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新文化巨匠多角亂愛:徐志摩陸小曼不倫戀 胡適捲入

現實中的徐志摩,卻因愛情的糾結而斷送了一生。當年,徐志摩與陸小曼都拋棄原配,用梁啟超的話講,「實在係不道德之極」,而史料顯示,一代大儒、五四新文化運動大師胡適也曾捲入這場情亂。

圖:國學大師胡適曾捲入與陸小曼的迷亂情愛,今人從遺世的陸小曼書信中可見端倪。

徐志摩係新月派早期開創者之一,名滿天下的詩人、散文家,一生追求“愛”、“自由”與“美”,大陸拍攝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將他與元配張幼儀、心儀對象林徽因以及最後的伴侶陸小曼之間的愛情故事描繪得浪漫無比,然而現實中的徐志摩,卻因愛情的糾結而斷送了一生。當年,徐志摩與陸小曼都拋棄原配,用梁啟超的話講,“實在係不道德之極”,而史料顯示,一代大儒、五四新文化運動大師胡適也曾捲入這場情亂。

徐志摩在英國留學期間,思慕才女林徽因,林與梁思成在美國結為終生伉儷後,徐志摩與髮妻張幼儀離婚,轉而娶了有夫之婦陸小曼;陸小曼為了與元配丈夫王賡離婚,狠心打掉腹中骨肉,實屬驚世之舉。撮合兩人的胡適請來梁啟超為其證婚,梁任公不僅沒有講吉祥話,反而切責他們不該把婚姻當兒戲,最後講道:“祝你們這係最後一次結婚!”事後梁啟超寫信給女兒,講“志摩揾到這樣一個人做伴侶,怕將來痛苦會接踵而來”,想不到其言靈驗如神:徐志摩因觸怒父親斷了接濟,也因陸小曼的揮霍陷入勞頓,最終在去聆聽林徽因演講的途中,飛機撞山身亡。

而據現存史料,這場備受後人議論的情亂,國學大師胡適也曾捲入其中,在當年即有胡陸“四角戀”的傳言,講胡適最初看上陸小曼,因無法跟太太離婚,小曼才許身徐志摩。

圖:徐志摩與陸小曼

當時,徐志摩與陸小曼的不倫戀傳遍九城,胡適的儘力撮合令胡太太怒不可遏。一天,葉公超等人在胡家,胡太太罵道:“你們都會寫文章,我不會寫文章,有一天我要把你們這些人的真實面目寫出來,你們都係兩個面目的人。……大家看胡適之點樣,我係看你一文唔抵……”(葉公超《新月懷舊》)胡太太大動肝火,想必係發現了有咩讓她不能容忍的地方。

葉公超,原名崇智,字公超,後以字行,祖籍浙江餘姚,廣東番禺人,生於江西九江。中國學者暨外交家,新月派代表人物之一。曾任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外文系教授,上海國立暨南大學、西南聯大外文系主任,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駐美大使、總統府資政。

湯爾和題贈胡適詩云:“薔花綠柳競歡迎,一倒傾心仰大名。若與隨園生並世,不知幾多女門生。纏頭拼擲賣書錢,偶向人間作散仙。不料飛箋成鐵證,兩廓豬肉定無緣。”足見胡適受到女學生傾慕的程度。可以考證的係,胡適在髮妻江冬秀外,曾有美國女子韋蓮司和曹誠英兩個情人。而從陸小曼給亦師亦友的胡適先生的數封信中,也足可見胡陸之間的戀情,其所以沒有造成影響,在胡適的冷靜和理智之外,可能只係因為掩藏得好。

湯爾和(1878-1940),原名湯鼐,字調鼐,晚年號六松老人,男,漢族,浙江省杭縣(今杭州市)人,組織學、解剖學家,醫學教育家,政界人物。

胡適認識陸小曼早於徐志摩,徐陸戀情未公開前,其交往並不避徐。後來徐陸的事鬧得滿城風雨,小曼丈夫王賡氣得把出槍來,徐志摩去歐洲避風,王賡赴南京任職,臨行托胡適和張歆海照料小曼。後來徐志摩娶了陸小曼去歐洲,也曾將其托給胡適照顧,想讓胡適帶着陸小曼到歐洲去找他,沒想到胡陸早有感情,歐洲未成行,又擦出一段火花,而今留下了幾封陸小曼寫給胡適的英文情書。

當時,陸小曼還係王賡的太太,卻與徐志摩大談戀愛,而其中也有胡適插的一腳。

吳虞,原名姬傳、永寬,字又陵。四川新都人。清朝及中華民國學者。

被胡適譽為“四川只手打倒孔家店的老英雄”的吳虞1925年6月14日在日記寫道:“立叄約往開明觀劇,……胡適之、盧小妹在樓上作軟語。”盧小妹即陸小曼,胡適有妻,更有情人曹誠英,但仍和他過從極密。胡適有關檔案中存有的陸小曼來函中,就存有當時的“軟語”:

徐志摩去世後致胡適先生的第一封信中,陸小曼寫道:“我們雖然近兩年來意見有些相左,可係你我之情豈能因細小的誤會而有兩樣么?你知道我的朋友也很少,知己更不必講,我生活上若不得安逸,我又何能靜心的功〔工〕作呢?這係最要緊的事,你豈能不管呢?……先生我同你兩年來未曾有機會談話,……我現在不能再讓你誤會落去了,等你來了可否讓我細細的表一表?因為我以後在最寂寞的歲月願有一、二人能稍微給我些精神上的安慰。……先生盼你救我一救吧!小曼”

幾通陸小曼的英語來信則更令人浮想聯翩:

“我就用這封信來代替我本人,因為我的人不能到你身邊來。我希望我的信可以給你一點慰藉。”

“我非常急切地想要你來我家,但我不應該太自私。再見了,最親愛的。你永遠的眉娘(Mignon)。”

“你怎麼又發燒了?難道你又不小心感冒了?今天體溫幾多?我真係焦急,真希望我能這就去看你,真可惜我不可能去看你。我真真很不開心。”

“喔!我現在多麼希望能到你的身邊,讀些神話奇譚讓你笑,讓你大笑,忘掉這個邪惡的世界。你覺得如果我去看你的時候,她(註:即江冬秀)剛好在家會有問題嗎?請讓我知道!”

“你永遠的玫瑰(Rose)兼眉娘(註:Rose的字母--的“o”係畫作心的形狀)。”

“我最親親的朋友:我這幾天很擔心你。你真嘅不再來了嗎?我希望唔係,因為我知道我係不會依你的。”

“只希望你很快地能來看我。別太認真,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吧。”

言語間透露出的關懷備至、愛慕有加,不但超出師生關係,更逾越一般朋友的關係,無異於一封封情書,讓後人從側面了解胡適的情感世界。

陸小曼作為徐志摩遺孀給胡適的第一封信中,已表示希望把一生交給胡適來“安排”,但係陸小曼從徐志摩在世時起,就與戲友、有婦之夫翁瑞午過從甚密,後者係雅歌集票房的台柱,常為陸小曼做推拿、還曾勸其同吃鴉片止痛,令徐志摩也體會到了當年王賡難堪的個中苦澀。

胡適對陸小曼一向有好感,但看不起翁瑞午,譏諷翁為“一個自負風雅的文化掮客”。他向陸小曼提出,要她與翁瑞午斷交,來南京由他安排新的生活;陸小曼則希望保持和胡翁倆人的曖昧,由此胡適便不再和陸小曼來往,一代大師和一代才女的隱秘戀情就這樣結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吳莉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