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爸爸我起不來了」

佛家有一句很美的話:「愛不斷不生凈土,業不重不生娑婆」。什麼是業呢?前生的惡業,不錯,驅使你此世降生於一個無可救藥的民族,但六歲的小女童又是何辜?

我的國到底厲害不厲害,似引起了爭議,但在我的國卻出現了一位很厲害的爸,在海南島,因為六歲的小女孩在家調皮,被這個三十歲的父親用皮鞭狂抽致死。

小女孩打得全身血紅變青紫,青紫而瘀黑,她這短小的一生最後一句話,是向這個厲害爸哀訴:“爸爸我起不來了。”

魯迅評說此等作風,有一個名詞之精警:“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弱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瞪眼,這些孱頭們!”

中國人之間不乏孱頭:城管暴打女小販;在文化圈,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文人兼明史學家吳晗時為北京市副市長,惡狠狠批鬥留英的儲安平、揭發羅隆基,中國人不論讀書與否,其基因中必有“孱頭”的成份。

在弱肉強食的GDP社會,此俱是正常生態,只是這一宗非常特別,由父親活活鞭死幼女。此一民族之孱頭文化,在中國夢新時代,似又添血染風采之亮麗篇章。

魯迅說:“死於敵手的兵刃,不足悲苦;死於不知何來的暗器,卻是悲苦。但最悲苦的是死於慈母或愛人誤發的毒藥,戰友亂髮的流彈,病菌並無惡意的侵入,不是我自己制定的死刑。”

這個小女孩的死因不屬這悲苦幾類,所謂無可救藥,或其邪惡與悲苦,在民國時代見識過多般罪惡和愚昧的魯迅認知之外。

針對兒童已經有毒奶粉和假疫苗,卻也偶有這等極端的慘劇。到了這個時候,既然其國務院總理也說“超越了道德底線”,卻也一切無言。

好在美國時有中產階級夫婦來中國收養女嬰。孩子到了美國,得到西方文明領養,一生命運,在陽光中成長,就不同了。海南島親生女兒虐殺案,只能令人思考,為何輪迴投胎,是如此微妙得不公平。為何美國夫婦有那麼多,走遍全大陸,就是沒有一對遇上過這個小女孩。

佛家有一句很美的話:“愛不斷不生凈土,業不重不生娑婆”。什麼是業呢?前生的惡業,不錯,驅使你此世降生於一個無可救藥的民族,但六歲的小女童又是何辜?

正如中國廣西玉林,一年一度,那成千上萬絕望哀鳴的狗。他們為什麼降生在這個國家?一個“業”字無以釋疑,亦無以去障,或許,如煙似霧,似有還無,都只能望眼欲穿,在屠刀和血鞭落下之前,等到一對美國夫婦的隔世因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