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人肉燒烤:一個告密者的悲慘下場

image.png

1、

那年夏天,長江中下游赤日炎炎。

黃文炳老爺不顧暑氣,大老遠地帶了禮物,駕一隻快船渡過長江,去對岸的江州府拜訪一位大人物。一位能改變他命運的大人物。

順便講,由於施耐庵老師地理學得差,一不小心就把江州(今江西九江)和無為軍(今安徽無為)弄成隔江相望。這樣,黃文炳才能花一個時辰便渡江而至。

事實上,兩地相距兩三百公里呢。

黃文炳家住無為軍,做過通判,此時卻賦閑在家。書上沒講他為咩賦閑,係丁憂還係撤職。考慮到施老師講他“雖讀經書,卻係阿諛諂佞之徒,心地褊窄,只要嫉賢妒能。專在鄉里害人。“估計被撤職的可能性大啲。

為了東山再起,黃文炳必須抱一個大人物的大腿。這個大人物就係蔡九。蔡九不僅係江州知府,更重要的,他係當朝蔡太師的兒子,貨真價實的官二代、權二代、貴二代。

可黃文炳和蔡九之間本沒咩交情,再加上黃文炳也缺少銀兩去通關節,只好退而求其次,不時帶點土特產到蔡九府上走動走動,請請安,幫幫閑,陪陪話,先混個臉熟。在人前喝了幾口老酒,也就敢宣稱,“我的朋友蔡九知府,就係當朝蔡太師的公子……”

當然,真到了蔡九門前,黃文炳也清楚,人家不過把自己當成一條會搖尾巴的狗。這不,當他帶了禮物過江拜訪時,正好遇到蔡府請客,他就連門也不敢進。蔡九曾當面講過和他係“心腹之交“,可這係人家領導客氣,平易着近人呢。你如果當真,你就輸了。

黃文炳在官場混了那麼多年,這些小道理,他門兒清。

2、

黃文炳不敢進蔡府大門,只好找個酒樓坐坐,吃杯悶酒。

一隻蝴蝶在亞馬遜河扇動翅膀,一周後會在德克薩斯引發一場龍捲風。

黃文炳到潯陽樓吃幾杯悶酒,幾天後,宋江不得不把屎尿潑在身上,假裝害了失心瘋。

這世界就他媽如此神奇地絞在一起。

讀過《水滸傳》的同學都熟悉一個橋段:刺配江州的宋江,一天去找戴宗、李逵吃酒,偏偏二人不在,宋江只得獨自喝了幾杯。大家知道,宋江也係彼時的文藝青年,吃了酒,愛到網上寫幾句不合時宜的東西。這不,他就要來筆墨,在酒樓牆上(相當於大宋朝的BBS)寫了一詞一詩: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卧荒丘,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讎,血染潯陽江口。”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謾嗟吁。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詩詞明明白白地寫在牆上,到江州這家地標酒樓喝酒的也不在少數,可一直沒人發現有咩唔係路。或者即便發現了,也只係付之一笑。畢竟,絕大多數正常人,都係不屑當告密者,以陷害他人為樂的。

直到政治上像獵犬一樣敏感的黃文炳踱着方步走上酒樓。

3、

一個告密者一旦發現可以告發的對象,就像窺陰患者從門縫裡看到隔壁老王通姦一樣快活,渾身顫抖,欲仙欲死。黃文炳就係這種人。

他讀了宋江的詩詞,馬上取紙抄下來,並吩吩酒保“休要颳去了。”前者相當於截屏取證,後者相當於找論壇版主,先把帖子鎖了。

第二天,他又帶了些土特產去拜訪蔡九。但係,出乎黃文炳的意料:讀了宋江的反詩,蔡九竟不以為然:量這個配軍,做得甚麼。

眼看好不容易逮住的進身之階,就要被大人物一票否決,黃文炳急忙巧舌如簧,從民謠分析入手,句句上綱上線。

總而言之,蔡九輕視的這個低賤配軍,就係朝廷大敵,就係陰謀顛覆大宋的反賊,他的詩詞就係向朝廷悍然宣戰呢。叔可忍,叔娘都不可忍哦。

接下來就係捉拿宋江。宋江聽從戴宗建議,裝作失心瘋。蔡九聽了彙報,又不以為然:一個配軍,又係瘋子,講幾句瘋話,打咩鳥緊?

黃文炳卻富有鬥爭經驗:只要板子一打,他就不瘋了。

真係浪費了嗰啲屎尿。要澆好大一片菜地呀。

4、

現行反革命分子宋江就這樣被揪了出來。如此大功,當然得立即報告朝廷。那一刻,黃文炳覺得他離復出做官只差一張紙了。

蔡九親切地對他講,“下官即日也要使人回家,書上就薦通判之功,使家尊面奏天子,早早升授富貴城池,去享榮華。“

面對即將到手的高官厚祿,黃文炳一方面向蔡九表忠心,”小生終身誓托門下,當銜環背鞍之報。“一方面,可能也在沾沾自喜:幸虧俺老黃有一雙火眼金晴,才揭穿了這個對現實不滿的賤配軍。

那麼,黃文炳係咪真嘅愛大宋愛朝廷,才毅然決然去告密,並屢次揭穿宋江等人的陰謀呢?

我以為可疑得很。只因施老師書中暗表,黃文炳一心想的就係復出,就係找一個膏腴之地,像蔡九那樣,享不盡人間富貴。

因而,他的告密,不過係以陷害他人為手段,一方面展示才幹,另一方面好讓蔡九舉薦自己。——朝廷若表彰此事,第一功臣當然係蔡九,蔡九得了好處,必會投桃報李,他也就雨露均沾了。

翻翻史書,你會發現,歷朝歷代,總有些心懷鬼胎的傢伙,自我人設為最愛朝廷最愛皇帝的忠臣,同時把其它人都視作可疑的反賊,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眼神都應該深入分析。

豺狼當道,黃文炳只係其中一隻。

在告密有功的年代,告密者們最擅長最樂意的事就係無限誇大他人的罪惡,因為他人罪惡越大,自己功勞就越高,賞賜的骨頭也就越多。這生意,划算。

老實講,與蔡九這個公子哥兒相比,黃文炳的能力強得多。但黃文炳只能投靠蔡九而唔係蔡九投靠黃文炳,僅僅由於蔡九的血統比出身於無為軍這個野去處的黃文炳天生更高貴。

為了從高貴家族分一杯羹,出身平凡的黃文炳只能踩着宋江這種更平凡的人往上爬。只係,他沒想到他會為這杯沒到手的羹而慘死。

正係,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5、

宋江吟反詩下獄,後來又因吳用疏漏,與戴宗一起押上刑場。如果唔係梁山好漢從天而降,他已做了刀下之鬼。當然,這只是施老師的小講。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真嘅在宋朝寫一首反詩,會不會殺頭?

歷史上,還真有這樣一個例子。

宋仁宗時,四川一個老秀才向成都知府上了首詩。其中有云:把斷劍門燒棧道,西川別係一乾坤。咩意思?就係煽動他割據為王。

成都知府大驚,把秀才捉拿並報告皇帝。宋仁宗卻滿不在乎地講,他不過係多年應試不第,想當官罷了。可任命他到邊遠州縣做個小官。

寫反詩煽動分裂,其結果唔係繩之以法,而係意外地得到官職。雖然小,也係官。

你當然可以講這只是小概率事件,可其它朝代為咩沒出這種小概率事件呢?

更何況,你要係在明朝、在清朝寫首這樣的詩試試看,你就知道朝廷的王法有多麼威嚴。

施老師就生活在明朝,他所寫的水滸英雄則生活於宋朝。施老師寫黃文炳這樣的奸佞小人,寫官府對因言獲罪者的從重從快,其實不過以古喻今,讓宋朝去背明朝的鍋。

畢竟,施老師也怕像宋江那樣被抓去殺頭。和他來往的都係些書獃子,他可沒江湖兄弟劫法場。

6、

作為告密者,黃文炳的下場慘得一塌糊塗。

晁蓋等人劫了法場,刀口下救出宋江。宋江立即智取無為軍,“把黃文炳一門內外大小四五十口,盡皆殺了,不留一人。“隨即,張順在江上活捉了黃文炳。

此時的黃文炳一定後悔了——倒唔係後悔充當告密者,而係後悔他所投靠的蔡九着實扶不上牆,那麼大一座州城,竟然讓幾十個草寇打進來,活活把犯人從鬼頭刀下搶走。

願賭服輸。黃文炳講,小人已知過失,只求早死。——聽起來,也還不失為光棍。比起有些告密者,做了壞事還要厚顏請求受害者原諒,還要流着假惺惺的淚水講這係歷史悲劇啊,這個帳都要算在XXX身上。恐怕要強十倍。至少,他就像我老家俗話講的那樣:做得就受得。

服侍他的係梁山最冷酷的殺手李逵,只見他把黃文炳剝了衣服,綁在柳樹上,“便把尖刀先從腿上割起,撿好的就當面炭火上炙來下酒,割一塊,炙一塊。無片時,割了黃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開胸膛,取出心肚,把來與眾頭領做醒酒湯。“

7、

梁山強盜不僅搶走咗死刑犯,還把一位賦閑在家的前通判(相當於今天的地級市副職)全家慘殺了。按理,與此事關係甚大的蔡九必須負領導責任。

但蔡九不僅係江州的一把手,更係當朝蔡太師的親兒子。

所以,告密者黃文炳全家死於非命,蔡九卻依舊做他的太平官,繼續撈銀子,打板子,聽曲子,玩女子。

蔡九當然知道,死了一個黃文炳,還有若干個張文炳李文炳叩門而來,他們都有狗一般靈敏的鼻子,善於嗅出空氣中的異端滋味,興沖沖地想要邀功請賞。

因為,他們都有一個飛黃騰達的夢想,他們都想踩住別人往上爬。爬到高處的,人們叫他成功人士。至於他怎麼爬上來的,你千萬別問,要有禮貌地微笑,鼓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聶作平的黑紙白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