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杭州人民不相信崩盤!

1

杭州樓市走到了今天,市場開始微妙了起來。

在持續了長達1000天的連續高潮之後,沒想到最後開發商先慫了。

7月7日,位於良渚的住宅地塊流拍。市場一驚!

係這塊地的位置不夠好嗎?

當然唔係。這塊地距離地鐵良渚站僅有數百米,旁邊萬科保利融信各巨頭齊齊聚集,隔壁鄰居更係網紅神盤融信瀾天,搖號報名18000人。

而最後流拍的原因更係讓人非常吃驚。竟然係無人交納競拍保證金。對於財大氣粗的開發商來講,僅僅只夠塞牙縫的區區4.257億元的保證金,竟然無一家交納。

緊接着係一周的7月16日,三塊位於濱江、錢江新城等核心地塊的宅地出拍,最終全部被低溢價拿下。

市場再次震驚!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另一種聲音接踵而至,杭州樓市就此要涼?

2

1998年,朱鎔基政府開放了房地產行業。

一年後,朱去浙江調研。他叮囑浙江講了一句話,影響了此後杭州樓市卅年。

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啟動消費需求增長。

杭州市政府迅速行動了起來:

1、取消福利分房,全面實行貨幣化。

2、按揭貸款的實施。

3、允許房改房的上市交易。

政策環環相扣,如同一張大網照在了杭州的頭上。

杭州成為全國第一個房價迅猛上漲的城市。

2002年第四季度,杭州商品房均價為5861.6元每平,北京的係幾多呢?4066.7元;上海則係4553.8元。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大城市排序,一直都係北上廣深。但後來就變成了北上深廣。再後來,又成了北上深杭。到底杭州能不能將廣州擠掉,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係其實你看,早在15年前,杭州就已經係最一線了。

《財經》寫了一篇關於杭州樓市的報道,標題叫做《杭州樓市虛火》。

在這篇文章里,財經的記者發出了終極之問:

2001年,杭州市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為10896元。年人均收入不過萬元的杭州市民如何能夠消受每套價格在數十萬、甚至百萬的“天價”房呢?

今天看來,你會哈哈一笑,覺得這個記者好搞笑好幼稚。

但係在嗰個時刻,人們對樓市的迷茫、恐慌,以及追逐,與今日你所看到的情形並無二致。

一位杭州的開發商在進行成本核算和預期利潤計算後,決定將銷售價格定在每平米3500元價格。但係在開盤前一天他去周邊的售樓部轉了一圈,當晚他將價格提升至了4500元。

第二天被一搶而空。

他一臉懵,在高興之餘,充滿擔憂。

他感覺自己定的價格太高了,好驚市場出現波動,會影響後期客戶交款;又好驚在高價之下,後期入住時品質不到位,最終產生影響。

他講,他看不懂杭州樓市。

而此時,你肯定在想,嗰個時候的開發商也挺幼稚!

唔係他看不懂,係所有人都看不懂。

早在15年前,從中國最牛的財經記者到深陷其中的開發商,大家對於樓市,都慌的一比。

荒誕之處就在於此,人們一邊對樓市充滿警惕、疑惑、恐慌;一面卻在坎坷不安中,將杭州樓市一路跑出了黃金十年。

3

2005年,杭州新民生報還沒有停刊,有個記者去了一趟深圳,她被眼前的現實震驚了。

她搞不懂,深圳,這個人均收入可以高出杭州高出一大截的明星城市,房價卻比杭州低出一大截!

2004年,深圳8000元/平的房子佔了13%,10000元/平以上的只佔5%。

而杭州,在售萬元盤佔據了市場供給的27%,還多;均價在8000元以上的樓盤,佔到了市場供給的51.4%。

你看,杭州,這個總係在長三角被南京壓制,在本省內被寧波鄙視的省會城市,憑藉房價,一路躍上了中國第一線。

這一躍,比它後來憑藉新科技和政治紅利,被民間稱為北上深杭,時間早咗整整12年。

不過,這只是開掛的開始。

真正讓人對杭州樓市佩服的五體投地,係在2008年。

逢8必災,這個充滿宿命論的預言,就算係放在2018年年初,幾乎也係無人相信的。

但係到了今天,它已經俘獲了許多人。

而十年前的嗰個災年的末世難景,註定讓許多商人記憶猶新,但更讓押注房地產的投資客噤如寒蟬。

勵志做全宇宙第一大房企的許老闆,在這一整年的時間內都在忙於四處借錢,用來維持企業能夠多苟延殘喘一天。他吃了萬科前任王老闆的閉門羹,轉身去了香港陪大佬打了三個月的橋牌。

在許老闆急的如熱鍋螞蟻的時刻,深圳房價開始暴跌,從12500的價格,直接跌破10000。很多炒房客在這一年賠的血本無歸。

在1997年,當大陸客並沒有像想像中的那樣去高位接盤香港樓市時,再加上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香港樓市很快從高點跌落,進入長達數年的低迷期。

這個時候自殺開始接踵而至,一係跳樓,一係自焚。最後逼得政府不得不救市。

而在十年後的2008年,這一現象又在深圳產生。

之前,深圳的炒房中介倒賣房子賺了很多錢,大家手裡都屯了不少的房子,等待着下一輪的暴擊。

但無人能知,等來的卻係暴跌。無數的房子砸在了手裡。最後只能低價折本甩賣。

血本無歸。深圳人也開始跳樓。一直跳到政府出手救市。

在人們將身家性命全部投進房地產,豪賭暴漲行情和收益預期的那一刻,結果便已經註定,房價只能上漲。

你要跌,那我就死給你看。

4

而在整個2008年,只有杭州係歡欣鼓舞的。

在別人暴跌的暴跌,跳樓的跳樓的時候,只有杭州逆勢上漲,幅度還不小,漲了足足1000元,如果算上別人跌落去的,那麼這個數值只會更高。全國僅此一城!

數據在此,你只講,你服不服?

在最近的20年,當中國的某個城市,忽然中邪一般發生巨大變化時,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

凡事須得研究,才能明白!

你去翻歷史一查就會發現,那一屆的領導肯定非常能搞錢。比如講曾經的大連,以及8年前的杭州。

2000到2010的杭州市委書記係王國平。在杭州,王國平被稱為最"偉大"的市委書記。但在他身上的爭議,就如同他背着的榮譽一樣多。

他籌錢的辦法簡單而粗暴,賣地,策略係讓“麵粉貴過麵包”。

在2009年,杭州的土地出讓收入僅次於上海和北京,綜合地價全國第一。

王國平對於杭州樓市最經典的語錄係:

一旦樓市大落、房價大跌,土地市場必將進入不景氣周期,政府土地出讓收益會大幅減少,相應的城市建設、城市管理和民生保障資金也會大幅減少,最終受害的還係老百姓

這真係新時代"父母官"的典型樣本!他用超越北上深的房價拯救杭州人民於水火!

2008年,在全國樓市暴跌的時刻,王國平放出“救市25條”,成功讓杭州房價上漲了1000。

如果在坐標軸上畫上一條王國平和杭州房價的曲線,你會發現,杭州樓市的黃金十年,正係王國平任期內的十年。

他用十年時間打造了杭州樓市的黃金時代,通過高房價犧牲了整整一代青年,完成了自己仕途的輝煌。

這個世界上,黑和白,從來都不分明!

5

但,更大的問題在於,書記都係有任期的,之後該點算?

大連為了維持前任的"繁榮",苦於無借錢門路,便引進了龐大的石化產業,勵志要將自己打造成為中國北方最重要的煉油基地。

結果就係,大連一舉從北方明珠,變身為北方炸都。從2010年到2017年,大連煉油系統8年7連炸。這讓幾多大連人一到了每年7月就開始坎坷不安。

2010年,王國平卸任退休。杭州樓市的黃金時代也結束了!

這一年,四萬億的大水已經將中國樓市灌溉成了巨嬰。政府又開始嫌棄夜壺了,就順腳踢到了床下。

杭州樓市遇到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爆冷。

你看,在2012年3月,杭州在售樓盤最低的折扣已經係54折,平均折扣維持在7折左右。

也許這係有原因的,比如講,遠、小開發商。

但真正知道杭州樓市的艱難,係綠城的精神教父宋衛平。潘石屹講,綠城那時候的生命,都係按天來數的。

2011-2012年,這係綠城歷史上最命懸一線的時刻。

老宋和同事去西湖邊南山路上的錢王美廬餐廳吃飯。他酒量不錯,但還係很快喝多了,忽然哭了起來。

日子從來沒有咁難過。

但對於杭州樓市來講,更難的日子還在後面。

2014年,杭州樓市的庫存達到了誇張的12萬套,如果加上二手房,則整體庫存超過了20萬。

而在2012年杭州一共成交了83690套房子,2013年有所提升,達到了85823套。

2014年?2014年係一把鐵硬的實錘。杭州透明售房網的數據,一周內,杭州主城區成交了354套。

在兩年後,杭州樓市重新崛起的2016年,杭州9.18一天的成交數據,係5105。

杭州樓市崩盤的消息四處流傳。

2014年春節剛過,位於杭州城北橋西的德信·北海公園率先降價3000元/平方米,天鴻香榭里跟風狂降6000,原本1.8萬元入手的業主,一夜間至少損失了50萬元。

“非常不妙”,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的這句評語,一夜過後,開始盛行。

而在杭州房產界的微信朋友圈裡,人們突然瘋狂轉發起財經作家吳曉波的一篇舊文,題目正係:“杭州:飄忽不定”,這就像係一個巨大的隱喻。

最終,杭州的異動驚動了牆外的媒體,他們翻牆進來報道了杭州崩盤,告知這將係中國樓市的第一聲喪鐘。

對信心的打擊係巨大的。連杭州市長去北京開兩會,都不得不向全國媒體闢謠“杭州樓市沒有崩”。

但溫州人正在撤離,綠城也將自己第一次賣給了融創。

融綠之融充滿翻轉、故事性超強,但作為杭州樓市標誌性人物和企業的宋衛平和綠城,這一賣身之舉,無意之中將寒冬中的杭州樓市推向了最深的谷底。

黃金十年,杭州人民被充分的保護和嬌生慣養。當寒冬來臨時,他們註定比別人傷亡更重。

至今在中國樓市史上,杭州也係唯一一個樓市腰斬,連跌五年的重點城市。

當時之時,有一張大網籠罩在杭州頭上,上面寫了八個大字“此地已崩,無一倖存”!

6

所以,當行情再次到來,上海人民來降維打擊,溫州人民再次湧入,杭州人民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

但在外地客掃樓掃了一圈又一圈之後,杭州樓市還係啟動了。

杭州人民忽然猶豫了,深深刻在心裏的嘲笑漸漸抹去,開始觀望。就在外地人掃完貨開始進攻下一個陣地時,杭州人民終於醒悟了。

之前黃金10年,他們在溫室里失去了市場敏感性;然後五年寒冬,不斷下跌的房價讓他們躲在自己的洞穴里,孤獨地舔傷口,並對市場充滿了排斥和質疑。

而當他們終於醒悟時,整個市場已經一篇紅海,每個售樓部里都在上演血流成河。

沒有人缺錢,大家都懷揣全款跑進售樓部;大家只能靠拼關係,這時你的媳婦開始不停地埋怨你為何沒有個大爺係政府官員。

後來,不拼關係了,拼人品,公開搖號。

這看似很公平,其實最無人性!

當結婚已經56年,年紀超過80的老奶奶也衝進售樓部搖號時,你可以買到房子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最初,你本知自己買不到,從而唔去想,從此江湖兩忘;但係在勾起了你蓬蓬勃勃的希望之後,絕望卻如同一把重鎚,一錘將你打入黑暗的最深處。

但利益才係最好的指揮棒。

南京河西可以10000多人連夜排隊,大量抽出了資金硬生生搞倒錢寶網。

成都也可以40000多人搖幾百套房,3歲孩童一邊吃着奶嘴一邊參與搖號!

他們都係新時代杭州人的嚮導和老師。

顯然,這一刻,杭州人係充滿決絕地相信樓市再也不會暴跌了。

杭州人民係習慣於相信的!

視頻來源:youtube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米宅米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