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鄧穎超曾在高層散布 替周恩來找小妾留後

周恩來身邊到底有過多少女人,永遠沒有人知道。鄧穎超在一篇回憶錄中說,他們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到那兒去,「去幹啥、呆多久、從沒有講」。周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們之間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網絡圖片)

中共第一代總理周恩來一直被中共的宣傳機器塑造成“道德楷模”,海外中文媒體卻揭露周恩來不但放蕩,而且與德國姑娘未婚生子。港媒則披露,周不但有情人還有一個女兒。羅瑞卿之子羅宇稱,鄧穎超曾在高層散布,為留後代替周恩來找小老婆。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道,中共元老羅瑞卿將軍的兒子羅宇,原任軍隊總裝備部空軍處處長,現已離開中國,在美國定居。由於其父與其他中共元老之間關係比較密切,羅宇從小能夠了解到一些中共高層家庭內部的一些鮮為人知的消息。

羅宇還說,五十年代末,周恩來的妻子鄧穎超就在小圈子裡到處散布,她要給周恩來找個小老婆,為周恩來留後。鄧穎超曾到羅宇家裡來跟羅宇的媽媽說這件事。羅宇的媽媽告訴羅宇的爸爸時被羅宇聽到,但小孩不允許議論這些事。

周恩來在東德有子孫

事實上,周恩來並非沒有後代,海外中文媒體刊登《周恩來批判》一書曾披露,周恩來在東德有子孫的新聞。

文章稱,周恩來與德國情人的故事,始傳於上世紀50年代初期。1954年7月周恩來訪問東德時,忽有一位自稱是他後代的東德男子要與他見面,被他拒絕。

該男子面貌有華人特性,輪廓也像周恩來。據當地媒體報導,周恩來在法國巴黎留學時,與一位德國女子曾生下私生子。該德國女子可能是德共黨員,後離開巴黎返回德國。

當時西德《明星》周刊記者海德曼深入採訪中,在東德漢德海根見到了周恩來當年的情人,後來又見到了周恩來的孫子。

海德曼說,周恩來的情人叫史蒂芬,曾為哥廷根的奧本曼旅店的女僕,1923年周恩來寓居該店期間與之相識,昵稱她為格德爾,兩人常在附近森林散步,不久為周恩來生下一子,取名庫諾。生下孩子12天後,史蒂芬被旅店老闆解僱,從此與周斷絕音訊。

庫諾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庫諾的妻子改嫁,留下一子威佛利,全名古諾・韋爾來德・周,1954年海德曼去漢德海根採訪他才是個10來歲的小男孩。

周恩來有情人和女兒

文章介紹,周恩來留學期間給朋友寫信,常忍不住向他們誇耀歐洲的美色,“某某女人真漂亮”,或是“巴黎真是美極了”。

周恩來喜歡跳舞,常去公共舞廳,從不愁沒有舞伴。

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撰寫的《毛澤東情人自白錄》中,稱毛澤東情人陳惠敏(陳露文)也披露,周恩來和其他毛澤東等人一樣,喜歡跳舞,舞會每周要開兩次,由中共海政文工團伴舞。

陳露文還說,周恩來有婚外情,周的情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比她大10歲,是海政的舞蹈演員。周常打電話找她,在她們那圈子裡人人皆知。

下級為了巴結上級,也以介紹女孩子為最好的手段。毛曾要陳露文介紹姐姐來京(陳露文一家十姊妹,她排行老七),被她拒絕。張玉鳳就沒有拒絕介紹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

周恩來的第一個女人

《與周恩來發生關係的女人們》一文中稱,周恩來與妻子鄧穎超相識於1919年夏天,鄧穎超15歲,時逢21歲的周恩來從日本落第回到天津,準備進南開大學。

“五四”運動前後,周恩來、張若名、鄧穎超有過三角戀愛關係。當周恩來和張若名熱戀時,鄧穎超不斷給周寫信。

當年周恩來在巴黎決定放棄張若名而接受鄧穎超,主要基於政治上的考慮。中共反右以前,周恩來曾到昆明秘密探訪過張若名,1958年張若名在昆明投河自殺。

王一知和張文秋

中共初期一位著名美女王一知,曾是周恩來的密友。王一知原是中共成立時東京小組施存統(復亮)的夫人,後來與張太雷同居,張死於廣州暴動,王一知長期受周恩來的特別照顧,當年張國盡夫人楊子烈親自見到鄧穎超打過周的耳光,王一知也受過侮辱。

共產黨地下工作者潛伏敵後都是以夫妻檔為掩護。周恩來在上海時,還有一位神秘女友叫張文秋,又名張一萍。張文秋就是周的其中一個住家主婦,後來張文秋被共產國際情報組在上海的代表佐爾格看中,周恩來派張文秋做了佐爾格的妻子,佐爾格又把張文秋讓給另一個德籍助手做臨時夫人。

延安時代,周恩來、鄧穎超把張文秋介紹給了毛澤東。張文秋很得毛的喜愛,她又把自己同母異父的兩個女兒劉松林、邵華嫁給毛澤東的兩個兒子毛岸英、毛岸青。

周恩來和江青的關係

江青與周恩來的關係也是個謎,毛澤東、江青的結婚,現在中共的說法是周恩來介紹的,中共地下工作的負責人王世英、楊帆等當時向中央提出資料說,江青私生活糜爛,被稱為“公共汽車”。

中共高層大多數人也反對毛、江結婚,但是周恩來說,江青在上海地下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

中央最後通過毛江結婚,江青可以做毛夫人,但20年內不可以擔任政治職務。50年代初毛澤東提出陳伯達、胡喬木、葉子龍、田家英為中央主席秘書時,周恩來提議加上江青,後來中共中央有過文件,這是江青從毛夫人到合法參政的開始。

文革初期,周恩來與江青互相吹捧,外界質疑,江青可能是周恩來安置在毛澤東身邊的西施或貂蟬。至少說明了周恩來和江青的關係不尋常。

周恩來和養女孫維世

周恩來和孫維世,超過養父和養女之間的關係,明知其事,嚴格保密而又用政治手法處理的是鄧穎超,早在1937年,周恩來把孫維世從武漢的八路軍辦事處帶回家中時,那種喜悅,鄧穎超早已看出周恩來內心藏着一個秘密。

1951年,鄧穎超主持孫維世和金山結婚,其後,孫維世向鄧穎超訴苦說,金山婚後本性難移,亂搞男女關係,孫維世感到非常痛苦,鄧穎超回信暗示孫維世,說周恩來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沒有多大的區別。

金山的第二任妻子電影明星王瑩,也是和周恩來私人接觸最多的。後在周的安排下,與白崇禧的機要秘書地下黨員謝和賡結婚赴美留學。

與周恩來單線聯繫的女人

在上海地下工作中,還有一個和周恩來單線聯繫的女人,是黃慕蘭,她當時以交際花的身份活躍社交場所,由於她艷壓群芳,裙下有律師,法租界的包打聽(暗探)、翻譯官等,她在周恩來身邊,往往能提供最重要的情報。向忠發在上海叛變之際,是黃慕蘭救了周恩來一命。

周恩來身邊到底有過多少女人,永遠沒有人知道。鄧穎超在一篇回憶錄中說,他們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到那兒去,“去幹啥、呆多久、從沒有講”。周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們之間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