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基辛格:當今世界很糟糕 特朗普或在無意中終結一個時代

在他看來,當西方國家都不再依賴美國,分裂的大西洋將把歐洲變成"歐亞大陸的附屬物"。隨之而來,這些國家將會受恢復了歷史地位、成為"全人類主要顧問"的中國"擺布"。

觀察者網國際頻道2018-07-22

基辛格暗示,外界對其有些低估,"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成為結束時代、強力推進脫下舊日偽裝的人物之一。"

【文/觀察者網奕含】"當今世界非常非常糟糕。"

曾在美外交政策發揮中心作用的美國前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始終關注當今國際局勢的變化。

在美、俄總統會面後第二天,基辛格與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共進午餐,介紹他對當前世界的睇法,並將當前時代與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做了對比。

美國外交政策機構認為,美俄兩國元首會面成為美國外交的一個低點。不過在20日的報道中,基辛格評價講,兩國元首在赫爾辛基的會面並非不可取,但應該以不同方式進行,"這係一次必須舉行的會議,我已經倡導好幾年了,但它被美國的國內問題淹沒了。"

基辛格曾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磋商,也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至少會面17次。

基辛格指出,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十分不穩,特別容易受不穩定因素影響。"睇吓敘利亞和烏克蘭。世界上幾乎任何地方的動蕩都會影響俄羅斯,俄會認為係針對自己。就算告訴它在某些地方係機會,俄也仍然認為係威脅。眼下這些動蕩會繼續,我擔心會加速。"

基辛格表示,自己在研究俄羅斯對西方制裁的容忍度,為何至今依然存活。

他發現,在俄羅斯"吞併"烏克蘭之前,西方曾錯誤地認為俄羅斯將採用基於西方規則的秩序。北約方面沒有注意俄羅斯根深蒂固對尊重的渴望。"北約誤認為在整個歐亞大陸會順利推行西方國家的理念,但實際上並沒有,在俄羅斯遇到了強烈的阻礙。對俄羅斯來講,推行西方理念係對其身份的挑戰。"

"您的意思係我們挑戰了普京?"《金融時報》記者旋即問到。

"我認為普京並非希特拉這樣的角色,他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影響。"基辛格回答講。

基辛格與特朗普

基辛格認為,當今世界秩序的確出現混亂,甚至動蕩。對於特朗普,基辛格暗示,外界對其有些低估,"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成為結束時代、強力推進脫下舊日偽裝的人物之一。當然,這未見得表明特朗普係有意為之,或已在考慮(在終結這一切後)有咩備選項。恐怕這只是一場意外。"

記者追問能否將特朗普與歷史上的某一人物進行比較。基辛格沒有回答,他只係轉而談到自己的歐洲外交之旅。

他講除了法國總統馬克龍之外,還搵唔到令自己興奮的領袖。"我還不能講他行之有效,因為他剛剛開始,但我喜歡他的做事風格,"基辛格講,"在歐洲其他政治家裡,我很喜歡德國總統默克爾,也很尊重她,但她並非一個超然的人物。"

《金融時報》的記者並不甘心,又把話題再度繞回特朗普身上。"如果特朗普把美國趕出北約,德國會變成咩樣?"

對於這個問題,基辛格很感興趣,但拒絕討論可能性有多大。他只係講:"上世紀40年代,歐洲領導人係有明確方向感的,但現在他們只想避免麻煩。一位地位顯赫的德國人最近告訴我,他之前總把跟美國人之間的緊張關係視為一種疏遠美國的方式,但現在發現一個沒有美國的世界對他而言才更可怕。"

特朗普曾多次質疑當今的世界秩序,揚言威脅退出北約。對此,《金融時報》記者追問:"如果其餘西方國家都自力更生,不再依賴美國了,特朗普會不會很震驚?"

"那就很諷刺了,如果係發生在特朗普時代的話。但這並非不可能,"基辛格回答講。

"您認為特朗普係否會推翻現在的規則,要求重新制定秩序?"

"我認為現在的世界非常非常糟糕,沒有領導人願意探討創建和維護當今的世界秩序。"基辛格講,"今天沒有辯論,但這卻係我們需要的。"

基辛格補充講,如果發生另一幕,前景並不會更好。

在他看來,當西方國家都不再依賴美國,分裂的大西洋將把歐洲變成"歐亞大陸的附屬物"。隨之而來,這些國家將會受恢復了歷史地位、成為"全人類主要顧問"的中國"擺布"。

與此同時,位於兩洋之間的美國將成為一個地緣政治孤島。屆時,美國將不得不模仿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此外,由於美國沒有維護秩序的規則,沒有那種對外保持分而治之的習慣,因此美國和西方國家之間變得像英國與歐洲大陸一樣。

這位現年95歲的老人還提到,他最近寫了一篇關於前總統尼克松的文章,考慮將其作為短篇小講出版。不過他擔心文章發表後,外界會將水門事件與對特朗普爭議和通俄門調查進行比較。

在與記者共進午餐時,基辛格還提到了人工智能,此前他專門撰寫過文章。基辛格表示,對人工智能應該更為謹慎。他對自主戰爭的未知結果感到不安,因為這要求機器作出道德判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