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失眠讓我生不如死!

‌‌“睡覺,其實更多的是讓我覺得痛苦。‌‌”

‌‌“吃了安眠藥以後,我身上的力氣,還有血,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樣。‌‌”

忻雨,24歲,中度抑鬱症患者。因抑鬱導致的長期失眠,讓她覺得生不如死。

這是一部叫《追眠記》的紀錄片,它第一次將鏡頭對準了那些睡眠有問題的中國人。

睡眠,佔據了人一生中三分之一的時間。而在中國,超過三億人正在經歷睡眠障礙。

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了睡覺的弱勢群體,而通過睡覺,一段段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五味雜陳的現實人生,就這樣撲面而來。

1

‌‌“如果不吃安眠藥的話,我可以一夜都不睡...晚上特別容易哭。‌‌”

忻雨,一個人租住在上海。她家境貧寒,父親靠收廢品一個人將她拉扯大。從河南的農村考到上海的重點大學,她一直是全村的驕傲。

然而,到了上海後,大學裏高手雲集讓她無所適從,而越來越大的壓力也讓她的焦慮越來越嚴重。大二時,他被診斷出患有抑鬱症,也是從那時起,睡覺開始變成了煎熬。

面對鏡頭,忻雨泣不成聲。

忻雨並沒有放棄治療,然而昂貴的治療費用,讓這個本不富裕的女孩背負了更大的壓力。她想盡了辦法籌錢,甚至有兩個朋友將自己的學費借給了忻雨。

一年中,忻雨也曾工作過幾次,然而抑鬱發作時會伴隨着頻繁地精神崩潰,幾次工作都以被老闆開除而告終。

‌‌“睡覺對我來說就是痛苦...我覺得世界上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情了。可能只有幾分鐘...我甚至連呼吸都覺得難受。‌‌”

據世界衛生組織2017年統計,中國目前有5400萬人患有抑鬱症,他們長期生活在身心煎熬當中,而失眠是抑鬱症患者的最大共性。

2

三十齣頭的李海名也正經歷着睡眠問題。

李海名是一名IT從業者。在上海打拚的他,幾乎每天都重複着公司和家的兩點一線生活,晚上十一二點下班已是常態。

而困擾着他的,除了過於忙碌的工作,還有一個問題:要不要‌‌“逃離北上廣‌‌”,回到老家去。

李海名父母去世得早,從小由奶奶帶大,和奶奶有很深的感情。如今,奶奶已經九十多歲,雖然嘴上不說,但他知道,奶奶一直盼着自己能陪在身邊。

而這個苦惱,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幾乎都無法入睡。

李海名大學一畢業就來到上海工作,曾經的他成績優異,高考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到上海。但如今,上海的高房價和消費讓他覺得,自己和理想中的生活相距甚遠。

僅僅才三十歲,李海名甚至已經開始有些謝頂的徵兆。

‌‌“來上海工作這麼多年,對家裡回報還蠻少的,也沒有成家立業。整個的生活,工作,都有壓力。‌‌”

他甚至專門回老家找過一次工作,但無功而返。更讓他難過的是,老家的同學,都早已成家立業,‌‌“孩子都能打醬油了‌‌”。自己呢,什麼也沒有。

失敗感,否定感,失望,一起襲來,就這樣,他經常整晚整晚地睡不着。

沒辦法,生活還要繼續。李海名說,自己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那段時間。他只能希望自己能夠積極,開朗起來。

3

和因為工作壓力大而失眠的人不同,90後的韓佳,是一名全職媽媽,她的失眠和孩子有關。

這是一個新手媽媽,孩子剛剛滿一歲。產後的韓佳,經常情緒崩潰,有一次甚至失手打了孩子。

而這一切的誘因,都是因為失眠。

孩子夜裡哭鬧,讓韓佳一年來幾乎沒有睡過超過四個小時的覺。剛有困意,天卻已經亮了,就這樣一直連軸轉,讓人幾近崩潰。

韓佳夫妻二人是典型的‌‌“海漂‌‌”。孩子五個月的時候,她也曾試圖出去上班,請老人幫忙帶孩子。但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願。沒辦法,只能自己做起全職媽媽。

孩子爸爸一個人養家,也同樣辛苦。他能做的,只是在下班後盡量幫妻子分擔些。

韓佳說,同是90後,同齡人們還在泡夜店,而自己卻要整天圍着孩子轉。

‌‌“如果有條件,我也是願意當全職太太的。‌‌”但生活壓力太大,她說,還是想多學習一點東西,等孩子大些,出去工作,好減輕一點丈夫的負擔。

4

《追眠記》記錄的,不過是千千萬萬個失眠的人中,幾個典型的故事。

據中國睡眠協會統計,中國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超過三億中國人存在睡眠障礙。

就在我們身邊,可能就有很多人,正在經歷着失眠的折磨。

但即便是能睡着的那部分人,睡眠質量也嚴重堪憂。

2018年,最新的統計結果顯示,62.9%的90後年輕人處於睡眠的‌‌“煩躁區‌‌”和‌‌“苦澀區‌‌”,還有12.2%睡在‌‌“不眠區‌‌”。30.9%的90後表示入睡需要30分鐘以上,還有0.9%表示要靠藥物才可以入睡。

導致睡眠質量差的最大的原因,還是工作和生活上的壓力和焦慮。

知名視頻博主小史就飽受失眠的困擾。

作為被KPI追着走的搞笑博主,轉發量、評論量、長期的更新壓力,讓他經常整夜睡不着覺。

‌‌“你看我這眼袋,都快掉到膝蓋了...最長一次,連續三天沒有睡着。後來老闆拉着我去做了一次盲人按摩,才好一點。‌‌”

為了做出更搞笑的視頻,小史每天必須要花大量的時間實地考察,剪輯內容,尋找素材,和讀者互動...更新壓力經常把人逼到崩潰,‌‌“最怕讀者說不好笑‌‌”。

他曾經嘗試過吃褪黑素輔助睡眠,但服藥後反而感覺更難受。

豆瓣上,失眠互助小組活躍用戶過萬。他們每天在上面交流如何才能快速入睡,從吃哪種安眠藥,到去哪裡做理療,他們來者不拒。

5

其實大多數失眠的人也知道,自己睡不着覺,還是因為壓力。

據統計,六成人會犧牲睡眠的時間,完成工作。30.5%的人經常為了工作早起,21.6%的人做夢夢見過工作,12.9%的人出現過越工作越精神的情況。

從工作,到學習,到生活,焦慮如影隨形,漸漸地吞噬了我們的睡眠。失眠像是個惡性循環,越睡不着,越感到絕望。

知乎網友@岳剛,曾是重度失眠症患者。從上高中起,將近十年的時間裏,他受到了失眠症,神經衰弱等各種神經症的困擾。

剛上高中時第一次住校,宿舍這種環境很容易誘發失眠。一次失眠後,就開始強烈焦慮,嘗試了很多治療辦法也沒用。

躺在床上就害怕得要死,快要睡着的時候,突然一個念頭出現在大腦里,立馬就驚醒了。

只要躺在床上睡覺就緊張和流汗,天還沒有亮就醒了。白天經常打盹,但是睡不着,天天如此,整天渾渾噩噩的。

無論你是中產還是藍領,老人還是孩子,當失眠已經不再專屬於某些特定職業的人群,而變成了一種普遍現象時,需要反思的,早已不該是我們,還有整個社會。

痛苦,掙扎,循環往複。一天又一天,得失眠症的人無法真正入睡,也沒有清醒的時刻。

可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生活還要繼續,第二天早上,還是要頂着疲憊的身體,回歸自己正常的軌道。

或許這才是比失眠,還更要殘酷的事情。

夜深了,祝你今晚做個好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