挑戰被馬雲阿里巴巴壟斷的網路購物市場,以貨物花樣多,價格低廉,全面“山寨版”,闖出名號的“拚多多”,終於在7月26日,於美國上市了。但是,“拚多多”已經找好律師,隨即要面對的是一大堆賣假貨的控訴案,“拚多多”老闆在受訪時說:“這是必然要走過的路”,這個時候,中國也正好陷入假疫苗風暴,中國文化的“假,大,空”,在這兩個地方,出現兩樣風貌。

每當中國遭遇假貨災難的時候,曾經被英國殖民政府改造的香港,以及被日本改造過的台灣,就成了避難所,現在,“假疫苗”事件爆發,港台又變成中國母親們投靠的地方,香港人靠着中國更近,他們更有理由擔心:“中國人到香港,搶完奶粉,現在要來搶疫苗了”。

一個國家不受人民相信,卻還能靠着軍警維穩,以及被洗腦的五毛義和團,高壓統治70年,算來也是世界奇蹟,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這個社會“造假一條龍”,上行下效,一切攏是假。兩會期間,因為女記者翻白眼事件,暴露了中國“大外宣計劃”,收買“假外媒”,為黨國歌功頌德。

自稱在美國擁有8,000萬收視戶的“全美電視”,一夕被拆穿,中國政府害怕外國媒體記者問題太犀利,又要裝出一副自由開放的“熊樣”,只好用“假外媒”充數,這些散布在海外的媒體,由中宣部控制,唯一工作就是為共產黨塗脂抹粉。

全世界都會發生黑心事件,但是,發生在民主國家,就不至於太可怕,因為民主國家有議會問責,對行政管理單位施壓,還有第四權,從輿論上,對黑心商人口誅筆伐,頂新黑心油事件爆發後,就被台灣輿論搞到放棄台灣市場,就是一個例子。在日本,商人以信譽為生命,一旦被抓到黑心事件,還有切腹自殺的案例,出名的雪印奶粉硬是被消費者抵制到宣布倒閉。

中國學者分析:黑心事件在中國層出不窮,從地溝油,到假雞蛋,假奶粉,假米,假疫苗,主因是文革後,中國社會全面道德淪喪,大家眼裡只剩權位和金錢,這只是點出一部分原因而已。在中國,企業要做大,後面沒有門神看守,是不可能的,有門神當道,擴廠,併購,上市或貸款,輕而易舉,更重要的是犯錯可以免於究責。

所以,企業膽子就被養大了,國營、私營,皆然。其次,中國沒有第四權,報紙媒體也是假的,所謂假疫苗事件,2004年在江蘇爆發,傷人害命,早已被記者揭發了,但是,消息很快被壓下,緊跟着幾乎每隔一年,就有類似的案件被揭發,14年來,就爆發9起之多,最後也是輕輕放下,受害者沒理賠,沒有提告,造假公司繼續營運,監督官員依樣陞官,居然可以混過了十幾年。

很顯然,中國人已經習慣假酒、假藥、假疫苗,很可能,人民維權理念,最近比較進步發達,這件醜事才會滾大,再加上高層宮廷鬥爭,習大王鬥爭老李,因為出事的武漢生技公司,老闆就是國務院,習大王逮住李克強辮子,這個事件才一發難收,比較離譜的是:過去舉發假疫苗的記者,有功無賞,有些記者,說真話的下場很糟糕,輕者失業,重者失蹤,甚至還被關在監牢。

也因此,每當涉及公共安全的事件發生,紅色領導總是一副氣憤填膺,發出:“這事兒嚴重,超過人性忍耐底線”的哀鳴後,有關究責問題,也很快就消失了。

上月剛過世的中國作家沙葉新,最有名的話是“我不為權力者寫作”。1979年,沙葉新創作《假如我是真的》,以一位冒充自己是紅二代,高幹子弟年輕人為主角,四處招搖撞騙,暴露出中國官僚體系的無知、無恥、欺善怕惡,中國社會流行造假,從火車站前販賣出公差的假髮票開始,到飯店收據報賬,以至於整家公司營運造假,甚至於國家統計數字:經濟成長造假。

2018年4月,好萊塢推出一部紀錄片《中國喧囂》,內容講述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詐騙行為,影片中,記者偽裝成貿易商,進入中國,探查這些在美國上市的企業底細,總共有50家,根本就是空頭公司,廠房裡面完全是空的,卻可以通過層層關卡審查,順利在美國上市,這裡面的遊戲耐人尋味。

有一句話形容中國,雖然很惡毒,也很貼切,“十人九騙,還有一個正在練”。有一年,我在蘇州進行調查採訪,住進假日酒店,剛好遇上一群旅行考察的台商,這群台商看見我的談吐,打扮行止,就知道我來自台灣,眼光還很精準,雙方互留電話後,其中一位台灣朋友,直接問我說:想見識一下蘇州酒店風情,邀我同行,我推辭了一下,就說:“此地騙子不少,最好是到台灣人經營的酒店”,這一群台商卻說沒問題。

晚上12點,我在旅館接到一通電話,原來是那一群台商,希望我到某某酒店一趟,說話語氣卻有點結巴,我心想:肯定出事了,等我趕到酒店,這四位台商被關在一間包廂,一問之下,才知道錢不夠,原來遇上剝皮店,我問他們身上一共多少錢,帶頭的說大約一萬多人民幣,整整還差3萬。

我一看帳單,四萬多人民幣,兩瓶“約翰走路”索價兩萬,加上陪酒的小姐,飲料和小菜,總共四萬多,我知道遇上麻煩了,找來酒店經理,告訴他,價錢太貴,我們找公安來評理,要不然,我打電話給某某人,經理聽我說話口音,還卷着舌,判斷我不是台灣人,又聽我說出公安局長大名,想了一下就說:“身上有多少算多少,給你一個面子”,這四位台商終於可以走出大門。回到旅店,一直感謝我,還問我怎麼認識公安局長,我說:不認識,但是,我每到一個地方,一定會查一下公安局長大名,以備不時之需。

這群台商說:“我們晚上一踏出旅店,就有一位老人來問我們要不要唱歌,小姐很漂亮,消費很便宜,我們一看老人面貌慈祥,不會是騙子,就跟着他,上了兩部車,連車費都是老人給的”,我告訴他門:這是典型“剝皮酒店”,算是花錢消災吧,其中一位台商說:想不到面貌慈悲老人也是假的,我不知道這群考察台商,後來是否投資了中國。

有一個中國流傳的笑話:一名農民希望棄農經商,買了一大堆山寨假貨,結果被騙光積蓄,一氣之下買了農藥,準備輕生,沒想到農藥下肚,人還活着,原來農藥也是假的。

今年五月,南韓首爾舉辦國際食品大展,有32個國家,數百個攤位,參加展示,台灣有20個攤位,在不斷抗議堅持下,終於可以使用台灣名稱,沒有被冠上中國,中國也有40個參展單位,根據《首爾日報》報導:幾天下來,中國攤位門可羅雀,所謂“吃在中國”的美名,已經完全破功,消費者看到中國食品,聯想的就是有毒假貨,倒是台灣產品在這次參展中,創出佳績,訂貨單快速成長。

中國假疫苗事件爆發後,詢問來台接種疫苗者,越來越多,其實,中國有不少中產階級,早在自由行開放後,就流行組團到台灣打疫苗,根據報導:新光醫院和康寧醫院,都因為陸客來台打疫苗,業績增加不少,尤其是女性施打子宮頸癌疫苗,聯合國衛生組織說:子宮頸癌的流行率,中國每年有10萬人罹患,所以,有錢的女士們有備無患,來台自費施打疫苗,就算葯價15,000台幣,其實也不貴。

目前,台灣已經可以施打新型的九價疫苗,中國卻只有舊的二價,中國為了扶植國造疫苗,所以把美國進口疫苗,價格推高,而且故意拖延審查時間,疫苗從進口到上市,就被拖了10年。現在,國造疫苗出了問題,老共黨國政策下,不惜讓人民之子“以身試假疫苗”的暗黑內幕,才終於曝光。

剛剛在中國上演的電影《我不是葯神》,創下票房佳績,在假藥橫行的中國,西方世界的好葯,卻刻意被拱高價格,官僚住院有特供,不怕葯價太貴,可是窮人吃不起,老共視低端人命如同草芥,可見一般。

冰島委託中國製造抗高血壓葯,發現原料含有致癌物質後,已經銷毀2,000萬顆,台灣委託中國所制抗高血壓葯,也有八款警急喊停(最近又加四款),真的讓人想不通,全世界都害怕中國山寨假藥,卻只有台灣人貪便宜不怕死,拚命和中國連結一起,真的是吐血。

通常,來台施打子宮頸疫苗的中國女性,在施打第一劑後,醫院會把後面剩餘兩劑,用冰袋保存起來,方便搭飛機帶回到中國,以便日後施打,中國女士們很感謝:台灣醫院的貼心服務,其實,他們更應該感謝的是老天保佑,以及台獨人士的努力和抗爭,使台灣可以倖免於被中國并吞,“幸好,台灣還是獨立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