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老教師考察美國後信仰崩塌

近日,北京一位幾十年教齡的中學老師,經過一次去美國隨團考察之後,發出了這樣的感嘆:“我這種人,比起那些行賄受賄,貪污腐敗的人更可怕。”為何他對自己的認知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呢?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位老教師的故事。

美國教學

一、送禮15萬最終還是送孩子出國

在北京當老師,整整三十年來接觸了無數的學生家長,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送禮來的家長。也許很多人會以為肯定是這位家長送太重的禮,讓我歡欣鼓舞了,並非如此。

雖然我沒有多高尚,但至少這麼多年來堅持不收取學生家長的禮,這個是原則。出於禮貌,我並沒有立即回絕他,而是聽他講完自己的困難。他說,難!沒有想到給孩子換個學校這麼難!

本來他們全家都已經有了美國綠卡的,孩子也可以到美國念書,但生意都在國內,孩子還小,不想要送他一個人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可是在北京上個學,比拿美國綠卡還難。他已經找過了三個中間人,每人給了5萬,到現在還沒有人給他辦成的,但不管能不能辦成,都是不退錢的。

我告訴他,第一,找我沒有用,招生的權利都在校長那裡;第二,我不收禮,這是原則。他有點不相信,但也只好說,沒想到還有我這麼好的老師,就悻悻地走了。

這就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說實話,很差,跟我之前感覺中的那些有點錢的家長一樣,以為錢就能搞定一切。幾個月後,在一次的家長會上,我竟然又意外地見到了他,而且他的孩子,竟然就是幾個月前我班裡新轉來的。

他見我吃驚的樣子,也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後私下裡跟我坦白,說終於有一位中間人還是給他辦成了,找了一個與校長吃飯的機會,至於給校長送了多少錢他沒有說,而是狡猾地一笑說,我特意央求校長如果能進,就進你的班,你是位好老師,孩子若跟你學,能成才。

大家知道我的感受嗎?當時我真是哭笑不得。心想你們這些家長為了達到自身目的,去做那些送禮行賄、沒有原則的事情,但又千方百計要讓孩子跟一位有原則的老師學習,你們這心理不矛盾嗎?

之後,他的孩子上到高三的時候,被他送到了美國。這也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就是啥便宜都想占嗎?中國的基礎教育好,而美國的大學含金量高,這都是早就規劃好的吧?當時他領孩子走的時候還跟我提美國教育如何如何好,我冷冷地說,是啊,美國比這裡“先進幾十年”呢。

二、“搞教育的”沒想到是“被教育搞”

幾年後,我跟隨學校考察團,用學術交流的名義來到了“先進幾十年”的美國。實地看見傳說中的美國教育,我並不以為然。是,在某些方面美國的課堂環境是比我們活躍、教學的方式也更加開放,但這些不過是“熱鬧”,給外行人看的,我們內行人看的是“門道”。

說到底,任何教育都是要看結果,這個結果在中國是考試分數,而在美國就是綜合能力,本質是一樣的。要追求這個結果,學生們還是得拚命學習啊,我發現美國學生的壓力也不比中國學生差多少。

美國教學(圖片來源:Flickr)

一個最好的證明就是美國也搞分班制,把班級分成快班和慢班。在聽完美國的老師給我們介紹這個制度以後,我問了一個讓我後悔至今的問題,我問,若這個孩子只有“慢班”的水平,他的家長有沒有可能花點錢,能讓他進入到“快班”學習呢?

美國老師聽懂我的意思後,像看火星人似的看着我,很不理解的說:“為什麼要把不夠水平的孩子往快班送呢?家長還要花錢?難道說中國的學校經常這樣嗎?”我當時就臉紅了,只好說:“我們那也只是偶爾有這樣的事”。其實我心裏清楚,這種事情不是偶爾,而是普遍的,我撒了謊。

再後來,那美國老師給我詳細講解了分班制度的初衷。每個孩子的資質不一樣,因此如果用同樣的教學方法顯然不合適。所以會將一些理解能力強,學習進步快的孩子分成一班,普通的孩子分成一班。

快班的孩子如果學的快,甚至能在高中就學習大學的課程,而慢班的孩子若覺得自己能力足夠,完全可以自己申請到快班。至於花錢讓孩子進快班,美國老師表示他完全不能理解。

這場對話令我久久不能平靜,即使從美國回來後,依然耿耿於懷。在美國的世界裏,教育和送禮是無法掛上鉤的,如果家長和老師的言行不能給孩子樹立榜樣,讀再好的學校又有何用呢?

我雖然不收禮,但我卻無法拒絕班裡通過給校長送禮進來的學生,身為人師,我一面給孩子們講授了做人的道理,一面又不得不參與這場私下的骯髒交易,我竟從未感到羞恥,反而以自我的清高為榮。或許我的原則也僅僅是由於自己的膽小懦弱,不敢收禮而已。

我想起流傳很久的一句話,“你以為你是在搞教育,其實你是在被教育搞”。之前我一笑哂之,還自詡為搞了半輩子教育的人,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被教育搞了的人。

三、比貪污腐敗的更可拍

我又想起那個送禮給我的家長了。我開始理解他,雖然不齒他的行為,但都是我們的教育把他逼成這樣的。而這種教育不單單是學校的,更多是社會的。還記得國內有位教育學家說過:“這個社會上的壞人,都曾經是我們的學生。”

作為一位教育工作者,我曾經有過理想,也有過“桃李滿天下”的願望,但我卻越來越不知道自己該信仰什麼了……除了不收禮能堅守,很多都放棄掉了。每當我看到電視中那些貪官痛哭流涕地懺悔,說自己對不起人民,我都不禁惋惜。

他們之中或許真有人是懷者崇高的信仰,想要為官一任,並造福一方,可最終都抵擋不住巨大的誘惑,信仰的崩塌只在錢的數量多少而已。可怕的是這種風氣還把學校給傳染了,在我身邊,沒少見那些給老師送禮的,而送禮的原因,大到升學轉學,小到換到前排的座位,無一不是用錢開道的。

我還在網絡上看到過一位年輕的女老師因為教師節學生沒送禮,足足罵了學生一堂課。這在我們老教師看來,根本無法想像,這樣的人怎能當老師呢?完全是一副市儈嘴臉,哪有半點人民教師的尊嚴?

我很慶幸自己還沒變成那樣的人,但我的“潔身自好”何嘗不是另一種“信仰崩塌”?我明知道有學生是通過送錢進來的,我阻止過嗎?連一句抗議都沒敢跟校長提。在面對強大的集體,我選擇順從,我那“為人師表”的理想呢?

我這種人,比起那些行賄受賄、貪污腐敗的人更可怕!不僅對社會風氣的改變沒有產生任何影響,還擁有強大的道德優越感,明辨是非的能力不是用來批判醜惡,反而是用來自我欣賞。

當我退休了,別人問起我之前為教育風氣的改變做了些什麼,我只能說啥也沒有做,反而是使風氣變壞的一份子——不作為就是最大的瀆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華人生活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