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北京外匯儲備不夠買石油和芯片 國際領導力大跌 一帶一路高開低走

今年4月和5月,大陸外匯儲備曾連續兩個月環比出現回落。截至6月末,外匯儲備餘額為31121億美元,較2017年末下降278億美元。有財經分析解構中共外匯儲備一半是外債;外資是佔19%;只有4000億美元能動用,不夠買一年的石油和芯片。近日,旅美學者何清漣撰文表示中共的國際領導力大跌,因為資本外逃,中共推出一帶一路時的錢多,在推行過程中,中共財力下降,導致參與的國家紛紛離棄。

一帶一路高開低走;中共國際領導力大跌

針對“一帶一路”,旅美學者何清漣近日在澳洲電台撰文說,中共當局於2013年正式提出“一帶一路”計劃之時,原來擬向外輸出龐大過剩產能——以高鐵建設為中心,將幾十個過剩行業的產品輸出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這些國家也反應積極。

但到2017年5月“一帶一路”北京峰會正式召開之時,卻出現了高開低走之趨勢,過去一直與中共當局同列為“金磚國家”的印度與巴西也未贊襄此會。印度作為亞投行第二大股東,其總理莫迪拒絕到會。

其中原因非常簡單:三年多以前提出這一計劃時,中共當局“錢多”;在推行過程中,中共當局卻變得“錢少”。“錢多”時節,中共當局低估了資本外逃的巨大潛力;當外匯儲備減少了四分之一後,政府看緊了“錢包”,被迫開展外匯儲備保衛戰,並將此做為金融維穩的重大措施。北京峰會前夕的5月4日,時任央行行長的周小川在《中國金融》雜誌官方微信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要點有二:1、今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出資方不只有中共當局,還得有接受投資國的企業或者機構出資,風險共擔;2、中國投資將以人民幣為主,不再大撒美元了。

“一帶一路”的所謂全球影響力,靠的不是制度吸引力,而是錢包吸引力,過去五年,中共投入數千億美元到“一帶一路”計劃,試圖通過融資亞洲、東歐和非洲重大項目,提高它的全球影響力。一旦中共能夠拿出來的美元投資減少,其領導能力也就隨之下降。

現實中,一帶一路項目有不少遇到麻煩。今年7月,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諮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發佈的研究報告顯示,自2013年以來,中共在6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宣布投資的1674個基礎設施項目中,迄今已有約14%的項目——即234個項目,遭遇阻力並陷入困境;所涉及的問題包括:公眾對項目的反對、對勞工政策的抗議、施工延期以及對他國國家安全的擔憂等,其中大部分問題源於北京不透明的發展融資方式所引發的爭議,以及管理不善。據該報告分析,陷入“麻煩”的中資海外基建項目正在激增。

中共當局也在收緊對一帶一路的投資。央行下發了一份《關於高風險國家和地區的說明》,收緊對一些國家項目的金融支持。這份文件總共列有54個國家,亞洲國家有老撾、柬埔寨、哈薩克斯坦,其餘大多為非洲國家。

據《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約有70個國家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很多都因此欠下大筆債務,斯里蘭卡已經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解決債務,巴基斯坦也將在今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巴基斯坦目前背了620億美元的債務,當中部分是因為一帶一路基建項目所造成。因此,美國參議院16位參議員寫信給總統特朗普,認為“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大的捐款國,美國將如何利用其影響力確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不會變相延續中國正在進行的一帶一路項目,或開始新的一帶一路項目”,聲稱國會將立法要求禁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錢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償還中共債務。

中共外匯儲備一半是外債;外資是19%;

只有4000億美元能動用,不夠買一年的石油和芯片。

大陸“AI小白投資”近日發表“金牛公子”財經分析,解構中共外匯儲備。文章說,中國的進出口摩擦加劇、人民幣持續貶值,都在讓外匯儲備不斷縮減。過了今年,還有沒有這3萬億存在櫃底?

外匯儲備,又稱為外匯存底,指一國政府所持有的國際儲備資產中的外匯部分,即一國政府保有的以外幣表示的債權,是一個國家貨幣當局持有並可以隨時兌換外國貨幣的資產。在中國,這些資產由外匯管理局管理。

文章說,簡單來說,外匯儲備就是從國外流進來的錢,不管是賺的還是借的。所以,外匯儲備並非中國所持有的資產。

截至2018年6月,中國外匯儲備約為3.11萬億美元。規模高居世界第一位,是第二位日本的兩倍多,也是瑞士外匯儲備的四倍多。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擁有了3.11萬億美元的資產。

中國的外匯儲備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從別國借來的錢,俗稱"外債"。什麼叫"債"?向人借來之後,最後還要還的錢,就是債。也就是說,中國拿到錢之後,不管是投資也好花掉也罷,可以隨意支配。但是,債務期限一到,中國必須要歸還這些錢。

這就是說,這些錢主要流向是金融機構。如果真正用來投放給中國的實體企業則罷,可怕的地方在於,中國金融機構最愛的卻是向房地產企業放款。這導致了整個經濟的脫實向虛。

而且,目前中國的外債中基本是1到2年的中短期債務。根據官方發佈的數據顯示,短期外債餘額為71814億元人民幣,佔64%。

也就是說最近的這2年,將會是償還外債的高峰期。

2018年6月,中國外匯儲備中來自外商投資的部分約為5960億美元,佔比約19.07%。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年外資在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額僅為1211.97億,對比2011年3269.81億這一數字,短短五年時間便下跌了62.94%。

當前中國所有的外匯儲備中,包括外商的投資和利潤在內,歸屬外資企業的資金約有1萬億美元。因此,一旦外資大規模撤離,牽動的不僅僅是幾處廠房,幾塊地皮。中國將要從外匯儲備中減去這1萬億美元,最終,中國真正能夠動用的外匯儲備只有4000億美元。

2017年,中國總的貿易順差額為2.87萬億人民幣,約合4199億美元。其中中美貿易順差約為1.87萬億人民幣,約合2736億美元。

4000億美元,不及中國一年的貿易順差。2017年,中國進口石油金額為1623.3美元。中國剩餘的外匯儲備,都不夠中國購買一年的石油。

而花費在芯片上的金錢更令人瞠目結舌。2017年芯片進口額高達2601億美元,比石油足足多了將近1000億美元。但是全球芯片基本被美日歐壟斷,尤其是美國佔據了幾乎絕大部分的份額。問題在於,現在這個環境下,想要繼續進口芯片勢必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