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成功啟示錄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不一樣的成功啟示錄

比爾·蓋茨1955年10月28日出世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2015年10月28日的今天係他60歲的生日。據《福布斯》雜誌發佈的實時富豪榜,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10月23日下午重回全球富豪榜首位。

現在,讓我們睇吓比爾•蓋茨的歷史。他的故事和甲殼蟲的故事一樣廣為人知:一個喜歡開發計算機程序的天才少年;從哈佛大學退學;與幾個朋友創辦了一家名為微軟的計算機小公司;依靠勃勃雄心和卓越才華,創造了軟件世界的一大巨人,這便係故事的梗概。現在,讓我們更深入地挖掘這個故事。

蓋茨的父親係西雅圖一個有錢的律師,他的母親係一個富裕銀行家的女兒。童年的蓋茨比較早熟,常覺得學校的學習生活枯燥無味。因此,在他七年級的時候,他的父母讓他從公立學校轉學,把他送到湖邊學校(Lakeside School),這係一所為西雅圖上層家庭開辦的私立學校。在蓋茨進入湖邊學校第二年的中期,學校創辦了一個電腦俱樂部。

‌‌“學校的母親俱樂部每年都有一筆開銷,學校每年都會預算這筆開銷到底該花在咩地方,‌‌”蓋茨回憶講,‌‌“一部分預算會花在夏季項目,讓本市的孩子到學校參觀;有部分預算會花在教師身上。那一年,他們花了3000美元買了一個計算機終端設備,隨後,我們就控制了這間安置計算機終端設備的奇妙小屋。想起來真讓人難以置信。‌‌”

這係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確實如此,因為這係在1968年。在20世紀60年代,大部分高校都還沒有咩電腦俱樂部,湖邊學校購買的計算機更係顯得彌足珍貴。湖邊學校的學生不需要像20世紀60年代其他學校的學生一樣,必須依靠人工計算機咭片系統學習編程,相反,湖邊學校安裝的係一款ASR-33電傳打字機,這係和西雅圖市區其中一台主機的分時系統終端相連接的設備。‌‌“1965年剛剛提出分時理論,‌‌”蓋茨繼續講道,‌‌“有些人就敏銳地看到了其前景。‌‌”1971年,還係大學新生的比爾•喬伊就非常幸運地利用分時系統學習編程。而比爾•蓋茨在1968年讀七年級的時候,就開始實時編程了。

此後,蓋茨便住在了計算機房。他和其他幾個同伴開始自己摸索怎樣操作這陌生的機器。當然,購買ASR連接的計算機主機的上機時間係非常昂貴的——即便像湖邊這樣資金充裕的學校也覺得太貴——在利用母親俱樂部的3000美元購置終端設備之前,上機的時間都很短。雖然父母們資助的錢在增加,但學生們的開銷也在增加。後來,華盛頓大學的程序工程師組建了一個名為電腦中心公司(Computer Center Corporation,簡稱C-Cubed)的機構,向當地的公司出租計算機上機時間。幸運的係,電腦中心公司其中一個創始人——莫尼克•羅那(Monique Rona)——他的兒子在湖邊學校讀書,比蓋茨高一個年級。羅那覺得,係否可以讓湖邊電腦俱樂部的學生利用周末時間,為公司測試軟件程序,以此換取使用電腦的時間?這當然沒問題!放學之後,蓋茨便乘公共汽車來到電腦中心公司的辦公室,在呢度一直編程到入夜。

但電腦中心公司最終破產,蓋茨和他的同伴開始到華盛頓大學的計算機中心轉悠。不久,他們受到另外一家名為ISI公司(信息科學有限公司)的委託,為公司編寫工資單程序,從而換取自由上機的時間。在1971年的七個月間,蓋茨和他的同伴得到了ISI主機1575個小時的上機時間,一星期七天,每天平均八個小時。

‌‌“那係我最為執迷的時間,‌‌”蓋茨講起他在中學的早期歲月,‌‌“我們上機的地方總係換來換去。我們常常晚上去上機,幾乎每個周末都在編程。很少有哪個星期唔係超過20或者30個小時的。整個一段時間,我和保羅•艾倫(Paul Allen)都挖空心思去盜竊計算機密碼,衝擊計算機系統。我們最終被開除,整個夏天都不能使用電腦。這時候我係15至16歲。後來,我發現保羅已經在華盛頓大學揾到了一台能夠免費使用的電腦,這些免費的電腦一般安置在醫藥中心和物理系。這些電腦一般24小時都可以上機,但有一段時間卻比較空閑,在凌晨三點至六點這段時間鮮有任何安排。‌‌”蓋茨笑着講,‌‌“為咩我對華盛頓大學總係那樣慷慨大方,就係因為他們被我竊取了不少上機時間。就寢時間過後,我就開始動身到華盛頓大學,一係走過去,一係坐公交車。‌‌”多年之後,蓋茨的母親講:‌‌“我們常常覺得奇怪,為咩他每天早上很晚才起床。‌‌”

ISI的一位創始人,巴德•彭布羅克(Bud Pembroke),被湯普森-拉莫-伍爾德里奇科技公司(TRW)僱用。當時,TRW剛剛簽訂一項合同,為華盛頓州南部龐大的博納維爾電站建立計算機系統。TRW急需熟悉電站運作專業軟件的程序員。在計算機革命的早期,要揾到一個熟悉專業領域的程序員並非易事。但係彭布羅克知道找邊個最為合適:嗰啲湖邊學校的中學生,他們已經在ISI的電腦系統操作過數千個小時。此時,蓋茨已經係高年級學生,也不知道用了咩辦法,他成功地勸講了他的老師讓他離開學校,來到博納維爾,開展所謂的獨立學習計劃。在嗰度,他在一個名叫約翰•諾頓(John Norton)的人的指導下,整個春天都在編寫程序。蓋茨認為諾頓對自己編程知識方面的幫助,他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都比不上。

這五年,從八年級到中學結束,便係比爾•蓋茨的‌‌“漢堡之旅‌‌”,在很多方面,機遇都一次次眷顧他,他遠比比爾•喬伊幸運。

首先值得慶幸的係,蓋茨被送到了湖邊學校。在1968年,世界上有幾多中學擁有分時系統的計算機終端?第二件幸運的事,便係湖邊中學的母親們能夠為學校計算機的運作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第三件幸事,便係資金快耗盡的時候,剛好有位父母在電腦中心公司工作,而公司剛好需要找人在周末測試他們的程序,並且從周末做到周日晚上都行;第四件幸事,便係蓋茨遇上了ISI,而ISI剛好需要人手幫他們開發工資單程序;第五件幸事,便係蓋茨住的地方離華盛頓大學很近,從家裡到華盛頓大學只需要步行就行。第六件幸事,就係剛好在凌晨三點到六點之間,可以免費上機;第七件幸事,便係TRW——一家跨國公司——剛好僱用了巴德•彭布羅克;第八件幸事,便係彭布羅克知道,能夠解決特殊問題的最好的程序員,係中學的兩個孩子;第九件幸事,便係湖邊學校允許他的學生在春季就讀時間,到離學校數里之外去編程。

那麼,所有的幸運兒都有咩共同點?這些機遇給了蓋茨充分訓練的時間。當讀大學二年級的蓋茨從哈佛大學退學,決定騰出手來創辦自己的軟件公司的時候,此前他已經無間斷地編寫了七年的程序。這個時間遠遠超過10000個小時。世界上有幾多年輕人擁有和蓋茨相類似的經歷?‌‌“假如在世界上能找出50個,都會把我驚倒,‌‌”他講,‌‌“我先後做過電腦中心公司和員工工資單,接着係TRW——所有的事情遇到了一塊。我很小就進入了軟件開發領域,我諗那時候沒幾多人在做這行,所有這一切都非常幸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假如我們把曲棍球運動員、甲殼蟲樂隊、比爾•喬伊和比爾•蓋茨的故事聯繫起來思考,我相信您一定能夠發現更加清晰的通向成功的路徑。不可否認,喬伊、蓋茨和甲殼蟲確實才華卓著。列儂和麥卡特尼擁有音樂才華,這種才華與生俱來,而比爾•喬伊,他頭腦的運算能力非常快,我們不該忘記,他開發了複雜的飛行程序,這讓給他答辯的教授們都心生敬意。顯然,他們確實擁有過人的才華。

然而,他們的人生的真正差異,不在於他們非凡的天賦,而在於他們非比尋常的機遇。甲殼蟲樂隊能去漢堡,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如果沒有漢堡之行,甲殼蟲樂隊的人生軌跡將大為不同。‌‌“我真嘅非常幸運,‌‌”在我們採訪比爾•蓋茨的過程中,這係他對我們講的第一句話。這並唔係要否認他的才氣和作為企業家的非凡才幹,這僅係講,他心裏知道,能夠在1968年進入湖邊學校,係多麼難以置信的一次絕好的機會。我們現在看到的所有嗰啲出類拔萃之人,他們都受到非同尋常的好運的惠顧。好運氣並唔係對嗰啲軟件領域的億萬富翁、搖滾天才和體育明星才重要,對其他領域的佼佼者來講,依舊不可或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