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與警花開房被偷拍勒索 霸道省公安副廳長令其參加偵破案件

稱霸一方的安徽原省會公安局長程瀚落馬後,其視屬下為家臣、打罵下屬,與女警開房被偷拍、動用警力剷除不雅視頻等醜聞被一一曝光。

日前,中共安徽省司法廳前副廳長、合肥市公安局原局長程瀚一審被判刑17年半。程瀚曾擔任長達7年的合肥公安局一把手,作風蠻橫,其“掌摑副局長”一事在安徽官場廣為人知。

程瀚打罵下屬為自己“立威”

“聊時局”微信公號起底,程瀚的打人細節,比傳聞更惡劣。據報,在合肥公安系統,程瀚堪稱“霸王”,他言語粗魯、喜怒無常,想罵誰就罵誰。

一次,程瀚到某派出所視察,一名警察在電腦前工作沒看見,沒及時起立敬禮,被程瀚一個耳光打上去,罵其“不長眼”,事後程瀚多次在內部大小會議上將其作為反面案例,斥為“不懂規矩”。

報導稱,“掌摑副局長”起因只是一次公務接待上的瑣事,程瀚嫌副局長“沒陪好”他的客人,當眾大罵後動手打人,因用力過猛打掉這位副局長一顆牙。局領導班子開會,往往只有程瀚一個人說話,其他人很難插上話,或擔心說錯話而招來粗口。

程瀚落馬後曾剖析自己有“狂躁症”,但知情人認為,這更是一種“立威”方式,罵人、打人,要求下屬無條件“效忠”。

一位辦案人員說,程瀚竭力建立以其為核心的“人身依附圈”。程瀚上任後成立“接待辦”,在辦公大樓里裝修包廂,以各種名義召集下屬吃喝,搞“酒桌辦公”,讓下屬口稱其老闆排着隊敬酒,還經常在酒桌上談人事甚至口頭任命。程瀚多次半夜召集開會時,喝得醉醺醺的,把下屬亂罵一通。

程瀚把下屬當“家臣”,一邊安排下屬幫各色老闆“辦事”,一邊收受現金財物,過上了戴名表、玩玉石、坐豪車的奢侈生活。

如,程瀚安排公安局多個部門和分局負責人對安徽某房地產公司負責人仰某,從拆遷、樓盤開盤、銷售秩序到勞務糾紛處理,以及酒店審批、檢查等,提供全方位關照。2014年4月,程瀚在仰某的家中拿走其價值1,300萬港元的百達翡麗牌手錶1塊。

程瀚也被稱作“茅台局長”,白酒非茅台不喝,紅酒只喝拉菲。有段時間程瀚愛上攝影,安排下屬保安公司購買了一台17萬元的高檔相機。為了給北京的朋友送禮,安排市交警支隊花費20萬元,採購2,000元一斤的高檔綠茶。

與女警開房被偷拍出警追查不雅視頻

程瀚視下屬為家臣、家丁,還把多名女警變成其“家眷”。程瀚有多名女警情婦,在局裡是公開的秘密,程瀚並不避諱,甚至在酒桌上以此自誇。

2014年6月的一天,程瀚收到一封快遞,裏面有個U盤,內有程瀚與一名女警發生關係的視頻。

兩名偷拍視頻者本想敲詐財物,無意中拍到了時任合肥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程瀚。隨後,偷拍者主動打電話過去要錢,誰知被程瀚態度強硬地拒絕。其中一名偷拍者曾經坐過牢,見勢不妙讓另一同夥趕緊扔掉電話,自己跑到了千里之外的內蒙古鄂爾多斯。

同夥在高速上扔掉手機,但還是未能逃脫。寄出快遞不到一周,她在淮北家中被抓,帶到合肥市公安局。程瀚要求專案組小範圍審訊,其他人不得參與。

原來,程瀚收到不雅視頻後,立即指示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某不辦立案手續、直接動用技偵手段追查。待偷拍者交出所有U盤後,程瀚以其態度不錯為由將其釋放。

“長安街知事”微信公號補充了這起案中案的劇情。程瀚的情婦、女警蔡某於快遞簽收當天晚上,在程瀚的辦公室里看到了該視頻,發現是兩人在天鵝湖酒店開房時的情形。蔡某看完後,她將U盤扔進衛生間馬桶,放水沖走。

一個令人咂舌的細節是,作為不雅視頻的兩名當事人,程瀚竟命蔡某也參加到該案的外圍工作之中。

程瀚動用警力剷平不雅視頻,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他落馬後,這件“案中案”終於被揭開蓋子。

合肥公安塌方式腐敗

據判決書顯示,合肥公安系統向程瀚行賄的官員有多人,既有局領導也有中層幹部,有的送錢,有的送名表、金條、寶馬單車。

程瀚落馬後,有200多名官員被約談,交警支隊支隊長宋美華、公共交通分局(便衣偵查支隊、視頻偵查支隊)政委楊朝暉等一批官員落馬。

其中,交警支隊副支隊長趙躍東、新站大隊大隊長李偉、高架橋大隊大隊長郭其文、濱湖大隊教導員李敏等人,涉交通肇事處置、查酒駕、違法銷分等問題。花錢送禮,就可以“平事”,警方“聚賭不抓”“酒駕不查”,還可以搞到“四個八、四個九”的“靚號”車牌……

交警支隊支隊長宋美華是程瀚一手提拔起來的,對其言聽計從、上行下效。

宋美華在局裡稱程瀚為老闆、排隊敬酒,回到支隊後有樣學樣,也讓下屬稱其老闆、排隊敬酒;同樣收取下屬財物,讓企業老闆“資助”買房、裝修;程瀚有情婦、家外有家,他也找了個情婦,也搞出個“案中案”。

2012年,宋美華的情婦在香港為其生了個孩子,此後,情婦的哥哥劉某讓“妹夫”幫他搞點工程做,後以工程損失為由,向宋美華“索賠”,揚言收不到錢就要舉報他。宋美華非常恐慌,安排商人付給劉某92.8萬元。去年初劉某因敲詐勒索罪被判刑十二年一個月。

程瀚窮途末路原部下送“瘟神”

陸媒此前報導,2013年“掌摑副局長”一事後,該副局長家屬就一直向安徽省有關部門舉報程瀚,而程瀚也藉此收穫了“耳光局長”的名號。2014年8月,程調任安徽省司法廳副廳長。

多位熟悉安徽政情的人士透露,程瀚從手握實權、主管一省省會警力的省會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調任至職責相對較輕的同級省司法廳副廳長,不排除與“掌摑下屬”的後續影響有關。程瀚的仕途從此開始“失意”。

離任時,他在合肥公安網上發表臨別感言,要求屬下跟帖點贊。沒想到有人貼上《送瘟神》的詩句:“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程瀚看到後匆匆刪帖,在系統內外被傳為笑談。

調任後,程瀚聽到一些風聲,感到窮途末路,還曾轉移、退還了部分財物。

據辦案人員介紹,程瀚人前是“霸王”,內心卻是惶恐的。曾有警察看到他半夜坐在辦公室里哭,一名情婦也發現他數次夢中驚醒,坐在床上哭。

2016年5月,程瀚落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