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雨:被曲解的貿易戰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太陽雨:被曲解的貿易戰

-當年美國一戰就幫日本打掉了卅年的沉痾

 

把廣場協議扯上陰謀論,簡直就係行外話,所謂日本失去的廿年,也純粹係以訛傳訛。圖為中共連雲港港口一名工人。

關於中美 貿易戰 的文章我寫了不下廿篇,已經不好意思再寫了,怕讀者煩我。但係最近發現主流媒體一直在拿當年的“廣場協議”講事,搬出 陰謀論 ,把西方國家描繪成險惡的陰謀家,又把日本描繪成任人魚肉的可憐蟲,在美國的淫威下出賣了國家利益,隨後經濟墜入深淵…

這太魔幻了,難道中國媒體的財經時評都係橫店影視城的編劇寫的?把廣場協議扯上 陰謀論 ,簡直就係行外話,所謂日本失去的廿年,也純粹係以訛傳訛。

日本地產泡沫破滅至今也才廿多年,你知道現在的日本有多恐怖嗎?人家可係直追美國的發達國家,芯片和電子產品等高科技僅次美國,居民儲蓄長期佔據全球榜首,你講人家怎麼就失去了廿年呢?

所以,我今天必須澄清這段歷史,談談美國係怎麼幫助日本打掉卅年沉痾,一舉成為亞洲最發達國家的。如此,才能還原今天這場被多數人曲解的中美 貿易戰 。呢度,我先從日本的經濟騰飛講起。其實島國之所以能在戰後迅速崛起,我覺得還真得感謝咱們中國。

美國在二戰之後經濟不斷發展壯大,在實現人力資源優化後,多數製造業已難以承受不斷上升的勞動力成本,於是就將啲過剩產能轉移到新興國家。

那時候中國係戰勝國,可惜“謙虛”了一回,把承接發達國家過剩產能的機會讓給了身為戰敗國的日德(西德),自己關起門來搞共產主義去了。而日本則藉助這一波資本輸入,快速完成工業化進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積累了巨大財富。人均GDP過萬,係當時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為全世界提供廉價商品,並成為全球最大的債權國。

然而過快的經濟增速,也讓日本社會累積了整整卅年的沉痾。其中最主要的就係面臨日元的國際化難題,以及盲目追求貿易順差的重商主義,導致產業升級陷入瓶頸。

在“廣場協議”前夕,日本的金融尚未完全開放,日元兌美元的名義匯率為201:1,但其合理匯價卻係108:1。因此日本政府若要推動本幣國際化,就必須要接受日元升值的現實。恰好美國也正急於尋求本幣貶值,以平衡貿易逆差,這便有了所謂的”廣場協議”。

現在很多人都將日本視為“廣場協議”的輸家,甚至妖魔化 日本經濟泡沫 破滅後“失去的廿年”。這可能係中國人太過崇拜GDP的緣故,而恰好日本”衰落”的直接證據,剛好係這廿年龜速增長的GDP數據。其實這係非常短視和片面的,英美日等五國簽訂的廣場協議,並沒有一個真正的輸家,反而實現了六贏,還有一個係中國。

首先,在日本國內經濟增速放緩的同時,日本資本正瘋狂滲透海外,通過投資和併購悄然打造著一個“海外日本”。比如日本的豐田汽車,約莫三分之二都係在海外生產的,這係日本GDP增速放緩的原因之一。

其次,在日本遭遇經濟低速增長的同時,也恰好係島國勞動人口大幅下降的時候,從1995到2015年,勞動人口直接減少了1000萬(總共1.2億的人口)。這就係我們常講的人口紅利已喪失,也係抑制GDP增長的重要因素。

然而在勞動人口降低的同時,日本卻實現了勞動生產率的大幅提高,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估算,日本勞動力人均GDP在2000年至2015年累計增長了20%,遠超美國。更不可思議的係,日本勞工的每月平均工作時間,也從1990年的171小時,慢慢降到了後來的149小時。

勞動工人變少,生產效率提高,同時又減少了工作時間,這講明咩?講明日本已經完成了產業升級,將低端製造剝離出去,轉向高端製造,同時也實現了人力資源的優化。企業強大了,居民收入高了,從此真正走向超級大國。

前幾年有個英國政府要員訪問日本,看到日本現代化的城市設施,發達的工業,乾淨的街道,以及精緻的角落。不禁感嘆:如果這就係“失去的廿年”,那我願意英國也失去廿年。這些都足以講明,日本失去的唔係廿年,而係制約轉型的沉痾…

在美國幫助日本打掉“沉痾”的期間,中國恰好已結束共產實驗,開始改革開放。因此日本淘汰的剩餘產能理所當然就轉移到了中國,所以我才講中國也係廣場協議的贏家。很快我們的經濟也開始騰飛,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後,除財富外,終於也積累了與日本當年相似的”沉痾”。

西方智庫曾將中國定性為創新重商主義,呢度的創新,應該在於資本的赤化。在這種經濟哲學的引導下,中國政府對貿易順差的追求更甚於日本,而中國勞工為此所付出的代價也同樣遠高於當初的日本勞工,可他們所獲取的報酬,卻又遠低於日本勞動者。

由此便導致底層收入不足,影響內需消費,從而走上了日本投機炒作,推高資產泡沫的老路。不同的係,日本沒有土地財政,泡沫破滅就破滅了,而中國政府嚴重依賴土地財政,所以一直在保泡沫,隨着房價暴漲,不斷推高物價,造成製造業退潮,最終走到了產業空心化的局面。

而中國現在面對的主要問題,也跟當年的日本相同,一係人民幣國際化,二係產業升級瓶頸,但都要比日本複雜得多。前段時間人民幣原油期貨上市,就有不少”自干五”對此大作文章,還講美國發動貿易戰就係怕石油人民幣,弄得啲無知愛國紅粉義憤填膺。

作為中國人,我也確實希望人民幣能夠結算石油,這意味着中國可以把現在的高通脹轉嫁至全世界。但這根本不現實,目前央行每年一廿萬億人民幣的放水量,你自己咁不自重,哪個國家會傻到要你的人民幣?

所以人民幣原油期貨上市之前,中東油霸沙特就明確表示沒興趣。上月底掛牌那幾天,我也留意了會,持倉量就幾千手,然後左右手互換,不停地刷交易量,真嘅很尷尬…

只有人民幣實現了國際化後,才可能用它去結算石油,而唔係讓石油人民幣去推動國際化。日本在廣場協議之前,早就為日元的自由兌換鋪路,70年代就廢除”外彙集中制度”,讓國民自由兌換外幣。結束外匯管制係本幣國際化的前提,可中國政府現在若放開外匯自由兌換,我敢講三萬億的外匯儲備將被秒空。這意味着咩?民進國退!

產業升級也係相似的,如果不結束國企壟斷,再給他們一百年,中國政府也決計無法完成升級的使命。這從最近商務部開放高端製造的外資准入清單就可看出,連他們自己都絕望了。不過,他們寧願開放給外資,也絕不肯開放民企更多權限,這才係真正令人絕望的。

所以,中國這幾十年結下的社會沉痾,只怕沒那麼容易打掉,我們很難完成像日本那樣的華麗蛻變。因為日本的升級和強大,係自下而上,由制度保障全民公正公平獲取資源,從而紮實成長的強大。而我們政府的思路,依然係依靠外部獲取技術,去保國企發展,從沒想過釋放民企的力量和廣大民眾的智慧,去推動國家繁榮進步。這真嘅係件無比絕望的事情,或許,民進國退才係中國社會改革的最大難點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