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伊朗面臨困境 普通人並沒有都責怪美國

2018年7月31日伊朗首都德黑蘭,一名男子拿着一份頭版印有美國總統川普的報紙。

據美國NBC新聞報道,在美國退出2015年制定的伊朗核協議後,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於8月6日重新實施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伊朗人感受到了制裁的影響,不過數百萬伊朗人在過去一年中早已陷入經濟困境

伊朗的家庭不斷儲存雜貨,因為超市貨架上通常沒有充足的日常產品,他們擔心價格會很快上漲。

伊朗現在正經歷惡性通貨膨脹,失業率高達12.5%。在年輕人中情況更糟,大約28%的人失業。舊年,伊朗的貨幣里亞爾已經損失了約80%的價值。

兒童服裝經營者帕坎(Pouria Pakan)講:“我從來沒有見過經濟如此糟糕,與我交談的人,嗰啲在過去的30年或更長時間裏工作過的人,都講這係他們見過的最糟糕的情形。你看到價格在一夜之間上漲了30%,40%,50%。這很奇怪。”

帕坎與他的兄弟們現在只能努力維持生意,經濟下滑的情況在美國制裁開始前就發生了。被稱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奧巴馬時代簽署的核協議,並沒給提高伊朗人生活水平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改變。

“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維持經營,唔好裁員,但如果下個月事情沒有改善,我們將不得不讓大約70%的工人離職,”帕坎講,“這係一個可怕的局面。”

儘管伊朗神權政府幾十年來不斷的給伊朗人灌輸反美言論,但大多數伊朗人都認為伊朗的統治者應對經濟危機負責。

“我認為很多人應該受到責備,但就目前而言,我認為我們的情況與美國無關,美國的制裁才剛剛開始,”帕坎講,“而我們處於這種狀況已有一段時間了。”

伊朗在1月份遭到了非常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在本月早些時候的小規模示威再次震驚了這個國家。飢腸轆轆的伊朗人為了爭取麵包和黃油而上街抗議,迫使政府採取行動。

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星期三晚些時候致辭,承諾穩定經濟,確保提供基本商品。但他的言辭對於陷入了困境的伊朗人民無濟於事。

“每天的日常生活變得更加艱難,”工廠工人Mehdi Bayat講,“我向神祈禱別人這家工廠關閉。我很難再揾到另一份工作。”

他講伊朗的統治者在幫助最貧困人口方面做得很少,即使美國在短時間內取消了制裁也沒帶來任何改變。

“我係社會最薄弱環節的一員,係一名工人,“他講,“我責怪我自己的政府,富人不斷變得更富,窮人卻越來越窮。”

最近公眾抗議活動中的許多人都係工薪階層的伊朗人。伊朗的中產階級則更加謹慎,擔心動蕩會帶來更糟糕的情況。他們擔心伊朗會變成陷入衝突的下一個伊拉克或敘利亞。

帕坎講:“在核協議之後,每個人都曾抱有希望,事情開始恢復,生產也在增加,人們有一種希望和信心,但隨着時間的推移,銷售開始減少,而現在美國退出核協議更讓伊朗人感到恐慌,這種恐慌已損害了所有的業務和生產。”

雖然他認為美國離開核協議係錯誤的,但他認識到政局的複雜性。“我聽講川普推動了美國的經濟和就業,”帕坎講,“可惜他沒有成為推動伊朗經濟發展的美國總統。不幸的係,伊朗的經濟已經與政治問題聯繫在一起。”

許多伊朗人也擔心他們的健康狀況。上一次對伊朗的制裁,讓很多伊朗人很難為家人提供藥品。

在德黑蘭政府和華盛頓政府的博弈中,憤怒伴隨着沮喪,普通伊朗人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們現在清楚的係,接下來將會係非常艱難的幾個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