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韭菜們:一群數十年積蓄頃刻湮滅的可憐人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產韭菜們:一群數十年積蓄頃刻湮滅的可憐人

過去十年係瘋狂的十年,人們可以一夜暴富,也可以瞬間湮滅。在這個時代,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人的每一個毛孔散發出對金錢的渴求的氣息。城市人來人往,腳步急促,電話里都係聊的都係上億的項目,談咩戀愛啊,傷感情,還係談錢吧。

我們都奔跑在追逐財富和安全感的路上,卻命運迥異。有人拿着一份PPT,就能讓人窒息,雙手奉上數百億,有人拿着一份計劃書,在微信群ICO就能圈幾個億,有的人開了家P2P,富甲一方,但陽光的另一面,係一群十幾年數十年的積蓄頃刻湮滅的可憐人……

1

從過去到現在財富的幻滅一直在上演,荷蘭鬱金香熱、英國南海公司股票狂歡、日本90年代樓市盛宴,而我們最熟悉的係A股的波浪式投機熱潮。

A股素來有財富絞肉機稱號,韭菜割一茬,過幾年再割一茬。2018年8月6日,上證綜指收盤2705.16點,10年前,上證綜指收盤2719.37點,在中石油、中國鋁業等股票站崗的人們財富呼叫轉移。而過去十年M2增長了3倍多,有些城市的房價也漲了數倍,兩相對比,炒股的人失去了整整十年,讓人嘆息A股唔抵得。

但係,現在想來,生活有些殘酷,A股已經算係“善待”投資者了。你虧了錢,畢竟還係上市公司股東,手裡拿着的股票代表着公司凈資產份額。只要唔係買了中石油這種股票,下一波牛市還係有機會翻身做主人。

而對嗰啲投了P2P爆雷的人,係直接整棵韭菜連根拔,令人髮指。

這兩個月,P2P爆雷愈演愈烈。

根據網貸之家數據,截至2018年7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台數量下降至1645家,相比6月底減少了218家,其中問題平台165家(提現困難143家、跑路19家、經偵介入3家),停業轉型平台53家。問題平台數量大增,導致投資、借款人數大幅度下降。7月P2P網貸行業的活躍投資人數、活躍借款人數分別為334.34萬人、375.17萬人,其中活躍投資人數環比下降18.13%,活躍借款人數環比下降13.79%。

截至2018年7月底,問題平台歷史累計涉及的投資人數約為111.9萬人(不考慮去重情況),佔總投資人數的比例約為6.2%,涉及貸款餘額約為777.6億元,佔2018年6月底行業貸款餘額的比例約為7.7%。

就像導致數千萬人死亡的二次大戰,係一場戰爭,而換一個角度,則係一個人因戰爭而死亡這件事發生了數千萬次。165家問題平台、累計涉及人數112萬、涉及貸款餘額777.6億,這些冰冷的數字背後也係一個個鮮活的個體、家庭、以及他們奮鬥十數年的財富積累,甚至係結婚、養老錢,成為“不可承受之重”。

投資P2P的有部分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看準有人接盤而博取高息,更多的係嗰啲普通人,一開始輕倉嘗試,慢慢信任平台,懷着自欺與僥倖,最後一步步淪陷。對於這些普通投資者而言,股票波動性太大,放在銀行又跑不過通脹,眼睜睜看着辛苦打拚積累的財富縮水,P2P成了為數不多的理財選擇。

相信這些普通人在得知自己踩雷後,在夜深人靜時都會懊悔自己何必當初。

馬克·吐溫講:“讓你陷入困境的唔係未知的世界,而係你堅信的事,並非如你所想。”

P2P本意係純貸款平台中介服務,但係在國內,當它披上了互聯網的外衣,又缺乏監管,註定會被玩壞,成為財富收割機。

一般金融中介的作用除了解決信息不對稱,提高效率,還具有風險定價作用,而P2P平台並不具備這個功能。即使P2P行業起初有腳踏實地做中介平台的“良幣”公司,但係“劣幣”P2P公司只要以高息+鋪天蓋地營銷廣告就可以獲取流量,籌集到資金,而吸引不到資金的“良幣”公司一係轉型為“劣幣”公司,一係就係被淘汰,相對應地,能與“劣幣”平台合作承擔高息成本的,只剩嗰啲被銀行拋棄的劣質客戶和項目,最後結果就係劣幣驅逐良幣,產生逆向道德風險。更甚者,所謂P2P平台玩起自融、期限錯配以及資金池,有些乾脆撕開遮羞布,成為了斂財手段,淪為傳銷式的騙局。

2

現在中產階層的財富正被空氣幣ICO、P2P等消滅。

有實體資產對標的股票,估值過高會產生泡沫,而“劣幣”P2P公司只係一個龐氏化的騙局,它並不創造新財富,只係實現了對存量財富的掠奪與轉移,而現在P2P的爆雷,使得這些有產階層的財富一夜歸零,進了少數人的腰包。

剔除農民起義這種暴力剝奪財富的非正常時段,人類史上從沒在未增進整體勞動生產率,未創造新增財富的和平時期,僅僅通過存量財富的轉移(詐騙),而實現整個社會階層在如此短時間內、如此大規模的轉換。

無它,人發家的過程和認知決定了他的思維定式,並影響之後的決策和行動。在快速飛奔的時代中發家,深知一不小心就會被拋棄,只能不斷趕路,竭力保住財富,甚至不惜奮力一搏。在中國這樣一個近幾十年歷史中財富創造、分配與繼承機制堪稱扭曲的大環境里,所有國人都習慣了走簡單粗暴的捷徑獲取短期財富,對於投資P2P的人係如此,對於用P2P詐騙的人更係如此。

但係更重要的問題在於,我們到底應該怎樣看待和應對這種暴風驟雨式的財富轉移?

P2P爆雷這種連根拔式的收割,最後只會讓社會土壤更加貧瘠,沙漠化,而經濟在這樣的土壤中絕無可能開出萬紫千紅的花朵。

當披着互聯網外衣的P2P崩盤之際,個體的未來坍塌之日,係經濟失去彈性之時。對於金融活動的輕視和錯誤處置,放大的不僅係人性貪婪,也會加速社會的不穩定性,整個社會的基層將毫無生命力。

而且P2P對財富的湮滅,形成的資本吞噬黑洞,將悄無聲息、大規模、高速度、不可逆地持續抽走社會的總需求——這對轉型舉步維艱、腳步踉蹌的中國經濟,係不可承受之重。如果置之不理,完全可能把中國這架本就千瘡百孔的大船拖入黑暗的深淵,猶如在寒冬中扒皮脫衣。

統計局公布5月的數據,社會零售總額同比增速下降至10.2%,創下28年新低。受外部因素影響,出口面臨壓力,而今年投資持續下滑。現在,消費也在放緩,P2P爆雷雪上加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