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真正的好命 係有生命力

有一天看到閨蜜在朋友圈裡寫了一句話,大致意思係:‌‌“你抽到咩牌都唔係最牛的,最牛的係無論好牌還係臭牌,你都能打好。‌‌”

我們在生活中,時常會遇到大事小情,有的係好像怎麼都翻不過去的山,有些係令人頭疼的小事,轉頭去看別人:咦,怎麼他們的人生都那麼順遂,咩事情都很順利,他的命真好!我只係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也有自己的幸福。

對於我們大多數普通人而言,不可能一輩子都順遂如意的,但係為咩有的人每天愁眉苦臉,而有些人卻能夠生機勃勃地翻山過河,保持着陽光的心態繼續前行?係為生命力。

某個深夜,有位讀者跟我聊了幾句,最後她感慨講:總體而言,你應該係個方方面面都比較順利的人吧?我忍不住笑。在那之前,不止一次有人這樣感慨過,有並唔係很熟悉的網友,也有交往頗多的朋友,跟我在一起超過十年的克萊德先生也時常這樣講,偶爾會半係嫉妒半係感慨地講,‌‌“你就係太順利了。‌‌”

別人這樣講的時候,我頂多笑笑,假裝自己很得意,邊個不喜歡自己命好啊?但克萊德先生這樣講的時候,我一定會奮起反擊,因為我覺得他抹殺了我的努力。偶爾我會講:我命好也係我自己爭取來的!

跟許多吃過苦受過累的人相比,我的人生的確係相對順利的——

小時候沒有家境窘迫到讀不起書,長大了考上大學沒有因為交不上學費而輟學,大學畢業沒有搵唔到工作流浪街頭或者在家啃老,戀愛結婚之後沒有吃不上飯養不起孩子;家庭穩定,身體健康,雖然偶爾頭疼腦熱,但從無大礙——且慢,我講,難道你們大部分人的人生不也係這樣的嗎?

我覺得這樣的人生就算係順利了,相比嗰啲從小生活在饑寒交迫的家庭,又或者受到病魔威脅的人而言,我們的確值得再三感慨自己的人生太幸福了。

所以,我喝一杯茶會覺得自己很幸福,看今天的藍天很好會覺得很幸福,和家人一起覺得很幸福,哪怕係淋着雨走在山頂看到蔥翠綠色也覺得很幸福……我很珍惜這一刻的順利。若係把這些片段揉碎來看,我抽到的都係好牌嗎?當然唔係啊。

讀書時,中考之前我們嗰度的政策突然改了,原本很有把握進入的那所高中,因為劃片需要更高的分數才能進入。我成績還不錯,但中考成績不理想,我爸為了讓我進那所高中甚至讓我多讀了一年初三,沒錯,為了上一所好高中,我蹉跎了一年的時間。結果呢?結果第二次中考,成績還係不夠好,最終還係與那所高中失之交臂,進入了一所三流高中。分數線出來,我失落得恨不得去死——那時候小,一點點小事兒就會覺得係天崩地裂般嚴重,而且,覺得自己所有努力都付諸東流,特別對唔住父母等等。

這大概係人生第一次失敗,主客觀因素都有,但後來意外促成了我高中時候的努力。那係很叛逆的十六七歲,我曾經公開跟老師頂撞吵架,也曾經躲在被窩裡打着手電筒學習。

與我完全相反的係一位初中的女同學,她屬於那種天資聰穎的類型,學習不用多吃力,一點就通。中考後,她順利進入了那所好高中,一年多之後,卻因為早戀,鬧得不可收拾;後來終於勉強讀完高中,高考成績並唔係很好,進了一所大學,但係還沒大學畢業就又因為戀愛問題休學回家不知所終了……

所以,好多時候,我們真嘅不好講自己拿到的係好牌還係壞牌。好牌如果不好好打,也有可能一敗塗地;而壞牌,若係認真打,也許還有反擊的機會呢。

我覺得,在許多的瞬間,你都能夠深刻體會到‌‌“禍福相依‌‌”的意思,當我一再回頭去看嗰啲決定我人生走向的瞬間的故事時,我都在心中深深感慨。好像沒有嗰啲令人沮喪的‌‌“壞牌‌‌”,就不會有我後來的‌‌“好牌‌‌”。

許多的時候,我不喜歡攤開自己經歷過的苦難給別人看。我甚至曾經想,有些痛苦,不足為外人講。因為每個人的人生經驗都與眾不同,我們每個人對自己苦難、痛苦的深刻理解,無法企盼其他人也達到咁深的理解;而若總係絮絮叨叨,我們很有可能就會走到‌‌“祥林嫂‌‌”的歧途上。也許真嘅有人一帆風順,但嗰個人唔係我。

小時候很好驚媽媽講‌‌“這個月的工資花完了‌‌”,因為我們家只有老爸賺錢,總係覺得捉襟見肘;讀大學時,我很早就決定不考研,因為妹妹比我晚兩年也要讀大學,承擔兩個女兒的學費對父親而言無疑係非常大的負擔;工作之後,我所在的雜誌社並唔係強勢媒體,當你意識到自己有點邊緣化的時候,那種感覺係非常難以言狀的——你可以變得孤傲,獨來獨往,邊個都不理,但你也可以變得更努力,因為你這個人足夠好,一切才會更好;畢業後,我曾經為了辦理戶口和檔案,求告無門,痛苦不已,最後係同事和一位早已失去聯繫的網友給我幫忙弄妥當。那時候年紀小,只會講‌‌“謝謝‌‌”,現在想來,這係多大的恩情啊!

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有許多係別人給予的,比如我的原生家庭給我的,比如我的愛人給我的,比如我的同事朋友給我的。但係生命力這件事,係我自己的。而正係這源源不斷永不枯竭的生命力,讓我‌‌“註定‌‌”擁有了這一切:一切的好與一切的順利。

蔣勛先生在講《紅樓夢》時,講到劉姥姥給王熙鳳的女兒起名字時,提到了生命力的問題:所謂生命力,就係災難不再係災難,危機不再係危機。在我們的生活中,有時候遇到一點小事兒就覺得過唔去了,其實就係生命力弱了。

嗰啲永遠都陽光積極的人,嗰啲永遠不會被打倒的人,嗰啲可以東山再起的人,係他們沒有受過傷,沒有經歷過苦難嗎?當然唔係,而係這個人生命力非常強。

遇到山,他能爬過去;遇到河,他能渡過去;遇到困難,他能去解決,去承受;遇到一切,他都會諗計,而唔係坐在地上哀嚎痛苦:哎喲,我的嗰個命啊!

當他們不把災難當災難,不把危機當危機的時候,他們的生命中還剩下咩呢?當然就係嗰啲快樂的、陽光的、積極的事情咯。那還有咩理由不揚起笑臉,熱情洋溢地生活落去呢?

天生好命的人實在太少,而天生命不好的人,也同樣很少。太多人係因為缺乏生命力,所以才導致自己總陷入‌‌“命不好‌‌”的泥沼中。

想想看,我們真嘅唔係命不夠好,只係有時候養尊處優又或者太過順利,令我們逐漸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要緊的生命力。

擁有了強大的生命力,我們就擁有了永遠不會失去的‌‌“好命‌‌”,因為任何牌,我們都能打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十點讀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