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世界上最離奇的對聯:無情對

在對聯家族中,有一種“無情對”。

這對聯十分别致,上下聯可謂風牛馬不相及,兩邊對的內容越隔得遠越好,但細讀起來,則又字字相對,十分工整、巧妙。

這“無情對”也是有很多講究的:

首先做到基本要求,即字字相對,意意相離;

上下句的詞性、結構、節奏等等要顛覆;

上下句不能有可能的解釋相關;

上下句都不可以出現為了遷就對應句而牽強的字眼——雕琢,但要不露痕迹;

上下句要一庄一諧。

品賞這類對聯,最能使人領略漢字的無窮妙趣。

說了這麼多,你是不是對這個無情對十分好奇,別急,一起來看一下吧。

色難

容易

沒錯,這的確是一個對聯。

明成祖朱棣曾對文臣解縉說:“我有一上聯‘色難’,但就是想不出下聯。”解縉應聲答道:“容易。”朱棣說:“既說容易,你就對出下聯吧。”解縉說:“我不是對出來了嗎?”

朱棣愣了半天,方恍然大悟。“色難”一語,出自《論語•為政》:“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意思是子女侍奉父母,要經常保持和顏悅色,是件很難的事。

解縉所對“容易”,見於西漢東方朔《非有先生論》:

“於戲!可乎哉?可乎哉?談何容易!……今則不然,反以為誹謗君之行,無人臣之禮,果紛然傷於身,蒙不幸之名,戮及先人,為天下笑,故曰談何容易!”

意思是在君王面前指陳得失,不可輕易從事。

解縉巧借“容”為容貌之意,與“色”(臉色)恰成對,“易”與“難”則是一對反義詞,極為工巧。

庭前花始放

閣下李先生

上聯寫景,庭前百花正在盛開;下聯卻是個人物的稱呼,意義無法相對,但細讀之,卻能發現下聯三用借對:

閣下”既指一種尊稱,又指樓閣之下;“李”既指姓氏,又指李樹;“先生”既指尊稱,又指最先長出。

巧與上聯字字工對:“庭”與“閣”小類工對,“前”與“下”方位名詞對,“花”與“李”植物名詞對,“始”與“先”副詞作狀語對,“放”和“生”動詞對。

公門桃李爭榮日

法國荷蘭比利時

上聯出自《資治通鑒》:“或謂狄仁傑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門矣!’”指唐代名臣狄仁傑門生之多;

下聯是歐洲三個國家名,上下聯雖南轅北轍,但卻字字對仗工穩:“法國”對“公門”,“荷”對“桃”,“蘭”對“李”,“比”對“爭”,“利”對“榮”,“時”對“日”。

樹已半殘休縱斧

蕭何三策定安劉

這也是一副無情佳對。

上下句意義毫不相干,上聯為一古詩句,是說要愛護樹木,不要亂伐殘樹。下聯卻以蕭何獻策定漢業的歷史故事相對,相差十萬八千里,卻在字性上結成緣份,有天造地設之妙。

上聯尾字“斧”是工具,下聯尾字“劉”指兵器,在本句中則指漢高祖劉邦;

“樹”對“蕭”,蕭,植物名即艾蒿,乃植物相對;“已”對“何”,為虛詞相對;

“半殘”對“三策”為數量詞相對;“休縱”對“定安”都為虛詞相對。

聯中惟“殘”與“策”乍看不似工對,但二字在這裡均可視為動詞,“殘”為傷害之意,“策”有拄、扶之意,仍然對仗工整。

五月黃梅天

三星白蘭地

民國初年的一個黃梅季節,汪精衛在一次宴會上為助酒興,出聯句給眾人對——“五月黃梅天”。

大家正思索間,傳來侍者上酒的吆喝聲:“三星白蘭地。”

這時席中才思敏捷者忽拍手稱妙:“這不正對得天衣無縫嗎?”大家細品,果然是一副渾然天成的下聯。“三”對“五”,“星”對“月”,“白蘭”對“黃梅”,“地”對“天”。

何其工整,何其美妙!真是天衣無縫的一副“無情對”。

是不是覺得意猶未盡?再送大家幾副“無情對”,大家可以好好琢磨琢磨。

上聯:青稞

下聯:丹麥

上聯為一植物名,下聯為一國名。

上聯:漢子

下聯:唐寅

下聯為明才子唐伯虎之名。

上聯:推拿

下聯:拖把

“推”與“拖”,“拿”與“把”均動詞相對。

上聯:回信

下聯:漢書

“回”對“漢”民族名相對,“信”對“書”,上聯為常用詞,下聯為古籍。

上聯:唐三彩

下聯:清一色

上聯為古工藝,下聯為麻將番目。“唐”對“清”朝代名相對。

上聯:喬國老

下聯:石家莊

此聯中上聯為三國人物,下聯為一地名;老對庄是以老子對莊子。

上聯:資治通鑒

下聯:物理透鏡

此聯上聯為古籍名,下聯為科學用具。第一字合為“物資”,二字合為“治理”。鑒是鏡的古稱。

上聯:那天有諾重千斤

下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上下聯皆為俗語,對仗極為工整。

上聯:天地不仁,視萬物為芻狗

下聯:祖宗無德,遺諸位似蠢豬

此聯為一日有人集《老子》出聯,無情故無情對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傳統文化與生活智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