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特級保護花和尚 網信辦升格機構露猙獰

——佛協會長醜聞被快速刪除牽出一機構

釋學誠受保護級別不亞於中常委,中共刪貼之快,比保護央視性侵犯司局級高官朱軍下手狠多了,清華大學沒法比。

近日,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被舉報誘姦多名尼姑,並導致至少1人自殺事件被曝光後,當局迅速刪除相關信息。有網友統計,僅僅12分鐘,舉報材料就在全網消失。對此,網友調侃到,中共當局這反應,比保護央視性侵犯司局級高官朱軍下手狠多了。的確,與不久前曝光朱軍的醜聞刪除速度相比,此次當局的反應着實讓人驚嘆。

不過,在與釋學誠醜聞曝光同時被廣為轉載的“校友呼籲清華解聘胡鞍鋼”的文章以及相關評論,卻在網絡和社交平台上依舊可見,儘管清華校方曾緊急發出《關於提請針對我校胡鞍鋼教授負面輿情穩控的函》,而這份公函發送的單位乃是“中央網信辦應急局”。公函中“懇請貴局對該輿情實施管控,責成相關部門、互聯網企業採取必要手段限制採訪視頻在微信等媒體專訪,清除已經上傳的視頻……相關信息和評論文章”。

既然是“應急局”,那麼應對的應當是網絡突發的輿情,比如釋學誠和朱軍突然被曝出的醜聞,比如疫苗、退伍軍人上訪問題等。而從清華的公函中,也可以看出,網信辦應急局的能量還不小,可以給相關部門、互聯網企業下命令。

顯而易見,對於以封網為能事、臭名昭著的中共中央網信辦,很多人都並不陌生。資料顯示,中央網信辦成立於2011年,最初掛靠在國新辦,不單設辦事機構,主任由時任國新辦的主任王晨兼任。十八大後,網信辦與國新辦逐漸分開,現已落馬的魯煒任網信辦主任。

2014年十八大三中全會後,北京當局對互聯網事務的重視前所未有,並成立了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為習近平,副組長為李克強、劉雲山,其下設中央網信辦,作為日常辦事機構。網信辦地位更為重要。十九大後,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升格為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副組長中由王滬寧取代了卸任的劉雲山。

十九大前,中央網信辦內設機構包括網絡評論工作局、網絡社會工作局、移動網絡管理局、網絡安全協調局、國際合作局,並未見什麼應急局,只有應急處。而今,從清華的公函可知,網信辦內設的應急處業已升格為應急局,而這大概發生在2017年。這樣的升格,表明面對越來越多的網絡突發事件,中共加強了控制,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對於受到高官保護的釋學誠的醜聞可以幾乎在第一時間被刪除。

另據大陸媒體報道,去年6月,中央網信辦印發了《國家網絡安全事件應急預案》文件,其中將網絡安全事件分成四級,並提出對應的預警和應急響應。

網絡安全事件分為特別重大網絡安全事件、重大網絡安全事件、較大網絡安全事件、一般網絡安全事件。特別重大網絡安全事件包括以下幾種情況:重要網絡和信息系統遭受特別嚴重的系統損失,造成系統大面積癱瘓,喪失業務處理能力;國家秘密信息、重要敏感信息和關鍵數據丟失或被竊取、篡改、假冒,對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構成特別嚴重威脅;其他對國家安全、社會秩序、經濟建設和公眾利益構成特別嚴重威脅、造成特別嚴重影響的網絡安全事件。

與之相對應,網絡安全事件預警等級從高到低依次用紅色、橙色、黃色和藍色表示。對於特別重大網絡安全事件,應及時啟動I級響應,成立指揮部,履行應急處置工作的統一領導、指揮、協調職責。應急辦24小時值班。

近期,突發重大事件在網絡頻現。除了釋學誠等的醜聞外,還有發生在7月的上海潑墨事件,官媒曝出“華國鋒認錯”文章,央視新聞出現“黑衣人”,退伍軍人上訪,假疫苗致死案,王滬寧隱身,等等。對於這些網絡上顯現的可能對中共的安全穩定和社會穩定“構成特別嚴重威脅”的消息,網信辦基本都在第一時間內就屏蔽和刪除,而這也充分說明十九大後,中共對網絡的監控達到了新的高度,網信辦應急局應該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至於清華校方就刪除針對胡鞍鋼的負面輿情的公函,並沒有得到網信辦應急局的回應,估計和其誤導高層、誤導輿論、誤導民眾有關,尤其在中美貿易戰中起了非常不好的作用有關。一句話,滿嘴瞎話、吹捧“厲害的國”的胡鞍鋼連中共當局也無法忍受了,其已然被當局拋在一邊,任由輿論鞭撻。對此,清華校方若看不懂,也是讓人醉了。

而最新的人事消息顯示,網信辦主任已由習近平在福建的舊部庄榮文擔任,這或許預示著未來針對網絡此起彼伏的輿情,北京當局將再度加強控制力度,尤其是刪除威脅當局安全的各種信息、文章等。不僅如此,去年網信辦還被賦予可以統籌協調組織國家網絡安全事件應對工作,建立跨部門聯動處置機制,即與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保密局等相關部門按照職責分工負責相關網絡安全事件應對工作。如此的不自信,只能說明中共真的走入窮途末路了,堵死民眾“活路”的同時也在堵死自生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