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笑面土狼:性騷擾這事情

性騷擾這事情,其實跟疫苗事件一樣——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全社會都默認性騷擾只係稀鬆平常、甚至默認性騷擾的發生係受害人本身有問題,那麼對唔住,早晚有一天,你或你的女性親人,都有可能變成下一個受害者,並且無處伸冤。

性騷擾這事情,我經歷過四次,全部來自於周遭熟人,有倆甚至還係我父親生前的朋友、看着我長大的叔叔伯伯、德高望重的行業精英。結果卻在“好兄弟”屍骨未寒之時,威逼利誘上下其手要做兄弟女兒的“乾爹”,要“視如己出”、“提供資源和平台”、讓人“一飛衝天”

想起這些事來真特么能噁心我一輩子…

事後想過很多次報復,但苦無辦法——

報案?我當時自己就係做公訴的,也辦過強姦案猥褻案,證據標準心裏門清,我的情況別講走到公訴了,立案都不可能——首先人家都沒得手,其次強行摸親摟抱的過程中沒造成一點點傷痕,再次也沒有任何錄音錄像微信聊天記錄等其他證據…我去告,告啥?

舉報到他們單位?還係那句話——證據呢?錄音沒有錄像沒有人證沒有,連一點點曖昧的聊天記錄都沒有,我空口去舉報,邊個信?講難聽點,就我的顏值水準,人家倒打一耙都唔係不可能——講我姿色平平野心勃勃投懷送抱想走捷徑結果攀附不成惱羞成怒誹謗誣告。到時候我怎麼講理去?

告訴牛逼的親戚長輩,讓他們幫我出頭?拉倒吧,邊個會為了一個隔了一層血緣關係的小輩的一次受辱而怒挑行業大拿給自己找事?何況周圍不少人還指着那老厭物幫他們搞定孩子升學老人看病自己工作調動之類的事兒呢…若係影響到人家的根本利益,別講幫我出頭了,不把我這個斷人好處的“刺頭”給解決了就不錯了。

微博曝光魚死網破?別講我那時還係個小透明,就算粉絲百萬又如何?沒有一丁點實錘的爆料控訴,那就係誹謗,加上雙方實力地位的懸殊,我要真咁干,只怕落個魚已死網未破的結局。

想了N種方法,最後只能忍——拿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講不定自己哪天發達了總能揾到機會報一箭之仇這種屁話安慰自己。

然而難過了好耐,想起一次噁心一次,失眠、煩躁、厭男。心態最不好的時候覺得天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成功人士背後都畜牲…好在身邊終究係好人多,父親去世這幾年,我和老媽受到不少人相助,倍覺溫暖,深為感動,因而對人性與生活亦抱了感激與熱愛。故嗰啲偏激的想法晦暗的心態,也只困擾了我一陣子而已,終究沒讓自己受太大影響(雖然想起這事總係噁心無比)。

我一個不算天真稚嫩的成年女性,遭到尚未得手的性侵/性騷擾,都已如此難受,何況嗰啲年輕單純不諳世事卻慘遭毒手的花一樣的女孩、甚至女童?這種事情對她們的身心造成多大的傷害、對她們的人生產生幾多負面影響,能估量嗎?

而且我再劃一次重點:我沒姿色、穿着保守(飛機場想穿sexy一點也難啊)、和老厭物之前除了年節日常問好與父親在時的家庭聚會沒有任何私人交流,照樣被盯上。這講明咩?講明人渣選擇獵物的range非常廣,唔係你穿衣保守舉止端莊就能避開的、也唔係你覺得自己顏值不出眾就不會有這方面麻煩的。

所以性騷擾這事情,其實跟疫苗事件一樣——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全社會都默認性騷擾只係稀鬆平常、甚至默認性騷擾的發生係受害人本身有問題,那麼對唔住,早晚有一天,你或你的女性親人,都有可能變成下一個受害者,並且無處伸冤。

講到疫苗,我去睇吓有咩最新進展,轉發啲,不能讓這事的熱度落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