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你以為係自己輸在了起跑線 其實係別人贏在了終點

1

大一剛開學的時候,有個讀者來找我聊天,語氣很沮喪。他高考超常發揮,被一所挺不錯的高校錄取,喜滋滋地玩了一個暑假,卻在開學的第一周,就感覺到壓力山大。

宿舍里的幾個同學都太優秀:一個早在高二的時候就拿了英語演講比賽的冠軍;一個係數學奧賽的特長生;一個雖然成績跟他差不多,但有個資產上億、做老總的爹,眼界和能力都強他不少。只有自己既沒咩本事又沒咩背景,中學時期那點兒微薄的優越感早散得一乾二淨。

“唔係都講大學四年係人生的加時賽嗎?那對於我這樣輸在了起跑線上的人,再努力又能跑出咩成績?”他講。

我諗了想,沒忍心用“你不需要跟別人比,做好自己就係成功”等老套的話搪塞他,因為我也懂得那種感覺,好不容易贏過了千軍萬馬、跨過了獨木橋,帶着滿身的疲憊只想落腳歇一下,卻看到別人清清爽爽地站在起跑線上,裝備齊全,鬥志滿滿,而灰頭土臉、氣喘吁吁的自己,怎麼看都沒咩勝算。

2

我係在大三實習的時候,第一次嘗到這種絕望。錄用我的係一家很有名的公司,經過了三輪面試和兩輪筆試,我終於等到了日思夜想的郵件通知,覺得自己挺厲害,每天在宿舍睇吓美劇、翻翻書,也能得到不錯的機會。

就這樣,我懷着“自己係幸運大贏家”的想法一身輕鬆地玩了兩周跑去實習,而打擊也來得那般不期而至。

跟我分到同一個前輩手下的係一個來自廣州的姑娘,明明跟我同年,卻有着出奇豐富的職場經歷。在我還糾結着如何做數據透視表時,她就已經能將三四個函數嵌套在一起得出一組漂亮而又有講服力的數據了;當我在大會上像聽天書一般聽着老總介紹公司主要業務和重點客戶的時候,她已經懂得拿着財務報表跟前輩討論市場利潤的變化趨勢。

高下立判,那樣明顯,以至於用不着外人講,我已經在她面前自慚形穢得抬不起頭來。那時候,我很絕望,覺得自己真嘅很倒霉,職場剛開始便遇到了勁敵,對方還沒出招,我就已經毫無還手之力。

一起入職的其他人傳出小道消息,講這個姑娘本來就係某老總的獨女,自幼被父親帶在身邊按照接班人的標準培養,只等積累夠經驗,畢業之後就職自家公司的總經理。

我默默地把這個消息記在心裏,在每一個被她比得光芒盡失的時刻,都自我安慰道:“人家可係公主,我一個普通人比不過她也係正常現象,邊個讓自己輸在起跑線上了呢?”

3

我從沒想過她會主動約我喝咖啡,在實習結束,次日就要回到各自城市的嗰個下午,她笑吟吟地挽住我,講:“認識好幾個月了,我們都沒有好好聊過天,聽日就要走咗,聚一聚吧。”

橫掂今後也不會相見了,我咁想着,對她坦白了自己的羨慕、嫉妒和心灰意冷。她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問我:“那你知道我上了大學之後的每一年都係怎麼過的嗎?我每天上完課都要在圖書館坐4個多小時,考了金融風險管理師;從大一開始就利用寒暑假在企業幫工,有時連工資都沒有,還要加班到半夜。而這份實習,係我的第五份工作。”

“你其實很優秀,只不過比我晚起跑了3年而已。”她這樣安慰我。

我這才知道,關於她家世的傳講全係謠言。她跟我一樣,父母都係工薪階層,而她的優秀,並唔係來自於天賦或係家世的加持,而係在我怡然自得的3年中,她在沒日沒夜赤手空拳地拼搏。

沒有邊個係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的,我們以為的起跑線,其實就係人家辛苦奮鬥了多年的終點。

4

之前有讀者問過我,廿幾歲的年輕人最應該培養哪一方面的能力。我諗了好耐,才慎重地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培養縱向的時間觀。

因為年輕,我們難免幼稚,認為人生係一場不可逆轉的博弈,輸在了開頭便再無翻盤的機會,又因為短視,看不到勝出的機會,便連參賽的入場券都想丟掉。可這世上,有邊個的成功係橫空出世的呢?

你看到的胸有成竹,係別人犯過很多次錯誤後的頓悟;你看到的舉重若輕,係別人跌過無數次跤後的自省。你看到的嗰啲閃閃發亮的光環,也從來都唔係從天而降,不過係一個人咬牙走咗好耐的夜路,才為自己點亮的一盞燈。

懂得看到過去,才能明白生活係每一天、每一夜的疊加,你如何度過昨天,就如何度過今天,你如何度過此刻,就如何度過未來。而懂得看到未來,才明白一個人30歲時的起跑線,係由20歲的自己決定的。

你可以停留在原地自怨自艾,也可以選擇立刻開始追趕,為下一個10年中的自己創造更多的機會。正如那句古老的諺語所講:“種下一棵樹最好的時間係10年前,其次係現在。”

追趕永遠比等待有效,因為運氣只眷顧不言放棄的人。畢竟人生那麼長,暫時輸一場有咩可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知乎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