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縣級公務員的末世描述 看了頭暈暈 心慌慌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一個縣級公務員的末世描述 看了頭暈暈 心慌慌

——8月,一個中等縣城,最近經濟現狀

這就好像洪水一樣,有人提醒今天可能會決堤,讓大家趕快準備,今天過去了,堤壩完好,大家都笑他係個傻子,都不準備,然後又講,可能第二天會決堤,第二天過去了,還係沒有決堤,大家依然笑他係個傻子,還係呆在原地,不做任何準備,而在這個時候,洪水已經越來越猛烈,第三天,洪水淹死了所有人。只有做了準備的人,幸免於難。請大家記着一句話,我們無法與天斗,也無法與地斗,隨時做好最壞的打算。

樓主坐標,四川東部某縣(猜測係四川廣安或者四川資陽的一個縣城),與重慶緊鄰,經濟水平一般,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下圖係一個參考圖(四川中上等縣城的經濟情況,數據係2017年3月份以後的)

前幾天回家,與表弟一起吃飯,他係縣裡一名普通公務員,飯間,看他情緒很低落,一問才知道,他們已經兩個月沒發工資了,原因係縣政府的賬戶已經空空如也,目前,只發了教師的工資,因為以前教師因為工資的事罷過課,所以不敢拖欠。

其實,之前幾個月也拖欠過,還好當時賣了一塊地給廣東那邊一個開發商,賣了幾千萬,人家給的現金,這才發了工資,但這只是杯水車薪,這幾千萬發完之後,又開始拖欠了。

據他講,退休金,五保戶等等加起來所需要的錢,每個月要一億多,縣裡根本拿不出錢來,目前,縣政府欠銀行幾百億,利息都還不起,銀行也不願意再拿錢出來填。

前幾任縣官,為了GDP,無休止向銀行貸款,搞新區,搞工業園,目前的現狀係,新區高樓遍地,但卻空無一人,工業園到處係廠房,但卻雜草叢生,幾乎成了廢區。

GDP上去了,當官的升遷了,留下來的卻係一地雞毛。現任縣長不願意背鍋,幾次向市裡面請辭,但都被拒絕,領導讓他諗計,只要能穩住大局,就係大功一件,但市裡也係債務纏身,不給他提供資金,於是,他絞盡腦汁,這才從外地引進了幾十家小鞋廠,但因為環保問題,遲遲無法落地。

縣裡的五保戶也已經好耐沒發錢了,為了穩住局面,縣政府不僅不發工資,反而向底層公務員借錢,每人2000元,講係給他們算利息,但目前為止,只有很少的人拿錢出來。

為了找錢,縣裡成立了一家公司,具體咩公司,我忘了,橫掂係這家公司發了債券,政府開會,讓公務員都去買它的債券,表面上看,這家公司係政府背景,但政府卻不給擔保,根本沒咩人買。

以上就係我們縣城目前的現狀,據表弟講,隔壁兩個縣的情況也差不多,各種新區,各種工業園,他們都欠着上百億的錢,也沒咩可以生錢的辦法,就這樣拖着,能拖一天係一天。

經濟水平一般的縣城欠着幾百億,發達的地方估計還不止,全中國有一千多個縣,如果按照平均水平來算,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幾十萬億,縣裡幾百億,到了市裡或許就得上千億了,按這樣算下來,整個政府的債務能嚇死人,我真嘅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咩。

與美國的‌‌“貿易摩擦‌‌”係躲不掉了,以前可以靠着廉價的中低端商品出口,還能賺點錢,還能解決啲人的就業問題,但這種‌‌“好日子‌‌”在接下來幾年時間內估計都不會再有,本來工廠的利潤就不高,10%的關稅,幾乎能剝奪掉大部分工廠的利潤。老闆們只能無奈關廠。

國內老百姓的錢全投到房裡了,工廠生產的商品,只靠國內消費,根本無法消化,咁龐大的產能,邊個來解決?

目前,該修的已經修完,該建的也建得差不多了。很多建築工人,廠弟廠妹失業,而且很多家庭還背負着巨額的債務,點算?

前些年,我這個時候回家,基本上看不到咩人,都在城裡打工賺錢,但今年這個時候,各個村裡卻多了很多中青年。這些人基本每天都在街上茶館裏面打麻將,無所事事,時不時的到縣城裡,自己買的房子里住幾天,然後又回農村,其實,這種情況,從舊年就已經慢慢開始了,只係今年顯得特別的多,這些人基本上係不會種地的,也沒咩技術,除了下苦力,他們基本上沒任何可以謀生的本錢。如果錢財耗盡,再加上各種貸款,他們有可能真嘅會‌‌“鋌而走險‌‌”,做出違法犯罪的事。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或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係無休止的在賬戶後面加‌‌“0‌‌”,除此之外,無解,但這種方法也只能暫時拖住一段時間,等時間一過,無力回天,只能重新洗牌,全國人民都將為過去幾十年的無知和盲目負上沉重的代價,結果如何?可以參考一下委內瑞拉。

最後,給大家一點忠告,目前討論房價係漲係跌,已經全無意義,我已經不再關注房價了,大家應該擔心的係,如果哪天你的工廠,你的公司突然宣布裁掉你或者係倒閉,你該腫么辦?怎麼還錢?怎麼去維持一家人的開銷?

這個時間節點,千萬唔好再去借錢,各種花唄,借唄,信用卡之類的,盡量唔好去沾,盡量降低自己的債務水平,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盡量留點余錢,以備不時之需。沒買房的也別著急,先租着,再等等看,給家人做做工作,因為你一旦背上房貸之後,你在接下來幾的日子將會非常難過。如果社會經濟健康,還好講,至少收支還能平衡,但問題係,現在才只係剛剛開始,後面還有更勁爆的。

這些年,總有人講一句話,你們唔係天天唱衰嗎?為咩還不見衰呢?反而越唱衰越興旺,我只告訴你們一句古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今天沒有發生的事情,並不代表它不存在,永遠不可能發生,或許係它正在積累更大的力量,等待着總爆發。

這就好像洪水一樣,有人提醒今天可能會決堤,讓大家趕快準備,今天過去了,堤壩完好,大家都笑他係個傻子,都不準備,然後又講,可能第二天會決堤,第二天過去了,還係沒有決堤,大家依然笑他係個傻子,還係呆在原地,不做任何準備,而在這個時候,洪水已經越來越猛烈,第三天,洪水淹死了所有人。只有做了準備的人,幸免於難。

請大家記着一句話,我們無法與天斗,也無法與地斗,隨時做好最壞的打算。

再講點微觀的(百姓切身感受到的)

《一》坐標:四川內江朋友6月18日早晨,在該縣城發佈了一條招聘信息,就係招聘一酒店前台+酒店保安。

基本工資都係2100元+提成+單休,包吃住,沒有社保,每天上12個小時的班。

結果,到目前為止,吸引了160多個求職者來應聘,並且都體現出來了很濃厚的興趣,至少90%的都想來工作。

差不多1:80的應聘比。

呢度唔係廣東浙江,這個工資沒人做,沒得看的上這種工作,呢度係中西部,唔係所有中西部人都可以去廣東浙江,呢度係中西部,做很多很多事情都要講關係之類的,包括為了獲得這個粵閩人看不起的工作。

求職前台的,大多數長的都還算不錯,也會講,普遍30歲左右,問她們為咩唔去浙江江蘇廣東,講剛才嗰啲地方返嚟,很多工廠倒閉了,以前隨便進的工廠,現在條件越來越高,很多工廠都要求至少高中畢業,哪怕普通工人。

求職保安的,很多都講自己沒有一技之長,要養家糊口。

確實,縣城就業機會很少,除了政府機關,事業單位外,大多數的居民想着找一個工作,很困難。

別看平時大家都講,在一個縣城2000多元一個月怎麼生活,一臉看不起,背地裡巴不得有個這樣的工作,哪怕係沒有保險,時間長,其實,在縣城,有一個這樣的工作,大家都係擠破頭,年齡大點,沒有關係的,老闆都要再三掂量。

中西部縣城,不比沿海縣城。

《二》坐標:四川內江縣城,現在鄉鎮上面的工作人員,很多都在縣城買了房子,周五下午回縣城,周日下午或者周一早晨去返工,下面鄉鎮的生意更難做,經過層層加價+物流成本又高,鄉鎮農民基本上都係購買最便宜的商品,而且都還要精打細算,鄉鎮上面的年輕人都沒有幾個,很少很少,都去沿海打工了,120萬戶籍人口,至少有40萬係一年四季在南充市以外的地方打工求生活,這兩年好在隔壁縣級市旅遊業的發展,以及動車的開通,有大約2萬人迴流了。這兩年,縣城到全國各大知名雜誌電視廣播報紙做廣告,宣傳縣城的種種利好,單手收效甚微,交通就係一大制約發展的因素,人力成本雖然低,但係素質普遍不高。

《三》坐標:四川南充如今走在縣城的農村,很平整的天地都已經荒了一大半,有很多的土地都已經超過了三年沒有耕種了,熟悉中國農業地理的人都知道,四川川東北丘陵的自然條件在全國至少中上等,水源光照土壤交通都不錯,可惜荒了一大半,在種莊稼的普遍都係55歲以上,真嘅不敢想像等到這一波人去世之後,國家農村機械化承包化沒有跟上,會有多麼荒。

縣城,也好不到哪裡去,自從最近兩年多條高速公路高鐵修通後,縣城條件好點的都去成都重慶買了房子,一到周末就去成都重慶,就連本來在縣城做服務員的年輕人也近則去了成都,遠則去了武漢上海杭州深圳,縣城的房產開發商為了生存,房價賣得更貴了,原先交通部發達,就在縣城買了房子,現在交通發達了,去地級市買也就多30分鐘的路程,縣城的有能力的剛需走咗一大半,買的人少了很多,房產開發商房價不賣高點,就只有破產一條路走

《四》坐標:四川南充縣城原來有一個服裝廠,有工人大約300人,(普及一下,一個實體企業,1個工作崗位可以間接帶動周邊3個人的就業,比如餐飲超市服務業這些,這也係為咩要大力發展實體經濟的一個重要原因),可惜,因為更高一級利用行政動能,使得企業搬離了縣城,和電器廠相關的其他幾個廠也就沒有了穩定的生意,至少有200多人,這幾個廠相加可以解決縣城至少2000人的就業問題,1000個以上的家庭,縣城有消費能力的這些工人很多也搬離了縣城,如今縣城經商的人普遍反映縣城的生意比前三年差不多了,不僅僅係因為網購的出現

《五》坐標:四川內江前幾天回縣城,發現現在縣城滿大街的都係房地產廣告,已經還有飲料電器廣告,基本上都絕跡了,縣城滿大街的發房產宣傳的小蜜蜂。

縣城沒有幾多實體經濟,那麼購買力從哪裡來呢?

上文提到過,縣城120萬人(除掉老人小孩,真正的勞動力在70萬左右,有40萬都去了縣城所在地級市之外的地方做牛做馬累死累活打工職稱縣城房產市場),不過從舊年開始縣城房價已經比很多中部西部地級市都貴了,普遍7500元一個平方,縣城打工的居民也聰明了,不再受開發商所謂家鄉概念的忽悠,很多都已經去類似於湖南株洲河南信陽四川德陽這樣的城市購買了房子,並且落戶。

這直接導致了,縣城開發商開發成本大增,回款沒有之前快,不得已就把價格提高了來銷售

《六》坐標:四川內江縣城位於四川省東部,人口120萬左右,可惜的係30%的戶籍人口都去了外省(四川省外)打工求生存,留下的都係613899部隊和縣的政府機關事業單位系統返工人員。

2018年4月份,縣城房價7000+,你沒有看錯,一個人均存款只有3萬元的西部縣城,一套房子可以吸納掉至少25個縣城居民的存款。

如今縣城一套房子,要把爺爺奶奶的畢生存款都要吸納進去。

當地居民可高興了,動不動就係百萬負翁,而且還逢人就講,我們縣城房價7000+以上,比很多地級市都貴,言語中透露着一種驕傲感。

縣城居民視野也不開闊,縣城新修建了一個高鐵站,距離縣城20公里,縣城居民高興了好耐好耐,一天就四五趟高

《七》坐標:四川內江該城市還有一個縣級市,縣城,縣該縣級市,好處沒見增加幾多,房價蹭蹭的普漲了500元一個平方,這些丈母娘徹底慌了和有孩子的小年輕慌了,丈母娘慌的原因係女兒本來想嫁一個有房子的,可惜能夠買得起房子的越來越少,點算,總不至於讓女兒不嫁或者去尼姑庵當尼姑吧。

有孩子的小年輕也慌了,原本去買個學區房(最理想的情況係買了有學位,而唔係虛假的學區房,錢出了,幾年後,學校沒有建成,孩子都已經上大學了),房價蹭蹭上漲,越來越買不起了。

縣城的吃的也係越來越貴,而且倒閉的也係越來越多。

本地開發商之前聯合當地媒體一起打造的要回家置業的策劃,越來越沒有咩效果

《八》再講講縣城所在的地級市

周五下午,四川該城市高鐵北站,去往成都重慶的人群成堆,到了周日下午周一早晨,返城的增多。

這就係高鐵帶來的影響,以前高鐵沒有通之前,該城市周末商場人頭攢動,而今,周六周日基本上看不到咩人,即使係在萬達廣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房價變貴了,這個城市居民瘋了一樣,猛炒學區房,今年一個質量很差的學區房,看清楚,係學區房,唔係學位房,單價已經賣到了1.5萬元一個平方。

城市倒閉的工廠越來越多,以前去人才市場找工作,工廠工作機會佔據了一大半年,如今,總的工作機會在減少,工廠的工作機會更係少了一大半以上。

都在朝省會去,求發展,可惜,本地養的人員沒有減少(公務員係不直接創造財富的,甚至間接都有點勉為其難),要生活,點算,房價漲上天那樣漲,又可以養他們一廿年了,你背負的房貸就係養他們的最好工具。

繼續漲吧,本地人已經知道廣西青海地級市房價比本地低太多,已經紛紛用腳投票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