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空財富! 壓在中產身上的「新三座大山」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掏空財富! 壓在中產身上的「新三座大山」

我們都知道,中國的中產身上壓着的“三座大山”,分別係教育、醫療、買房。這三件極為花錢、卻又係每個人不得不做的事,成為了所有的中國家庭邁不過去的坎兒。

不過,隨着中國的財富分配製度的改革逐漸逼近,在舊的三座大山之外,針對中產以及富人階層財富的“新三座大山”又開始矗立在人們的面前。

這新的三座大山,對於人們財富的摧毀能力還要強於舊的三座大山。為咩咁講呢?因為這新的“三座大山”全部係意在掏空未來社會中上階層的財富,不僅令中產返貧,而且還足以阻斷未來人們財富的傳承。

人們在近段時間經常議論“財產透明化”這個話題。實際上,中國的老百姓對於這個議題還係非常支持的。畢竟中國自古以來就有所謂的均平富的概念,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講法。因此,有些人也解讀講,“財產透明化”這個大題目下,中國醞釀的在個人所得稅、房產稅、遺產稅這幾個方面進行改革,全民都將因此獲得利益。

事實真嘅係如此嗎?如果我們仔細分析這個問題,會發現受到損失最大的恰恰係中產以上的階層。個人所得稅、房產稅、遺產稅等新時代的“三座大山”,正高懸於中產階層的頭頂,隨時可能降落下來,將他們死死的壓在山下。

先來講萬眾矚目的個稅改革。

最近,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關注度高,面向社會徵求意見時,收到意見超13萬條。大家關注的點並不僅僅在於起征點為五千元人民幣的收入,而更多的在於徵收機制。個人所得稅最明顯的變化在於征管能力提升。它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一係建立納稅人主動申報納稅機制,二係建立個人稅的繳納監督機制。

申報機制和強制納稅機制可以講係徵收個人稅的兩大利器。所謂的申報機制,就係學習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個人事後申報的收稅機制,取消過去單位代扣代繳的辦法,把勞務所得、薪資所得、稿酬所得,等各種收入統一納入徵稅範圍,使用統一的累進制稅率徵稅。

而經營所得、紅利所得、投資所得等則採取分類徵稅的方式。這意味着,在嚴密的金融監控之下,每個人的各種類型的收入都逃不掉收稅的收割。不斷往上疊加的累進制稅率,會無形中增加人們的繳稅總額。這對於收入較高的中產來講,並唔係好消息。

其次,將個人的所有收入集中征繳稅費,其前提就係個人收入情況的透明化。金融大數據加上互聯網化的趨勢,將使得這種透明化更為徹底。根據人民銀行的分類賬戶管理通知,個人銀行賬戶無論係儲蓄、理財還係借記,都會被有關部門嚴格管理監控。對於 大陸的中產來講,資產實際上在裸奔。

這種透明化在未來還將會去到一個極端,那就係全球的金融監管聯網,信息互換。當CRS(共同申報準則)的靴子落地,對擁有海外賬戶,或者持有海外殼公司進行投資理財等行為的中國中產以上人士來講,由於信息交換,中國稅收居民設立的海外公司的銀行信息情況將被交與中國的稅務機關。這樣透明化的財務披露,無異於讓海外的資產也開始裸奔。

中國已於舊年實施CRS稅務稽查,並在今年底前完成與CRS其他成員國或地區進行首次信息交換,也就係講,中國非稅務居民在全球的資產將逐漸透明化。資產透明化之後很可能就係對國內外投資所獲得的收益進行徵稅。

換言之,中國人的錢即使跑到海外,無論係北美還係歐洲,也必須按照此規定,讓海外金融機構與中國有關部門互相交換信息。那麼除了選擇避稅資產(例如保單、信託等可避稅資產)以外,其他的解決辦法可以講乏善可陳。

講完了個人財產透明化以及中國即將向個人所得徵稅下重手的事情。我們再睇吓遺產和房產稅。實際上,遺產稅和房產稅這兩者,會使得中產階層的財富傳承出現更大的阻礙。

美國國父之一富蘭克林曾講:“世界上只有兩件事不可避免,那就係稅收和死亡。”但實際上,與死亡相關的稅收,反而會比活着帶來的稅收更大的負擔。為咩我要把遺產和房產合在一起講呢?這係因為在中國社會,尤其係中產階層傳承財富的主要渠道,就係房產。

就中國而言,2014年,中共中央通過《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總體方案》,要對六大稅種(增值稅、消費稅、資源稅、環境保護稅、房地產稅、個人所得稅)進行改革,但其中並沒有遺產稅。換言之,近期中國還沒有徵收遺產稅的計劃。但係,大家關注的房產稅完全可以取代遺產稅,成為阻礙中產階層財富傳承的路徑。

在現在的一線城市以及部分熱點二線城市,有數套房產的中產家庭不在少數。其不動產的市值從數百萬到數千萬不等。這些水泥做成的有形資產,也成為了最大的徵稅對象。

據媒體的披露,今年全國335個地市的不動產登記已經開始啟動。在我們聽到官方講出“房住不炒”這句話後,今天國家終於啟動了實質性的行動,來兌現這個諾言。中國的商品住房和政策性支持住房加起來佔到住房總量的80%以上。而房產稅正係要向著這類型的房產開刀。

房產稅和個稅一樣,可以在輿論上得到底層徹底買不起房的人的支持。但係,對於剛剛有一套以上改善型住房的中產來講,無疑又係在羊毛還沒長好的時候又被薅一次羊毛。

而就目前看來,徵收的大致辦法,係以應課稅的房地產價值乘以年稅率。我們且不看具體稅率,單單看徵收的辦法,係以房產價值為基礎,並按年繳納。這個模仿國外的規則就無形中再次加強了持有房產的成本,把過去一次性交易的房產稅收變成每年都繳納的一種經常性稅收。

嗰啲持有多套房產的人,面臨著整個持有過程必須不斷繳稅的巨大的財務壓力,過去那種試圖一次性通過房地產交易把稅費轉嫁給接盤人的策略將不再奏效,以後係每年都要交稅。

同時,房地產的轉賣、贈與、持有所繳納的費用在未來也會更重。這使得嗰啲希望把房產作為財富傳承工具的中產們,在利用房產作為財富傳承工具時,很可能難以支付高昂的稅費,甚至會因為缺乏足夠現金流繳納稅費而導致不得不變賣房產,或者係房產直接被迫徵收這樣的悲劇發生。這對於房價走勢而言,其作用不言而喻。

所有這些財富的大棒,都會重重的敲在中產階層的頭頂上。長期被薅羊毛的中產們,還經得起咁胡折騰落去嗎?

據粗略統計,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過上體面的中產生活一個家庭至少需準備900萬以上。大部分中產的資本總量過千萬。面對累進的所得稅制、無處可逃的財產申報、迫切的房產稅和未來隨時可能出現的遺產稅,中產家庭的財富,傳承的難度大大增加,傳承的可能不斷減低。富不過三代的講法已經成為了過去式,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係:中產不過兩代。

目前,中國中產階層比例僅佔總人口的18%,不過中產階層的比例一直在上升,到2020年,中國的中產階層或達4億人,加上數千萬高凈值人群。這群數量不到五億的人群,也將成為未來最主要的稅收基礎。中產的財富在傳遞給下一代人以前被“截胡”,係個大概率事件。

新的三座大山,截斷財富傳承路。新的稅制改革,磨刀霍霍向中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驥觀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