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出年中國經濟或更艱難 2019失業潮將橫掃中國?

對於普通人來講,我們面前的最大危機係咩?可能唔係貿易戰,而係未來的失業潮。今天的貿易戰和工作機會迴流美國,只不過係失業潮來臨以前的一場預演。

美國稅改和製造業迴流美國,讓美國的最新失業率下降到4.1%,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美國人的平均工資,按月增加4.47%。美國拋出各種貿易保護主義的做法,係因為特朗普政府看到了前方不遠的大坑,於是未雨綢繆,事先開始填坑。

關於全球經濟進入所謂的智能化時代,討論已經非常之多,從重複性體力工作、藍領、組裝及相關工作,到醫療服務和行政工作,通通都受影響,現在大部分工作都因為人工智能的迅速發展而岌岌可危。

據統計,過去十幾年來的全球工作類別收入有這樣的變化規律:1993年到2010年期間,中等收入的流程化工作,如文員、機械操作、金屬加工行業崗位減少。第二波係2007年到2012年,操作和製造業相關的工作減少最多。而從今天到2020年以前,面臨最巨大挑戰的係嗰啲過去認為專業度很高的工作,例如金融交易行業。

現在還沒有畢業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在未來極有可能面臨搵唔到工作以及工資大幅縮水的問題。在這個即將到來的失業時代,能最快揾到工作的人,一定係具有特殊關係和掌握特殊技能的人。

普通大學生,以及碩士博士生,全部無一例外的面臨只能打臨工的情況,甚至連臨時工也沒機會,受較高水平教育的人士將會係這一次失業潮衝擊的主要人群。整個經濟體都將變得像係現在所謂的“歐豬五國”那樣,具有超高比例的失業率和不穩定的社會。

量寬終結、升息時代、人工智能,這三大關鍵詞構成了我們對於未來十多年經濟的想像。全球所有的國家都在這個節骨眼深挖洞廣積糧,但係,作為微不足道的普通人,此時應該怎麼面對時代的新挑戰,在新的經濟格局中站穩,不被浪潮沖走呢?

看上去,人工智能未來似乎可以做所有的工作,但實際上,普通人也不需要完全絕望,其實機會依然存在的,只係不像以前那麼多。

一個錢越來越值錢,技術越來越值錢的時代,超大型的科技企業必然係具有最高的就業護城河,但係進入的門檻也非常高。

不過,AI時代,係咪程序員就成了唯一就業出路呢?其實也不盡然。關鍵不在於你現在做的係咩工作,而重點在於你係否能加強自己工作的靈活性和應變能力,以適應未來新形勢的需要。

未來,美國依靠人工智能的生產,將會越來越不依靠中國人工生產的廉價商品,因此將會佔得經濟先機,當其他國家看透了下一個時代係新能源新技術和AI時代之後,必將蜂湧美國投資設廠,因此,美國的市場很有可能在近一兩年因為升息等等原因見底之後,在未來再次出現長期的多頭行情。

出年中國經濟或更艱難

個人觀點係看今年全年走向,如果今年全年走向有比較好的起色,那麼未來可能會相對好輕鬆但要係今年也就係不上不下保底而已,那麼未來五年我國治安和社會穩定會出現明顯可以被察覺到的惡化。目前經濟模式與情況,其實不難理解,哪怕唔係金融專業也能明白問題係社會系統結構所導致而非金融本身出狀況那麼複雜。我經常在啲其他經濟問題的提到這一點,大致解釋一下我國現在狀況。

中國成也人口敗也人口,預期人均壽命更長,也就係講養老負擔還很重,養老金漏洞以後估計會出一刀切的惡政來解決,一唔係拖不動。由於人口眾多,中國目前就要解決就業問題,有就業社會才穩定,但大部分人口都係鄉鎮農民,維生手段非常單一,可選項不像某些大學生那麼多(其實大學生也不多了)他們只能做廉價勞動力,出口加工廠的勞工或農民工係這個基層群體主要在外打工的選擇。

出口帶來外匯和資金收入,保證企業持續做落去,出口沒有技術佔據不了市場上游,一旦失去廉價優勢,企業會在不能適應的過程里逐漸倒閉,大量工廠的失業者們就業係個巨大的問題。所以政府為了解決各種意義上的失業,主導投資大量基建,刺激現有經濟,凱恩斯主義過後的副作用也非常明顯,但在就現實情況來講,如果不及咁做,可能失業潮打帶起的各種社會問題就把制度擠垮了,政府也就保持了死後哪管洪水滔天的態度繼續加強刺激。

基建項目輸入大量廉價勞動力後,政府主導解決了他們的失業,一個基建周期可以有五六年,五六年內就不大需要擔心這批勞動力的去向。上一次四萬億經濟刺激以後,一二線城市其實能造的基建都造的差不多,還有的剩餘空間往往因為地價飆升不適合用來解決失業問題了,起碼量級上不匹配。因此政府提倡城鄉一體化的背後,就係希望把基建工程擴張到一二線城市以外,開啟新的刺激周期來控制農民工和大量過剩的勞動力,而我對這種做法係不支持的,原因則係另外一個話題,不予贅述。

每個經濟刺激政策帶來的周期性項目可以維持五年到八年,我諗目前中國政府如果繼續主導這種刺激性政策,能繼續開發的空間可能也就兩個周期左右,撐死三個,事後會帶來災難性的副作用。同時期一二線城市對三四線城市的收入差異會越來越大,人口流動會跟被經濟限制,尤其係房價大致趨勢始終係繼續高漲而唔係跌,中國出口的競爭力會越來越弱,最後弱到一個中國固有的水平,可能出現同樣具周期性的倒閉潮與失業潮,一點點繼續積高壞賬。

拯救出口必須有足夠的產業革命,更多的尖端人才等等,佔據了製造業上游才能創造更多的產業鏈,僱傭更多的工人,通過民企發展把失業率壓低。不過就中國人口規模來講,我認為就算吸收,也很有限,最重要的係目前這方面的改革和進展看不到任何成效,哪怕培養起來,也需要十五年以上,這期間大量失業的鄉鎮人口只能由一次次加大的經濟刺激措施來保證就業。

所以經濟的危機何在就一目了然,一邊要面對超大量的失業人口,一邊又要看着製造業的萎縮,更重要的係製造業咩時候能強勁到可以逆向吸收失業人口完全不知道,苦日子看不到頭,改革要命,乾耗着苦憋技術和人才係不現實的,況且需要大量時間,呢度的時間怎麼在各自問題壓過來時渡過就係巨大的挑戰,

中國經濟以人口體量上來看,目前真嘅沒咩好出路了,知乎上總有人講過的越來越好,那係你因為你係中國少數的那部分,社會依舊有相當多人過收入趕不上通脹和貧富差距帶來的消費差距。經濟沒出路導致了官方近年吃相越來越難看。

絕對沒有“我們玩完了,大家諗計避難吧”這種美好的情況,政府目前的經濟與財政政策背後的邏輯係死道友不死貧道。持續下滑的經濟本身,伴隨美元加息與通脹所帶來的影響,本身就係一種不會體現在增長數據里的經濟危機了,很多人成日嘮叨崩潰幾十年,我的建議係,唔好認為咩都會永遠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財股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