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竇燕山本來行惡運 為何最後能五子登科?

清代畫家任薰繪《竇燕山教子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禍因惡積,福緣善慶。“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說的正是這樣的例子。

竇燕山,生活在五代末,後晉時期,他的老家是薊州漁陽,也就是今天的天津市薊縣。

竇禹鈞年輕時,就是富二代,他家在當地是遠近聞名的有錢。祖父竇遜,任過玉田令;父親竇思恭,任過媯州司馬;其兄禹錫以詞學聞名;竇燕山在家中排行老十,在他幼小時,父親已去世了,母親則憐他從小失怙,嬌慣這個最小的兒子。

雖然官道、家道都好,但有一樣卻不好。年已30歲,仍膝下無子。這在過去,是件極不光彩的事。

一夢改性情

一天夜裡,竇禹鈞夢見了已故的祖父和父親,嚴厲地對他說:“你心德不端,如不趕緊回心向善。不僅一輩子沒有兒子,壽命也會很短促。”竇禹鈞從夢中醒來,老父親的忠告在耳邊縈繞。

那以後,竇禹鈞一生都在做好事。

家中的一個僕人,盜用了他的錢。這個僕人無錢可還,就寫了一張債券系在十多歲的女兒背上,竇禹鈞看時債券上寫着:“永賣此女,償所負錢。”此僕人卻已遠逃他鄉了。

竇禹鈞可憐這個的孩子,他馬上焚毀債券,說:“我來收養他的女兒吧,等這個女孩長大了,給她找個好人家的子弟。”女孩成年以後,竇禹鈞替她備了嫁妝,為她找了一位非常賢德的夫君。

僕人全家感恩不盡,從外地回來,到竇禹鈞家裡,哭着懺悔自己的過錯。竇禹鈞不僅沒追究往事,還勸他浪子回頭,重新做人。

有一年的元宵節,竇禹鈞到佛前進香,忽然發現後殿的台階邊,有一個錢袋,裏面裝了200兩銀子、30黃兩金。這一定是別人遺失的,但天色已晚,他不敢在寺內久留,趕快拿着錢袋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竇禹鈞就來到寺廟,坐在那裡守候失主來尋找。只見一個人,遠遠哭着而來。竇禹鈞問他為何痛哭?

那個人說:“父親犯罪,將要被發配到邊疆充軍,為了給父親贖罪,我從親友們那裡東借西湊,好不容易裝了200兩銀子、30黃兩金,都裝在一個袋裡,須臾不敢離身。誰知,剛才我一摸,錢袋沒有了。我是預備把這筆金銀坐贖金,沒有錢,這輩子恐怕再也見不到父親了。”

知道此人就是失主,竇禹鈞把他帶回家,不僅把錢口袋還給他,經過驗證,錢數相符,並且還另外贈給他一些財物。那個人磕頭作揖的道謝而去。

竇禹鈞的生活卻很儉樸起來,不然開銷不夠。

鄰居有喪事無錢買棺材者,他出錢買棺葬殮;家貧子女無法婚嫁者,他出資助其婚嫁。貧困無法生活的人,他借錢給做生意的資本。他自己呢,就再也絲毫不肯浪費,每年的收入,除了家庭的必要生活費用外,都作更多救苦濟人之用。

五子具揚名

後來竇禹鈞連生五子,都聰明博學,他又夢見他的父親告訴:“你多年來所做的浩大功德,已在天神官署裏面掛上了名,並延長你的壽命三十六年,五子以後都顯耀榮華。”

竇家長子竇儀,為禮部尚書;次子竇儼,為禮部侍郎;三子竇侃,為左補闕;四子竇偁,為左諫議大夫;五子竇僖,為起居郎。

五子登科及第,什麼概念,現在一家五個兒子均考上清華,一樣轟動。

“家教”至關重要,竇禹鈞正是這方面的能手。

靈椿一株老

竇禹鈞自己也能活到八、九十歲,無病談笑而逝。

竇禹鈞最初任一個普通官員,後來任太常少卿,在朝廷中掌管朝廷禮儀;再後來任右諫議大夫,負責掌管隨從規諫等事宜。是五代後周時期有名的大臣、藏書家。

過去,漁陽屬古代的燕國,後人也就習慣稱他為“竇燕山”,他本來的名字竇禹鈞也都就遺忘了。

密雲地區稱為漁陽,《密雲縣地名志》記載:豆各庄,五代時為後周諫議大夫竇禹鈞的故里,有“竇燕山故里”之稱。清代有《密雲縣誌》,云:竇禹鈞,即縣東竇家莊人,相傳為其故里,庄因禹鈞而得名,尚有墓址。

(事據《宋史・卷二百六十三・列傳第二十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