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聲樂大賽 – 華人歌唱家實現夢想的階梯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今年11月將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本台記者採訪了大賽的評委,90年代初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天歌。他是少數能夠立足於主流社會歌劇院的華人歌唱家,因為參加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讓他的歌唱事業更上一層樓,每年在世界各地最著名的劇院演出。

新唐人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的評委天歌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今年11月將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今年11月將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本台記者採訪了大賽的評委,90年代初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天歌。他是少數能夠立足於主流社會歌劇院的華人歌唱家,因為參加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讓他的歌唱事業更上一層樓,每年在世界各地最著名的劇院演出。

 

記者:天歌是今年新唐人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的評委,而在10年前您是去參加了聲樂大賽,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當初為什麼會去參加那個聲樂大賽呢?

天歌:也可以說是緣份吧,我在歌劇院的時候,一些朋友去看我的演出,我們就認識了。我這個朋友他們就是推廣當時新唐人大賽,一講他們的理念啊,他們就說他們是推廣中國傳統文化,用中文唱美聲,可以在世界舞台上展示。我對這個挺感興趣的。聽他們這麼一講,我就去參加了這個比賽。參加這個比賽,結果我覺得聯想到現在我又進了神韻了,所以我覺得這路子一走挺值得的。沒後悔。

記者:您覺得參加了聲樂大賽之後,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天歌:最大的收穫,絕對是沒錯,進了神韻了。就跟他們當時講的那些理念,在我身上我覺得一一都實現了。因為我們一年有幾百場演出。我在歌劇院的時候,一個季節演那麼十幾場,一年就這樣。然後在神韻,我在各方面,對世界觀各方面都改觀了,不象以前那麼迷茫了。

記者:為什麼您覺得能進入神韻藝術團是您參加聲樂大賽的最大收穫?他對您的歌唱事業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呢?

天歌:進了神韻之後,就有高人指點我們,就在技術上各方面我們的聲樂技巧上完全是翻了不知道多少翻了,完全是改變以前那個唱法。我們不用麥克風我們可以照樣打動全劇場,那是常人做不到的。我們的專業技巧提高了。

記者:所以完全不用麥克風就能讓歌聲充滿整個劇場,而且經常就是幾千人的大劇場。那麼這次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選擇只用美聲唱法,您覺得是為什麼呢?

天歌:因為美聲唱法其實在中國的戰國時期那個時候就奠定了美聲唱法的一個基礎。就象那個薛譚,那個男高音,還有莫愁女,這些都是很厲害的,餘音繞梁,三日不絕。當時沒有錄音機記錄下來,但描寫的是很真實的。

不過後來,中國幾千年來沒有很好的承傳下來,覺得把那個斷層埋沒了。後來在西方就發明這個唱法,正好符合了中國,但這都是神的安排了。

所以以前中國本來在那個年代,雖然沒有錄音記錄下來,可是在文字上描述,就象韓娥,那個女高音,她那個聲音是非常非常嘹亮的,響入雲霄的。那個美聲的穿透力那個美啊,那種美真是無法拿語言去形容的。

就是說從那個時候就有美聲了,所以我們現在用中文來把它那個還原,還原傳統的一種文化,傳統神傳的這種唱法。

記者:天歌您自己原來就是唱美聲的,不過是西方的歌劇了,跟現在用中文唱美聲有什麼區別呢?

天歌:跟以前的區別就象發聲位置,還有境界。境界這個東西是包括很廣的,你個人的修為,各方面也要加進去,你的悟性,對這個神傳文化的理解。也就是說,你能在劇場,下面幾千個觀眾,你能把他們感動,你能震動他們,這就是效果嘛。以前我們是達不到的。以前我們的聲音穿透力是不夠的。有才華的進來,他就會有機會登上世界舞台盡情發揮。

記者:談到美聲唱法,一般人馬上聯想到的就是象意大利歌劇,這些西方的美聲唱法。用中文唱美聲,有什麼特別呢?

天歌:我們用中文唱,因為中文是神傳文化啊。他們幾百年習慣於聽意大利的詠嘆調或者法國的詠嘆調,是歐洲語系,這個形成他們一個概念,就是說只有西方文字才能體現美聲唱法。可是不是,不一定是這樣。現在我們就是要證實這個東西,用中文來唱美聲。

因為我們有這麼多年的,十幾年下來的實踐經驗證明了,中文唱好了,他們認同,照樣認同是美聲唱法,其實本來就是這樣。中國幾千年,他們還沒有美聲的說法的時候,我們中國人就發明了,所以這是事實啊。你就象現在的京劇,就是遺留下來的黑頭,他那個唱法就是美聲唱法。

記者:什麼叫黑頭?

天歌:黑頭就是大花臉。他那個就是帶着美聲的那個腔調。他不是梅蘭芳,梅蘭芳他是另外一個系統。那個黑頭就是那種一定要很寬很大很亮的,傳得很遠。那個很神聖的,聽那個歌聲,跟流行曲是兩回事。

記者:真的是沒有想到,京劇裏面其實是美聲的唱法。那麼天歌您在10年前是作為參加新唐人聲樂大賽的歌手,而現在是作為評委了,對這種身份的轉換您有什麼樣的感想呢?

天歌:我就希望這次大賽能夠有更多的人來參賽,希望一些年輕人有才華的人都走進來,來參加華人這個盛大的盛典吧。希望能夠幫助一些年輕學者走上世界舞台,弘揚我們中國傳統文化,這是我們的宗旨。

記者:這次大賽的評判標準有哪些重要的方面呢?

天歌:標準就是要接近我們認為唱對的,就是說一些天賦啊,修為啊,各個方面我們都是要積分的,他裏面這個樂感啊,嗓音條件啊,舞颱風度啊,舞台修為啊,各方面了,都是要衡量的。

他站在舞台上我們就看得出來他的修為,看出他是不是有這方面的條件啊,將來有沒有發展,我們都看得出來。

記者:您剛才提到過好幾次,都提到過修為,為什麼個人的修為對一個歌唱家很重要呢?

天歌:修為,其實這個也很關鍵,你作為一個歌唱家你自己沒修為,你站在台上唱歌,你打動不了觀眾的。觀眾看你一舉一動,一個眼神,就不要說你歌聲了,會看得出。所以他就看出你有沒有這個能量,你有修為,你有這個文化底蘊,你是傳統的,你站在台上那個感覺就不一樣。

記者:確實,我在採訪看過神韻晚會的觀眾,尤其西方人,他們居然聽的是中文歌,他們確實認為幾位歌唱家唱的歌,都讓自己很感動。

天歌:對對。其實用中文唱美聲是最正的,照樣可以打動觀眾。

記者:最正是不是指最正統的意思。

天歌:對對。是神傳給人類的。

記者:對於現在正在學習聲樂的年輕學子,或者是聲樂愛好者,天歌您有什麼樣的建議嗎?

天歌:我覺得多接近中國傳統文化,很重要。多看看神韻。另外我想跟一些年輕歌唱家講,很多比賽,我們參加的評委,看他們都沒有唱對,我們都會為他們着急。為什麼?現在歌劇院也好,音樂學院聲樂系,很多的唱法都不對了,我自己也從那裡經歷過。現在用中文唱美聲,那個教法,基本上已經失傳了,只有神韻才有,所以我叫他們都看神韻。

能夠用美聲這個方式把這個歌詞的意思表達出來,從這個中間,他們之間的聯繫。歌聲跟那個本身歌詞的意思連在一起,神韻的獨特的地方就在這裡。其它地方沒有。在學院,基本上找不到,老師有但是不多。他找對老師了,他唱的就能感動任何人,只要是唱中國傳統美聲,所以這個是神傳文化。你結合著歌詞的文字,能感動。

就有一個觀眾找到我問我,他說我就不清楚,為什麼我就會掉淚?他說我覺得就是掉淚,我也說不出來。

記者:您從聽過您唱歌的觀眾還聽到過什麼樣的反饋呢?

天歌:有,那太多了。一次我們神韻去紐約演出完了,大家很高興一起去餐館吃夜宵,一個白人餐館老闆走過來,跟我握手,他跟我講,他說哎喲,我沒想到中文唱美聲,就象詠嘆調——他說的詠嘆調就是美聲唱法了,就是那個意大利唱法了。他說哎呀,穿透力這麼強,全場都沸騰了。他說我很難想像,我以為在我的印象中,中文不能唱歌。他特高興,那個老闆。

記者:那是在美國還是什麼國家?

天歌:對,美國,德州。

記者:節目最後,您還想對我們灣區的聽眾說什麼話嗎?

天歌:希望灣區的聲樂愛好者喜歡我的歌,有可能下一年我去灣區演出吧,那個時候再見面。因為加州的一些聲樂界的朋友他們都來看過我的演出,很多。我希望他們今年來參加我們的大賽。

附:2018年“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報名信息詳見新唐人網頁:https://vocal.ntdtv.com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