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高新:正國級張德江一手造就了高俊芳

也許王忠禹和回良玉因為離開吉林較早所以高俊芳沒有巴結得着,但高俊芳能夠在吉林長春一路發達,是託了當時的省委書記張德江之「福」毫無疑問!筆者不能斷定當時的高俊芳已經直接巴結上了時任省委書記張德江,但即使是當時主管工業的副省長選定的高俊芳主持的公司,拍板權無疑是在張德江。

從中國大陸傳出的政治新聞中,最為“重磅”的莫過去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已經被雙規“。綜合外界評論,李源潮的這一次“被雙規”的傳聞,已經被某些海外政評人士與幾天前剛剛被宣布免去國務院新聞辦主任兼職的蔣建國聯繫在一起,有一篇海外評論的標題就是“李源潮的資深新聞辦公室主任被免”,意思是這個蔣建國是“李源潮的人”。

原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

其實只要簡單對照一下李源潮和蔣建國的簡歷就可以見出他們兩人之間的“交集”僅僅是蔣建國2008年從湖南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位置上調京出任新聞出版總署(國家版權局)黨組副書記、副署長兼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的中組部任命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組部長簽發的。但當時政治局常委內分管組織的是習近平,也就是說當時的習近平在黨務系統中是李源潮的頂頭上司。再者,這位蔣建國晉陞正部級並在十八大上進入中央委員序列都是習近平親自運作的,已經和李源潮一點關係都沒有了。而十九大上蔣建國沒有繼任中委,幾乎可以肯定是高層故意安排,而不是所謂的“落選”。

所以,把蔣建國如今的進一步的失勢分析成為中美貿易戰宣傳戰的被動和失策找替罪羊或許有道理,但把蔣建國的失勢說成是李源潮被“雙規”的“先兆”之一,反而令李源潮的這一次“被雙規”的可信度打了折扣了。

當然,如果李源潮的”這一次“是有根有據,是“狼真得來了”,那無疑是習近平那裡已經羅列出了足以把李源潮送進秦城與薄熙為伴的”收受巨額賄賂“的有力證據。但無論習近平怎麼拼湊李源潮的罪行,也總不能“亂點鴛鴦譜”,硬李源潮說成是剛剛被宣布逮捕的高俊芳的行賄對象。不過換個角度分析,在“假疫苗”事件已經重創習近平“四個自信”,民怨沸騰、民憤衝天、民情難抑的當口,再拋出一兩個國級“大老虎”轉移輿論視線,回籠一下民心,應該是習近平也能夠設計得出來的權宜之計。

關於假疫苗事件的最新消息是“中共領導人對疫苗醜聞表態後報道遭封殺引關注”。說的是假疫苗事件一夜之間引爆輿情之後,習近平和李克強均緊急表態,“然而,隨着令人更加不安的問題疫苗醜聞細節的曝光,習近平和李克強又陷入了假死一般的沉默,中共當局也對有關的報道進行全方位封殺。與此同時,中國國內外的許多觀察人士普遍猜測,習近平先前對先爆出醜聞的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發出聲色俱厲的譴責,或許並不是因為痛恨長春長生疫苗生產造假,而是跟他與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內鬥有關。觀察家們做出上述猜測的理由是,在長春長生生物疫苗生產造假的醜聞曝光之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公司被發現造假的情況更嚴重;然而,長春長生的十多個高管和大股東被抓捕,醜聞更甚的武漢生物的高管和大股東卻安然無恙······”

筆者本人是斷然不信事到如今的習近平和江澤民之間還會有什麼“內鬥“,而只抓”長春“放縱”武漢“被說成被外界解讀習、江”內鬥“,到是確有”論據“,那就是曾經長期掛在高俊芳辦公室和她家族公司大廳里的“江澤民與我公司領導人的親切合影”。

該故事發生在一九九五年,當時的中共官媒報道說:1995年6月25日至27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同志,在中共吉林省書記張德江,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王雲坤和省委黨委、省軍區司令員劉長富的陪同下,在吉林省延邊朝鮮自治州、吉林市和長春市視察工作,就如何進一步促進國有企業,特別是國有大中型企業的改革和發展問題進行調查研究······。6月25日下午,江澤民同志在長春聽取了張德江同志代表吉林省、省政府所做的工作彙報後,發表了重要講話。陪同江澤民同志視察的有: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曾慶紅,國家經貿委主任王忠禹,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副秘書長、國家計委副主任曾培炎,林業部部長徐有芳,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李景,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周正慶,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滕文生,國家體改委副主任洪虎,瀋陽軍區司令員王克等。

筆者這裡特別把當時江澤民的陪同人員一一列出,是因為除了當時擔任吉林省黨政軍負責人的幾位,陪同者之一王忠禹是長春人,從吉林省第一輕工業局副局長,吉林省第一輕工業廳廳長、黨組書記,吉林省委常委兼研究室主任、省委常委兼秘書長,吉林省委副書記,吉林省長一路爬升,1988年離開吉林進中央,最後官至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日後又出任過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吉林幫”里的“國字頭”之一。

陪同者之二洪虎是中共是開國上將洪學智之子,陪同江澤民視察長春三年後從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副主任、黨組副書記位置上調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當時的中組部任命令中特別註明這位省委副書記是“正部長級”。幾個月後他即被宣布為省委副書記兼代省長然後是(正式)省長。

陪同者之三徐有芳也是起家于吉林,在吉林官至廳局級後高升,擔任過黑龍江省委書記和林業部部長等職。

高俊芳入獄之前,她的長生生物官網報導說,1995年江澤民曾到長生生物視察,並題詞“發展高科技產業增強綜合國力”。當時長生生物還是國企,時任總經理就是高俊芳。

1996年,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錦濤亦曾到訪該公司。除了江澤民和胡錦濤,長生生物官網“領導關懷”一欄中還展示了張德江等多位中共前領導人參觀的照片,張德江1998年視察身着防護衣物參觀企業生產線的大幅照片如今也已經被“上面要求”從高俊芳的造假公司大廳里摘除。。此外,還有各種不同級別的中共高官,包括兩位前國務院副總理谷牧和鄒家華等8位領導人親臨視察的照片也一併從該公司的官網上刪除。

按照中國大陸百度百科的人物介紹,1954年出生的高俊芳犯案被捕之前的職務全稱是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財務總監等多個職務。社會職務為吉林省政協委員、長春市人大代表、吉林省預防醫學會第五屆副會長、長春市工商聯副主席。2017胡潤百富榜中,高俊芳家族以51億位列第820位,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她的起家過程大致如下,長春長生成立前,高俊芳任長春研究所財務處處長。1992年8月,公司成立後,高俊芳出任長春長生副總經理。1993年,出任長春長生總經理,併兼任董事長。

1993年3月,經長春市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批准,設立了長春高新技術產業股份有限(集團)公司(長春高新),高俊芳出任長春高新總經理。

2003年12月,長春高新將以2.4元的價格轉讓長生生物59.68%的股權,共計2984萬股。其中,1734萬股轉讓給董事長兼總經理高俊芳,占長生生物總股本的34.68%。2007年,高俊芳收購韓剛君持有的長生生物股份,成為長生生物的絕對控制人。

1993年之前的經歷這裡從略,從1993年開始到2007年,這位高俊芳大致經歷了從國企一把手到自己收購自己掌管的國企將其變為自己私家企業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吉林省的歷任省委書記是張德江、王雲坤、王珉。歷任省長是高嚴、王雲坤、洪虎、王珉、韓長賦。另外還有當時的吉林省委秘書長、省委副書記蘇榮等。他們中間日後成為“國字頭”領導人的是張德江和蘇榮。除了前面已經介紹的王忠禹,在1993年之前也和王忠禹一樣已經從吉林省副省長位置上調升中央的回良玉日後也成為“吉林幫”的另外一個“國字頭”領導人。

也許王忠禹和回良玉因為離開吉林較早所以高俊芳沒有巴結得着,但高俊芳能夠在吉林長春一路發達,是託了當時的省委書記張德江之“福”毫無疑問!

按照慣例,中共中央主要領導人,特別是黨政一把手巡幸地方之前,活動日程和視察地點都是要先由所要巡幸的具體省份拿出計劃的。而江澤民1995年的長春之行,視察的企業有兩家,一家是中科院所屬的熱縮材料公司,另一家就是當時屬於長春市的地方國企“長春高新”。

筆者不能斷定當時的高俊芳已經直接巴結上了時任省委書記張德江,但即使是當時主管工業的副省長選定的高俊芳主持的公司,拍板權無疑是在張德江。

張德江是1990從民政部副部長位置上被江澤民派回吉林,出任吉林省委副書記兼延邊州委書記,從1995年至1998年任吉林省委一把手兼省人大常委會主任,1998年被江澤民調到浙江擔任省委書記為晉陞政治局熱身。經查證,張德江是1998年7月奉命到北京接受談話,回長春向繼任者交待工作之餘安排的離開吉林領導崗位之前必需完成的幾任大事之一就是親自前往高俊芳的公司視察。這一因為不是陪同江澤民,也不是陪同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只是在省委辦公廳主任和一位主管副省長陪同下進行,所以時間充裕,視察得也非常仔細,他和高俊芳都身穿白大卦在生產車間里裝模作樣的場面被高俊芳手下及時抓拍後,畫面上只有高俊芳和張德江兩人特寫的照片與前面提到的那張他張德江陪同江澤民到訪的集體合影,都是高俊芳從此飛黃騰達的“護身苻”。

日後高俊芳把國企變私企的過程中時任吉林省委書記王珉是否為其站台筆者沒有相關信息,但僅如上所舉已經足可說明正是日後官到正國級的張德江當年一手成就了高俊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