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毒奶粉與這次疫苗不成對比 不人頭落地不算完

——很多人把奶粉和這次疫苗對比

很多人把奶粉和這次疫苗對比。其實這是兩個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的事。

奶粉是消費者,但是疫苗是患者。

刑法生產,銷售假藥罪,最高量刑就是死刑。建國以來,制售假藥罪打靶的非常多。

而刑法上對於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處罰要輕得多。雖然提到一句致人死亡參考刑法141也按照制售假藥論處,但實際上,制售毒害食品罪最高就是無期。所以三鹿田大媽是無期。

我在這老王賣瓜的給大家總結一下此次疫苗事件的一些關鍵點吧:

1此案中25萬支疫苗唯一採購者是山東省,山東成為全國唯一受害地區,其他省市自治區一支都沒有採購。但也不是說其他省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長生到底多少批記錄涉及造假?其他批次的疫苗銷往何地?這都需要後面繼續披露。

2.2016年3月,山東省爆發5.7億元假疫苗大案,主犯全部是山東企業。我們這邊的人都表示,山東疾控中心這次很方。

3.吉林省葯監局已經查處自己的企業並公布了案情,但需要看到的是,去年年底吉林省葯監局對長生百白破疫苗事故的處罰結果姍姍來遲,對狂犬疫苗事故處罰結果太輕(對一個幾百億銷售額的企業處罰區區350萬,批件收回不弔銷,簡直是玩鬧)。雖然吉林省葯監給出的是處罰意見而不是最終決定,這個意見肯定要被國家葯監局打回來,但這背後我還是懷疑存在官商勾結和利益輸送鏈條。

要知道長生這十多年以來,得到了包括前國家食葯監總局和多個省葯監局的背書,這是非常不正常的,紅毛也才能指使的動一個縣,長生調動的食葯監系統可是好幾個省。

4這次如果沒有幾個人頭落地,國產疫苗就算徹底涼了。新中國自成立以來,製藥方面發生的事故不少,其中疫苗類事故更多,但是甲類疫苗爆發質量安全問題,我印象里這是第一次。

甲類疫苗非比尋常,是強制接種的,雖然此次問題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合格,可能影響免疫保護效果,但是對人體安全性沒有影響。但是他娘的連國家甲類疫苗都不可信了,我們還能相信啥?

5此次疫苗事件摧毀的其實是國家藥品監督體系,因為疫苗是藥品監督管理最嚴格,最完善,處罰也最嚴重的領域。國家乙類疫苗,甲類疫苗,發生大規模大面積數據造假,質量不合格的事故,其惡劣影響遠遠大於當年的三鹿,還是那句話,就連甲類疫苗都不可信了,還有什麼葯能讓人信得過?

6最終掀蓋子的時間是狂犬疫苗和乙肝疫苗,是長生企業老員工實名舉報,國家葯監局飛行檢查,讓這一切大白於天下,然後才有的去年年底百白破,江蘇延申,康泰,武漢生物,北京民海生物等於長生同屬一個資本集團的疫苗生產企業曝光,案子越來越大,情況越來越嚴重。

還是那句話,此次事件,如果沒有幾個人頭落地,國產疫苗就算徹底完了,奶粉我們可以代購,疫苗怎麼辦?疫苗運輸要求很高,絕大多數疫苗本身就是減活了和滅活了的病毒,在代購過程中,因保存條件變化,疫苗變殺人葯都不奇怪,這可不是格列衛,保質期三年呢。

最後,此次事件最倒霉的是成大生物,雖然這事跟他沒關係,但是他家的疫苗肯定也沒人打了。此次長生事件對所有國產疫苗生產企業,都是一次滅頂之災。

延伸閱讀:

@榮大一姐

美國默克公司在89年將最先進的重組乙肝疫苗技術以700萬美元轉讓給中國,是有兩個背景的:

一是中國在這之前的70年代已經啟動了乙肝疫苗的研發項目,但一直到1986年,中國的乙肝疫苗雖然研製成功,但是仍不具備大規模生產的能力,疫苗接種率非常低;二是中國當時是世界乙肝大國,平均每10個人裏面有一個乙肝病毒感染者,每年2000萬新生兒的感染率也接近10%。

88年秋天,中國政府剛去美國談乙肝疫苗的引進時,默克公司本來是想直接賣疫苗給中國政府的,一隻乙肝疫苗在美國的售價是100美元,作為乙肝大國的中國,得是一個多大的市場啊。但談着談着默克公司發現,中國那時候全民免疫體系還非常不完善,乙肝疫苗在中國不是免費接種項目,他們賣給中國政府的疫苗,普通人用不起。

於是默克公司最終決定將疫苗技術當作一件禮物,以象徵性的700萬美元的價格轉讓給中國。事實上,默克公司這個舉動不僅意味着放棄了專利費和中國市場的巨額利潤,甚至象徵性收取的700萬美元,連培訓中方技術人員和支付派遣到中國的專家費用都包不住。

雙方在合同中約定:默克公司負責提供生產重組乙肝疫苗的全套生產工藝、技術和裝備設計等、培訓中方人員,確保在中國生產出同等質量的乙肝疫苗;中國負責設計、建造年產量4000萬劑的乙肝疫苗生產線,以保證可以免疫全部新生兒。

1992年,在衛生部和廣東省的牽頭下,深圳泰康生物公司成立,成為承接默克公司乙肝疫苗技術轉讓生產的企業。同一年,衛生部宣布乙肝疫苗被納入國家計劃免疫項目。

但這只是這個故事的前半部分。

衛生部把乙肝疫苗納入國家計劃免疫項目後的10年里,乙肝疫苗的接種並不免費,而是由家長支付。一直到2005年,國內才開始真正實現全國新生兒免費接種乙肝疫苗,又過了四年,到2009年,才宣布為所有15歲以下人群補種乙肝疫苗。

從89年簽訂合同算起,默克公司期待中那個‌‌“沒有乙肝的中國‌‌”,整整用了20年才開始慢慢成為現實。

衛生部的專家說,之所以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免費,是因為國家缺錢,計劃免疫需要的人員培訓和基礎設施都很費錢,財政負擔不起這筆開支。

而20年里,承接了默克公司疫苗技術的深圳康泰又發生了什麼?

深圳康泰的乙肝疫苗生產線93年建成,94年投產,97年市場佔有率超過60%,年產量已經達到了當初合同中約定的可以保證全部新生兒接種需要的4000萬支。99年,康泰公司年銷售額過億,凈利潤率接近30%。然後是2009年,在實現全民免費接種乙肝疫苗那一年,現在被千夫所指的杜偉民登場,康泰生物的國有投資方則悉數退出。

默克公司的總裁Vagelos在解釋當年為什麼要低價轉讓疫苗技術的時候說:預防醫學是最好的醫學,我想保護孩子們免受這種致命疾病的侵襲。

但是會讓人受傷害的不只是疾病。

2006年,默克公司研發的HPV疫苗——也就是宮頸癌疫苗通過美國FDA認證上市,而他們在長達11年的時間裏,進入中國無門。十幾年前他們用一份禮物換來的感激,並沒有成為新疫苗的通行證,從積極的一面看,我們的衛生葯監部門有時候倒真的挺鐵面。

@老道消息

2013年,有8例嬰兒在注射了康泰公司的乙肝疫苗後發生死亡,事情在國際上引起很大震動,逼的默克公司不得不出來聲明:我們不在中國生產和銷售乙肝疫苗,也不負責監督任何中國企業乙肝疫苗的生產。不到一個月,康泰公司就重新恢復了生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史老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