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學者姜克實還原真實的平型關戰役

——歷史是怎樣發生失真的?

可是歷史一旦為宣傳口利用於政治文章,就會出現走形,變相。步槍從一百餘條闊水為1000,機槍從4挺變為20的理由,想必是為了和之後吹出的「殲敵1000」的數字對稱。此種操作事前容易,可是之後宣傳任務不需要時,即使想糾正也不可能了。只得將錯就錯,一錯到底。否則怎能對得起已經對此深信不疑的4萬萬父老兄弟!不但會貶低黨的威信,更會傷大眾國民之感情!可謂騎虎難下矣。

平型關大捷的研究中,有注重宣傳材料,口述記錄而忽視第一手文獻檔案的傾向。以致長期以來虛構的故事,有政治傾向的宣傳,誇功自賞的回顧談,時隔半世紀以上的調查採訪等橫行於世。其特徵都是沒有文獻記錄的根據。比起日軍,中國方面的檔案記錄要少得多,這是一個事實,但也不是沒有,可惜的是僅有的貴重的檔案資料並沒有被認真研究,利用過。

有關八路軍平型關大捷的檔案資料中最有價值的資料可以說是以下所示1938年9月30日,林彪,聶榮臻至“毛朱彭”的電報[1]。內容如下:

毛朱彭

此戰鬥繳獲如下:

甲、廿五日汽車76摩托車3廿九日獲汽車三輛共82輛

乙、七生(70MM)的山炮彈2788發七生五(75MM)的炮彈52発、引火492小型野砲一門

丙、步槍彈3595發、機槍彈6700発、內有400発不通用

丁、步槍172支短槍13支輕機槍共4挺

戊、洋馬15頭騾驢3匹

已、防毒面具共百餘付

庚、我三個團吃兩天的給養及其他行李文件物品頗多

辛、工作器具十八個

即送勝利品炮及彈共百餘牲口準備運衣服之牲口運送石咀請派人接受[2]。

一、此資料價值貴重之理由

1.視為最早的最完全的戰果統計。出於戰鬥後一周之內,又為原始記錄,所以史料的真實度最高。

2.不像同資料群中發送給報社,電台的宣傳資料(如下[3]),而是內部彙報,也就是說林彪,聶榮臻對此要向上司的毛,朱,彭負責。

對比一下同時發至“各台”的電報,此應是對外宣傳資料,稱“與敵萬人作戰”,稱敵“屍橫山野”,又稱“繳獲甚多唐克,槍炮”等,與前者相比,溫度決然不同。一為開場演戲,一為內部彙報。

3.其中的列舉戰利品有運回並接受上級清點的義務。對此,林彪派出百餘牲口,準備將其運到石咀。從彙報並需要接受清點的面來看,此報告的數字內容不應有誤,否則不可能通過清點。

這樣一個貴重的原始資料,白紙黑字,證據確鑿,亦沒有被隱藏,銷毀,可是有誰利用它證實過平型關大捷的戰果?

二、繳獲內容分析

1.車輛數為卡車76輛,摩托車3輛,另外包括9月29日的新戰利品3輛。

此應都是被擊毀,燒毀的車輛數字,所以不存在回送再使用的義務,也就是說是“廢品”數申報,當然有點假的餘地,但筆者認為此數字基本上是正確的。和日方檔案記錄資料(40—60輛)也比較接近[4]。至少不像前引宣傳電信中“與敵萬人作戰”“繳獲甚多唐克”那樣誇張。並且還可以知道,115師在9月29日,也有過對敵襲擊,伏擊的戰鬥行為。

2.七生(70mm)炮彈指的是92步兵炮(又稱大隊炮)的炮彈。2788發不會是正確數字,可能是記錄錯誤。

因為92步兵炮榴彈自重一發4公斤,加信管,底葯等5發裝一箱重30公斤[5]。2788發等於近560箱,重量17噸,須要十幾輛卡車(1.5噸)才能運輸。戰鬥中若需要這樣的大量軍火,出動的應是專門運彈藥的第五師團輜重聯隊。豈能用百餘牲口運完?可是被截擊的卡車部隊並沒有從後方(靈丘縣)向前方(平型關口)運輸的記錄(日軍戰鬥詳報記錄為從前方返回後方接兵員)[6]。而從靈丘方向奔往前方的只是一個100人,70匹馬,42輛輜重車(載重量220公斤)的行李隊[7]。此隊即使都裝炮彈也運不了這個數的一半。何況是一個混裝的大行李隊(彈藥稱為小行李)。

再有,平型關前線的三個步兵大隊,總共只有六門此類型火炮(每大隊兩門,稱炮小隊),一小隊兩門炮的總彈藥數,加上彈藥分隊擔任的後續運輸量也不過最大為144發(一小隊兩門炮的戰鬥裝備最大容量)[8]。所以一次戰鬥的量6門炮為最大規定為432發,跟本不需要這麼多步兵炮彈。所以此數字錯在哪,還要進一步研究。而其他七生五(75mm)炮彈52發,倒是一個混裝行李隊可捎運的數字。此時前線的炮兵,應該有連隊炮(41式山炮)4門,師團炮兵的38式野炮12門以上。最需要的應是“七生五(75MM)”的炮彈。

另外再出示一個參考數值,即第10師團瀨谷支隊的“台兒庄攻略部隊”八千人馬(以步兵第63連隊為基幹),在台兒庄激戰半月,其92式步兵炮的耗彈總記錄是2685發[9]。還包括最後自行銷毀的一部分。

3.步槍彈10295發的數字是可信的。21連隊在9月19—30日的統計中,曾有“損失”重機槍彈7100發的記錄(自稱是在山地運輸中,遇到困難埋沒處分的)[10]。

4.繳獲槍支185輕機槍4挺的記錄也比較可信,和日軍自己的記錄十分接近(21連隊在9月19——30日的統計中全部損失為119支(包括輕機槍6挺)[11]。日軍對槍支,彈藥的管理非常嚴格,死傷者的要帶回,遇難時要銷毀。所以在日軍一般的戰鬥記錄中很難見到“損失”槍支的記錄。除非“全滅”。所以記載的119支搶的損失記錄,至少大半應出在行李隊全隊覆滅的小寨村附近戰場。小部分應是老爺廟附近戰場(主戰場)的汽車中隊敗退時的遺留品。汽車隊雖死傷91人,但並沒有被殲滅[12],所以死傷者的武器大部分應該被帶走。只是此189條槍大部分已被破壞。不一定能派用場。

5.“我三個團吃兩天的給養”也基本符合事實。因為和日軍的記錄類似。糧秣(乾麵包)為大行李的主要內容[13]。不知為何之後又誤傳為“我三個團每人一件的軍大衣!?”

6.準備100餘匹牲口運輸之語中,也可看出繳獲物資的總量。100匹牲口的駝裝重量最大不會超過10噸(100kg×100)。而三個團(5000人)兩天給養約為5噸,再加上大衣,槍械,何從去運輸20噸的槍支彈藥?

從這張八路軍發佈的平型關大捷凱旋照片(處所同前一資料)中,我們也可看到有戴鋼盔,持膏藥旗的,有戴防毒面具的,最多的還是扛糧食袋的,但看不到炮彈槍支,也看不到大衣。若要顯示的話,為何不照那20噸武器彈藥?

不管怎樣,筆者認為此文件是一個迄今國內檔案中可見到的最重要資料。80輛車,100多條步槍的記載,不僅接近於日軍的記錄資料,而且更能證明八路軍的副總司令,第115師師長林彪的上司彭德懷將軍(1898—1974)的正直無辜。彭曾在1942年12月18日《關於華北根據地工作的報告》中稱道:“…平型關是一次完全的伏擊戰,是敵人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但是但是結果我們沒有能俘獲一個活日本兵,只繳到不上一百條的完整步槍[14]”。這位性情耿直從不說謊的將軍之言,可以說和以上資料的實證結果最為接近。

從此檔案文件中我們可看到,歷史在未經人手加工之際,同一事實即使是敵我關係,不同國度,也是比較接近的。因為都是以事實為記錄證據。可是歷史一旦為宣傳口利用於政治文章,就會出現走形,變相。步槍從一百餘條闊水為1000,機槍從4挺變為20的理由,想必是為了和之後吹出的“殲敵1000”的數字對稱。此種操作事前容易,可是之後宣傳任務不需要時,即使想糾正也不可能了。只得將錯就錯,一錯到底。否則怎能對得起已經對此深信不疑的4萬萬父老兄弟!不但會貶低黨的威信,更會傷大眾國民之感情!可謂騎虎難下矣。

【注釋】

[1]《浴血奮戰——檔案里的中國抗戰》第三集:平型關戰鬥。2014年8月18日,國家檔案館發佈。

[2]“毛朱彭・此次戦闘繳獲如下”前掲《浴血奮戰——檔案里的中國抗戰》第三集:平型關戰鬥。

[3]同前。

[4]40輛說來自‘岡部直三郎大將の日記’芙蓉書房,1982年,90頁。另外《濱田連隊史》和児島襄《平型關》中雖然也有記錄,但不可輕信,因為它不是記錄史料,而是事後的回憶,或報告文學。而児島襄《平型關》中的75輛說,依據很可能就是來自本文出示的八路軍的記錄(児島襄‘日中戦爭’Ⅲ,文藝春秋社,1984年,125頁)。

[5]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光人社NF文庫、2011年。

[6]沢田久一編‘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7]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8]前載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

[9]歩兵第63連隊台児庄攻略戦闘詳報Ref.C11111253800、1110.

[10]“歩兵第二十一聯隊損耗表”“淶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自9月22日至9月29日”Ref.C11111184000.№0076。

[11]同前資料。

[12]前出‘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13]前載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大賀春一因為是拉馬的輜重特務兵,所以並不參戰,只是向崖頭上的步兵,投擲乾麵包,為其加油。

[14]中共中央華中局宣傳部《真理》第十四期,1943年8月20日,6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