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智斌:2018年上半年官逼民反烈度直線飆升

1946年2月1日,中共黨報《新華日報》曾經這樣批判國民黨政府:「廿年來,尤其係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係『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佈的法令,其係否為人民着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係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這番言論公開發表七十二年之後的今天,這個自稱係「為人民服務」的政權,卻在自己黨的誕生之地,都無法擺脫受到人民衝擊的困境。

總體上講,2018年上半年度中國民間維權運動,從造成的社會影響來看,團體維權影響遠大於個體維權;從維權人員成分構成的變化看,可以看到由過去以社會底層為主的分散上訪逐漸轉變到現在社會各階層廣泛加入甚至延伸到越來越多的海外華人參與其中;從維權活動發生的地域看,也從過去各地“單打獨鬥”擴展到現在多地聯合抗爭、全國抗爭甚至全球維權;從維權訴求的變化看,也更明顯地從過去純粹的金錢和物質擴展到現在精神、自由、法治等公民權利各個層面更廣泛的爭取;就團體維權的成果而言,也從過去政府一貫的強硬處置,開始出現懾於人民的力量不得不低調作出部分退讓這種傾向的微小轉變。而與此同時,個體維權的結果不但未見改善,反而遭受更加嚴厲的打壓。

應該講,今年上半年發生的民間維權運動,尤其係團體維權,在絕望之中還係讓人看到了些許的希望。其中(以時間順序排列):“上海發佈褫奪華僑國籍,海外華人全球輿論聲討;廣電總局封殺內涵段子,全國段友半夜鳴笛抗議;豫軍嫂上訪遭截訪拘留,各地老兵結集漯河聲援;為生存討公平爭取權利,貨卡司機發起全國罷工;再度聲援被打維權戰友,全國老兵雲集鎮江抗議”五起維權事件,不但人數眾、作用大,而且影響久、意義深,係今年上半年發生的幾起最具代表性的團體維權事件。

一、上海發佈褫奪華僑國籍,海外華人全球輿論聲討

今年3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在其官網公布《上海市常住戶口管理規定》,其中第四十六條規定稱:“出國定居或者加入外國國籍的,本人應當向戶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辦理註銷戶口登記。

未辦理註銷戶口登記的,公安派出所應當及時告知本人、近親屬、戶主或者集體戶口協管員,拒絕註銷戶口或者告知後一個月內仍未辦理註銷戶口登記的,可以註銷其戶口。”

海外輿論普遍解讀這條發佈係中國政府為褫奪上千萬獲得外國永久居留權的海外華人的國籍,準備在上海先行試水這條政策。這條發佈涉及到的海外華人人數之眾、利益之廣,在歷史上未曾見過。這條發佈所受到海外華人和華文媒體輿論之重視,譴責之眾、之烈,在歷史上同樣罕見。

由於未見中國政府公布過關於海外華人、華僑人口數量方面的統計和估算資料,因此海外華人、華僑人口數量一直沒有官方的明確講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僑務工作研究》雜誌2010年第四期署名廈門大學教授庄國土發表的研究文章,當時世界華僑華人總數約4,543萬。《維琪百科》引用的統計資料顯示,現在海外華僑華人總數已經超過5,000萬之巨。這無疑係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利益博弈中足以令政府不得不仔細掂量掂量。

在海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2018年3月22日,上海公安不得不改口稱:“鑒於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的實施細則尚未制定,關於‘出國定居’的法定內涵尚不明確具體,因此,現階段上海公安機關對出國定居人員不註銷戶口。”3月26日,《人民網》等媒體也發文《上海暫不註銷出國定居人員戶口》,以配合宣傳,化解海外華人華僑的顧慮和不滿。

這場海外華人華僑對於自身國籍權益通過輿論表達的“軟性維權”,雖然現階段取得了暫時的勝利,但從“暫不註銷”四字中可以看出,這場維權未來雙方還將在“變”還係“不變”之間持續進行拉鋸,這種僵持的狀態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係,上海官方的暫時屈服,至少為海外華人華僑的國籍權益之爭開了個好頭。

這個“軟性維權”案例的意義在於,華人華僑的海外維權已經從昔日少數人遭受不公後單槍匹馬的零星鳴叫申冤,發展到集體權益受損時輿論群起譴責,造成了海內外維權活動在輿論上形成合圍之勢。同時,這個案例不但暴露出中共官方決策層在制訂、實施涉及民眾利益的政策過程中粗暴無理和不近人情的一面,更講明官方只圖眼前利益這種鼠目寸光和急功近利的愚蠢。事後採取朝令夕改又無擔當的態度來應對,也表明了政府在面對潛在的維穩風險時缺乏基本的預見能力,只能做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粗淺應付。

二、廣電總局封殺內涵段子,全國段友半夜鳴笛抗議

4月10日,國家廣電總局責令《今日頭條》網站永久關停“內涵段子”用戶端軟體和相關公眾號,稱其存在“導向不正”和“格調低俗”等問題。《今日頭條》網站CEO張一鳴發文致歉稱“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並表示接受處罰。

不少網友認為,“內涵段子”被封並唔係因為它內容低俗,而係它已經形成了組織性和規模性,它的月活躍用戶數量超過了2,000萬,段友們在汽車上貼有特定的標誌,還經常線上上、線下組織活動。

也正係因為“內涵段子”擁有眾多年輕的段友,才會讓這些血氣方剛的段友對廣電總局封殺“內涵段子”的不滿,採用與眾不同的方式表達出來:部分段友在4月11日夜至12日凌晨驅車聚集到國家廣電總局門外進行圍堵,全國多個城市的網友駕駛車輛上街聲援,同時打開汽車雙閃燈並用特有的“一長兩短”鳴笛聲來表達抗議。

“內涵段子”段友維權抗爭的意義在於:儘管中國新生代年輕人一直被外界認為係只追求生活、不關心政治的享樂一代,但在他們自身的權益受損時,能運用自身的優勢和特點,不懼高壓恐怖,高效有序地組織起街頭抗爭,已經證明了其自身的價值所在。雖然他們表達的訴求並唔係對民主、法治這種政治上的直接渴求,但他們已經表達出了對自由的嚮往和精神上的追求,也表明這些生活上“享樂的一代”遠唔係精神上“垮掉的一代”,這就係未來的希望所在。另外,這樣的抗爭還具有另一種重要的警示作用:讓當局今後針對網路採取“暴力”行為時,對可能造成的後果會有所顧忌。

“內涵段子”段友能夠在“大資料”的監控下成功結集進行“一長兩短”的鳴笛抗議,表明了即使在高科技支援下的強力維穩也已經難以避免發生“三長兩短”的不詳危局。

三、豫軍嫂上訪遭截訪拘留,各地老兵結集漯河聲援

據6月初的外媒報導,河南漯河當地退役軍人前往北京退役軍人事務部上訪維權時,遭到地方政府官員的截訪,並對一位為丈夫維權、名叫翟洪蓮的軍嫂處以行政拘留7天的處罰。此事引發當地數十名退伍軍人聚集當地政府要求解釋情況,竟也遭到抓捕,數人被以“尋釁滋事”為由拘留。一名地方副書記還對退伍兵囂張地聲稱:“我講你違法便違法”。另有據稱係漯河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李軍信的人,用下流髒話辱罵軍嫂的視頻也在網路上流傳,因此激起公憤。

事件引發全國退伍軍人的抗議。6月初,四川、浙江、山東、安徽、河北等地的退伍軍人陸續趕到漯河聲援受到打壓的戰友,人數據講多達上千人,被大批維穩員警包圍對峙數日之久,退伍軍人和維穩員警雙方的對峙並未引發肢體衝突。此事件發生、持續期間,正值六四事件發生29周年的敏感時期。

據未經證實的報導,此事件最終以當局放人、賠禮道歉和賠償損失收場。

退伍軍人維權問題一直係令當局非常頭疼的嚴重“社會不穩定因素”。據報導,2016年10月11日,上萬退伍軍人聚集北京包圍中央軍委辦公地八一大樓通宵達旦靜坐抗議;2017年2月22日,上萬維權退伍軍人突破地方的封鎖攔截又聚集北京中紀委上訪請願。

長期上訪的退伍軍人認為,制度性不公和地方官員的腐敗行為嚴重侵害了這些退伍軍人的切身利益,久拖不決和日積月累又使得他們的訴求變得越來越複雜和難以解決。每年退伍的老兵越積越多,他們的訴求於是也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拖越不易處理。雖然2018年4月18日退役軍人事務部在北京掛牌,但係地方政府還係以“拖”字應付,料難以有真正實質性的改變。

相對於普通民眾的維權活動,退伍軍人有較嚴密的紀律性,他們人數眾多、行動團結步調也較為一致,身份又特殊敏感,其中不乏參加過越戰和獲得過各種軍勳章的有功之士,因此當局對他們很難“下重手”處理。他們今天的處境對維穩的員警而言,就像網路上一度流傳的名言:“老子的今天就係你們的聽日。”對這種特殊群體的維權問題若處置不當,很有可能動搖軍心。因此,解決退伍軍人維權問題已經成為當局兩難的選擇。

不難想像,如果對退伍軍人維權問題處理失當,很有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幾根稻草之一。

四、為生存討公平爭取權利,貨卡司機發起全國罷工

為抗議高油價、高稅費、高罰款等各種盤剝,爭取公平的生存權利,多地卡車司機在6月10日周日之前提前發起全國性大罷工。據海外媒體報導,山東、四川、重慶、湖北、江蘇、安徽、上海等地有眾多卡車司機參與了罷工,視頻和照片顯示排隊停在路邊罷工停運的卡車一眼望不到尾,許多卡車都打出“我們要生存、我們要吃飯”等標語。

卡車司機遊走在生存的“生死線”上掙扎的困境,其實由來已久,也不時爆出令人吃驚的極端案件。早在2010年12月,河南禹州農民時建鋒因用兩輛卡車套用軍車牌照拉運黃沙,他被法庭認定在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約8個月的時間裏,免費通行高速公路2,361次,偷逃過路費共計368萬餘元,期間他拉沙獲利共20多萬元,時建鋒因此被河南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以詐騙罪一審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金200萬元。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係,地方政府因公路“三亂”(亂設卡、亂罰款、亂收費)問題引發的悲劇卻不斷發生。2014年11月24日,河南永城籍貨車車主張高興和侯燕夫妻雙雙在路邊喝下農藥自殺,張高興不治身亡。事件發生的原因就係他們的車輛在河南省310國道民權縣羅庄超限檢測站因超載被執法部門罰款3萬元,並被按照規定卸貨。張高興和侯燕夫妻買車欠下了40萬元的債務,由於卸貨導致貨物封條被揭,為此他們又將增加10多萬元的經濟損失,在絕望之中,夫妻雙雙被逼走上絕路。而像這樣的悲劇,卻時有所聞。

早在河南禹州農民時建鋒被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金200萬元時,就有眼尖的網友為法院的判決算過一篇帳:時建鋒在近8個月的時間(按240天計)內,偷逃過路費368萬多元,每天平均偷逃15,333.33元。當時河南省高速公路車輛通行費收費標準係每公里收費0.45元,因此時建鋒平均每天在高速上行駛的里程數應該係34,074公里。就算按照兩輛車24小時不停行駛,車速要達到每小時行駛710公里的速度,每天才能勉強跑完這些里程。難道時建鋒經營的係兩架飛機嗎?有網友質疑法院判案有失公正。其實,這個案例更重要的係真實地暴露了在這種體制下,司法非但不能維護社會的公平和正義,而且還加劇了社會矛盾深層次的惡化。時建鋒以偷逃過路費368萬多元的代價,換來的獲利收入才區區20萬元,如果他不偷逃,那麼時建鋒經過8個月的辛勤勞動,得到的將係虧損348萬多元這樣凄慘的境況。這個例子本身不但告訴了大家卡車司機的血汗錢究竟流向了何處、司法在維護社會公平中充當了怎麼的角色,而且還講明了在現行的社會體制下,勤勞非但無法致富,而且連生存都必須付出違法的代價。勞動成果大部分係被不勞而獲的人剝削掉了,人民並沒有得到經濟發展的實惠。

2011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廣東惠州市科協主席黃細花在人大小組討論時就講過:有人做過一個實驗,同一車貨物,運輸成本從廣州至北京比從廣州到美國還要貴。中國的運輸成本如此之高,你叫老百姓如何生存?你叫老百姓如何不超載?如何不逃費?她在2011年接受記者採訪時還講:全世界建有收費公路的國家和地區只有20多個,建有收費公路14萬公里,其中就有10萬公里在我國;我國公路收費高於歐洲9倍,公路運輸成本中20%係各種路上收費,公路收費、過橋費名目繁多。

但係,咁多年過去了,我們係否看到政府部門有過這方面的改善?時到今天,卡車司機終於在全國範圍內爆發了大規模的罷工抗議浪潮,可以講,也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據報導,估計全國現有大約3,000萬卡車司機。雖然眼前的罷工潮已經暫時被分化掉了,但係,這個社會,卻越來越像係一個火藥桶了。係對他們的維權繼續維穩打壓,還係改輕負擔、分享紅利來解決問題?咁簡單的道理大家都懂,但係權力貪得無厭,現實怎能有解?

就在全國卡車司機爆發大規模罷工之時,“上合組織峰會”正在山東青島召開,山東也發生了大規模工潮。在這敏感期間,面對全國罷工官方並未出面正面強行干預,係否表明官方在應對大規模群體事件時,係策略已有所調整,還係有所顧忌,或有些力不從心?或許兼而有之?但維權形勢越來越嚴峻,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

五、再度聲援被打維權戰友,全國老兵雲集鎮江抗議

根據海外多家媒體報導,6月22號上午,又有數百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中國退伍軍人,衝破阻攔來到江蘇鎮江聲援被打的維權老兵,抗議政府的暴行。這係一個月里發生的第二起全國退伍軍人大規模結集抗議地方政府暴力維穩的維權運動,期間還有更多的老兵從全國各地趕往鎮江,據講抵達鎮江的老兵人數達幾千人。還有不少人在半途就被地方維穩人員攔截,更有消息稱為阻止老兵去鎮江維權,長春至鎮江的鐵路客車被“因果”停售車票。

據報導,維權老兵在鎮江市委、市政府門口與警察對峙多日後,在6月22日深夜當局派出上萬名員警將數千名老兵在黑暗中清場,期間老兵遭到未穿制服的不明身份人員毆打和暴力襲擊,有老兵被打得頭破血流。

在早些時候,網上還出現正在運輸的坦克、裝甲車和大批軍車的視頻和照片,傳講係近日拍攝於鎮江市郊,輿論廣泛指當局為鎮壓鎮江老兵維權已經作出充分的武力準備。

在對付退伍軍人大規模集體維權的態度上,當局從以往的一度克制忍讓到這次予以暴力清場的強硬轉變,雖然內中因素非常複雜,但也至少可以看出當局對待退伍軍人的維權問題已經無計可施,進而不惜鋌而走險。而從被暴力對待的老兵呼喊出“交出兇手、反對打壓”、“打倒貪官,嚴懲腐敗”、“與反動政府同歸於盡”等口號中,也可以看出雙方的矛盾也已經更加深層次地激化了,每一次強烈維穩甚至暴力維穩的運用,其實都係政府對“和諧”和“穩定”的飲鴆止渴,進一步加劇官、民的對立,為這個社會從量變到質變積聚能量。可以講,鎮江維權老兵被暴力清場的副作用,在今後老兵維權的策略和態度上,以及人們對現今這個社會的認識上,一定會顯現出來。

我相信,對於絕大多數的民間維權人士而言,他們的訴求都係因為遭遇不公和利益受損而向政府投訴,希望尋求到公正解決和處理的機會。他們原本並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但係在強烈維穩的現實下,任何一個維權者只要還具備稍微清醒的頭腦,就不難得出這樣的經驗和教訓:官員無惡不作,政府無法無天。司法蠻不講理,法治渺若塵煙。腐敗根深蒂固,正義遙遙無期。社會險象環生,人民苦不堪言。正係在這種情形的逼迫之下,才會出現“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的抗爭。

就在寫作本文時,新聞報導又傳來2018年上半年度最後一天,浙江民眾抗議政府拆遷、征地不公,大量結集的民眾最終發展到衝進員警戒備森嚴的政府街道辦事處大樓的事件。此時、此刻、此地,正係中共建黨97周年節日前夜的嘉興南湖。九十七年前,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由上海轉移到嘉興南湖秘密召開,從此給“嘉興南湖”這個本來尋常的地名賦予了非同尋常的政治含義。1946年2月1日,中共黨報《新華日報》曾經這樣批判國民黨政府:“廿年來,尤其係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係‘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佈的法令,其係否為人民着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係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這番言論公開發表七十二年之後的今天,這個自稱係“為人民服務”的政權,卻在自己黨的誕生之地,都無法擺脫受到人民衝擊的困境,這係因為咩?!

單就上面論及的幾起維權事件而言,其中涉及參與維權和存在利益瓜葛的人數估計就不下幾千萬甚至上億人。每個維權人士背後都站立着一個家庭、一個親戚和朋友圈。古今中外,歷史上還真沒有見到有過一個龐大的政權,強大到足以能與全民對抗的。可以預見,強烈維穩只會係死路一條。要想穩定,唯一的辦法就係把被騎在下面遭受欺壓的人民真正從壓迫中解脫出來。任何欺騙和暴力,只能造成更大的不穩和製造人為的災難。

從2018年上半年度發生的這些民間自發的維權運動現狀中可以看出,民間維權和官逼民反的範圍、規模、烈度和頻度都在快速擴大和直線飆升,強烈維穩已經到了進退無門、力不從心的地步,或將面臨黔驢技窮、難以為繼的局面。對此,邊個才應該真正去認真反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