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幾多孤兒血淚 見證中共十九年迫害

油畫《孤兒淚》,作者:董錫強。畫中的孩子捧著父母的骨灰盒,隱忍着淚水。父母雙雙被中共迫害致死。

11歲的徐伯光(小名點點)成了一個孤兒。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失去了爸爸,媽媽仍被關在監獄裏。

點點的遭遇唔係個案,中共自1999年7月殘酷迫害法輪功以來,成千上萬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關,甚至被虐殺,他們的孩子成了孤兒。

“平安之夜”

那係在2014年聖誕節的前夜——“平安之夜”,在江蘇省徐州市鼓樓區的街道上,7歲的小點點高興地跟隨着媽媽丁六榮散步。

媽媽信仰“真、善、忍”,給路人講述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就在嗰個平安之夜,媽媽被警察綁架了,點點也被一起抓走。媽媽戴着手銬被關在派出所的鐵籠子里,點點也被關在裏面。

後來,爸爸來派出所把點點接了出去。從那以後,點點再也沒見到媽媽。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鐵籠子。(明慧網)

媽媽被非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後來遭冤判五年。媽媽上訴,經過幾次判決,最後還係維持原判。媽媽現被關在南通的監獄裏。

爸爸走咗

爸爸徐秀臣曾係一名空軍退役文職幹部,點點從小生活在空軍大院里,幼兒時的他過得無憂無慮。

爸爸身體不好、有糖尿病,對飲食要求很高。媽媽係個慈祥而嚴謹的人,她很會照顧爸爸,每天都做很新鮮、很好吃的飯。

媽媽很勤勞、能幹,在屋子外面的空地上種了各種各樣的瓜果蔬菜,天天忙着幹活,鬆土、播種、除草、施肥、摘菜,有時還送給朋友和鄰居們地里長的新鮮果菜。

點點常常跟着媽媽在地里一邊幹活,一邊玩耍,好不開心。在爸爸媽媽的教育下,點點從不講髒話,係個文雅而懂禮貌的小紳士。

媽媽被關押後,從不下廚的爸爸開始照顧點點,做飯、買菜,每天接送他上學、放學。

爸爸還要去看守所看望媽媽,給媽媽聘請律師,要花不少錢。他向國保提出申請,要求無罪釋放媽媽回家。

爸爸的身體越來越差,終於,病倒了,腳趾甲全脫落下來。

2016年3月、4月間爸爸被送到醫院搶救。媽媽的律師向法院、公安局和檢察院反映媽媽、爸爸和點點的危急情況,呼籲釋放媽媽。法院不理睬,公安和監察院人員表示無能為力。

爸爸身體稍微恢復點後,又繼續諗計讓媽媽回家。

爸爸住進了醫院。過了一段時間,因為錢不夠用,爸爸出院了。可係不多久,爸爸又住進去了。

這一次,爸爸再也沒有醒來,永遠離開了點點。那係2016年6月3日,點點才9歲。

回老家

爸爸去世後,媽媽仍被關在監獄裏。親戚們發愁,點點一個人怎麼生活啊?當地修煉法輪功的叔叔阿姨們來看他,給了他親戚一點錢,幫助撫養點點。最後,爸爸的姐姐——點點的姑姑把他帶回了老家。

點點跟着姑姑和姑父到了河北的一個農村。姑姑兩人對他很好,讓他上學。點點很爭氣,學習成績在班裡名列前茅。

可點點多想見媽媽啊。

更多孤兒

19年來,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們見證了中共迫害的慘烈,他們的父母或被殺被關。他們親眼目睹了父母被綁架、被酷刑折磨;他們無依無靠,有的被學校開除,有的流落街頭,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受驚嚇而死⋯⋯

十幾年前,那還係迫害的初期。

2003年4月19日,原牡丹江師範學院計算機系教師劉智淵,被愛民區法院誣判十四年,妻子申春花被誣判十年。

家中3歲多的兒子和17個月大的女兒成日哭着找爸爸、媽媽。家中的老人心碎欲裂,勉強支撐著照顧年幼的孫兒。

2003年10月25日,原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金宥峰被冤判13年,妻子被非法判刑14年。家中留下9歲和14個月大的兩個兒子。警察逼迫親屬把孩子接走,否則送他們到孤兒院。

孩子們的奶奶遭受巨大打擊,在痛苦中離世。9歲的兒子金祿易被迫輟學,小哥倆只能靠着沒有收入的姥姥拾廢品度日。

2003年7月,曾係深圳市南頭中學的教師王曉東被南山看守所迫害致死;同樣曾係該校教師的丈夫劉喜峰被勞教二年,後又被誣判十年。

他們的獨生子劉響被送進了深圳市孤兒院。多年來劉響在恐懼中生活,一直遭到中共的監控。

王曉東、劉喜峰、兒子劉響(音)(明慧網)

看着爸爸死去

2005年,明慧網製作了一部錄像片《營救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遺孤》,其中的一個孤兒壯壯寫到:

“我叫壯壯。在我10個月大的時候,媽媽和我為了躲避迫害,到處流浪。在我一歲半的時候,爸爸被非法逮捕還被判了5年監禁。半年之後,媽媽也被捕了,被判了9年監禁。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見過媽媽了。我現在跟着奶奶。爸爸在被虐待了3年以後,被放回家已經奄奄一息。我和奶奶看着爸爸死去。我們哭得心都碎了。”

孤兒小壯壯。(明慧網)

4歲的王淑傑親眼目睹了爸爸在拘留所被警察殘酷虐待後,驚嚇過度而夭折。

2002年7月,吳玲霞在拘留所遭受了兩年的虐待後離世,她的兒子孤苦伶仃。

這部錄像片記載的係迫害開始的前六年里發生在孩子們身上的一小部分案例。

這樣的悲劇卻一直沒有停止過。

天冷了孩子在哀求

九年前,迫害持續了十年。

2010年11月26日下午,廣東台山市,四九鎮府農辦科員阮羨儔在收工回家的路上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台山看守所。

這係阮羨儔第三次被台山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綁架。

媽媽帶著兒子阮健城到“610”去要人,媽媽卻被監控起來。

8歲的阮健城不得不向人們求救:

“現在爸爸被非法關押,我沒有生存來源,更沒法上學,天氣又一天比一天冷,沒有吃穿,沒有人管我,沒有人理,我現在成了孤兒,沒有人照顧。求好心的叔叔,姨姨,大佬哥,大姐姐們,營救我爸爸返嚟。”

阮健城(明慧網)

罪惡還在繼續

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們今天仍在苦難中煎熬。

自幼腿有殘疾的陝西省商洛市柞水縣李美化,於2017年10月11日被40多名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特警劫持。

當局還在2018年1月11日下午3點左右,綁架了她的丈夫袁玉龍。家中只剩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無人照管。

2016年6月2日,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法院對邵生瑞、樊映霞兩位夫婦被綁架;2018年1月11日,被分別冤判3年。

他們16歲的腦癱兒一人在家,生活不能自理。自從爸爸媽媽被綁架後,他沒有下過樓,頭髮長得可以紮根小辮。

河北省秦皇島市盧家榮,2016年8月2日晚7點左右,被秦皇島國安、國保、當地派出所綁架。家中剩下82歲腿腳不好的老婆婆、12歲和10歲的兩個孤兒,無人照顧。

孩子們的父親王海金於2014年4月22日在自己的蛋糕店裡被警察綁架,在撫寧縣看守所遭受了三個月的非人折磨後,於2014年10月9日離世。

⋯⋯

盼望見到媽媽

2019年12月24日,點點記住這個日子,這一天,媽媽才能冤獄期滿回家。

點點盼著這一天,多想見到媽媽啊。點點的親戚們也都盼著母子倆團圓的這一天。

今年6月20日,美國聯邦資深眾議員蘿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在美國國會山莊的法輪功集會上發言。

“他們(中共獨裁者)會明白,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中國人一定會獲得自由,係你們(法輪功學員)在帶給他們希望。”

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係為了人類的將來,“係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孩子能生活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