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爽:坦途的人生有時候經不起一次搭錯車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唐爽:坦途的人生有時候經不起一次搭錯車

2017年1月18日午夜11點許,周立波和唐爽離開某某長島的豪宅,準備回家。周立波家住在新澤西,從某某家開到自己家裡,大約要一個半小時。唐爽租住在城裡,距離長島也相當遙遠。長島北部在紐約係著名的富人區,交通十分不發達,唐爽決定搭周立波的車回家,然後周立波再打道回府。

按照唐爽的講法,一路上周立波雙手沒閑着,奔馳車在馬上路搖搖晃晃,行駛到Locust Valley中學一帶時,他們忽然發現警察在後面用警燈向他們閃爍,示意他們停車。

唐爽接受《局面》專訪

一場持續一年半的槍毒案,就此拉開。而唐爽,也因為這場陰差陽錯的搭錯車,整個生活和事業發生了劇烈變化。直到今天,這位天分極高的科學家,依然生活在這場變故的陰影里。

唐爽和周立波相識於5年前,當時兩個人在同一家餐館吃飯。唐爽講,雙方几乎同時認出了對方,互相加了微信。一個月後,周立波女兒在家搞畢業派對,邀請唐爽前往,雙方的交往由此開始。

唐爽當年因為“唐爽——崔瑟豪斯理論”在業內名聲大噪,但周立波認出唐爽的可能性並不大。紐約華人的圈子雖然很小,但畢竟當時的唐爽只係麻省理工的一名博士生,而周立波係名滿天下的海派清口明星,周立波的生活圈子和唐爽相距太遠。所以,更合理的推測係,唐爽認出了周立波,上前介紹自己,兩個人由此相識。

2012年唐爽和他的導師崔瑟豪斯教授

登上麻神理工網站

唐爽本人雖然係理科生,但對傳統文化和曲藝非常感興趣。7月8號我們採訪結束後去吃飯,路上他講王老師,我看過你的節目,印象最深的係雷雷的那期,還有網友創作的雷雷的RAP。之後,他嘴裏就開始念起了RAP歌詞:

“我唔係甄子丹

我不能左勾拳

我唔係大師

只係體育指導員

我們就係流氓鬥毆

我沒有選擇防守

我就問我值唔抵當一個左擺鉤

技巧不能再用了

用了就出人命了

出了人命現在就在派出所了

我沒有選擇場地

我沒有想到那天成都下起了小雨……”

這個當時並不算特別流行的RAP,唐爽竟然能全文背誦。

2015年,周立波夫婦來到美國長住,唐爽和周立波的交往變得密切起來。周立波到紐約後,唐爽經常幫他處理啲事物,比如幫周立波做演講的PPT,幫他給名流們回復啲酬酢的書信往來。唐爽提供的這些他給周立波代筆的啲書信,看得出唐爽的文字功底相當不錯。

但唐爽特彆強調,他幫周立波做這些事情都沒有報酬。而且,唐爽也否認周立波夫婦資助過自己,他當著我們的面,拿出自己當初在麻省理工獲得的獎學金,上面的數字加起來係一年差不多9萬美元。

他反問我,“王老師,你覺得我需要被人資助么?”

但唐爽也承認,他當年在上海看病,周立波曾經幫他找過醫生,這個他一直心存感激。

2016年,周立波夫婦和哥倫比亞大學合作,準備成立一家幽默學院,在中國招生。這種二級學院在美國申請並不特別困難,周立波夫婦希望某某給他們這個項目捐一筆錢。在周立波夫婦籌辦這個學院的過程中,唐爽一直都給他們當翻譯。據唐爽講,出事那天晚上,周立波約唐爽去某某家,就係為了談這個項目。而當時,唐爽剛剛從中國回到美國三天,時差還沒有倒過來。但也正因為他和周立波一起來某某家做客,當天晚上,他也和周立波一起,被警察戴上手銬送進了看守所。

一名風華正茂的年輕科學家,成為了犯罪嫌疑人。

唐爽被律師保釋後,雙方的關係逐漸惡化。一個原因係唐爽認為槍和毒都和自己沒關係,僅僅係因為自己搭了趟周立波的車,就被卷進這場無妄之災。他認為周立波應該給他一個講法,至少係一個相對比較正式的道歉;第二,唐爽走出警察局後發現,周立波的律師在國內發的聲明,暗示他才和槍和毒品有關。而在最初的報道中,很多媒體也的確認為唐爽有更大的嫌疑;第三,唐爽被保釋後,周家曾經在相當長的時間裏,不希望唐爽發聲明。因為車裡一共就兩個人,唐爽如果澄清自己和槍毒都無關,那輿論就必定將槍和毒品指向周立波。期間還有人委婉地提議唐爽係否能將毒品的問題擔下來,但唐爽一口回絕了。再加上後來周家希望唐爽出面替他們作證,某某係有意把槍塞給周立波的,雙方最終絕交。

唐爽的律師和法官申請保釋時講,唐爽本人和槍支和毒品都毫無關係,他只係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出現在一個錯誤的場所。對於唐爽來講,這個看似偶然的搭錯車,付出的代價實在係太大了。

唐爽律師聲明:唐先生只係在錯誤的時間上了錯誤的車

彼時的唐爽其實已經和國內一所大學談好,再過幾個月就將回國任教,雙方談的條件對唐爽來講相當優厚。唐爽在家中係獨子,父母都係普通的工薪階層,家境普通甚至有些貧寒,唐爽也很想回國,這樣可以方便照顧自己的家庭和父母。

事情發生後,唐爽一下子變成了在美國法庭候審的犯罪嫌疑人,國內媒體很快廣泛報道了這一事件。科學家唐爽的名字,因為一起涉槍涉毒的案件,而被國內的公眾廣為知曉。國內大學很快就取消了給唐爽的offer。唐爽的回國工作的計劃,不得不終止。

大陪審團撤銷對唐爽的全部指控

這一年的7月28號,唐爽終於被大陪審團裁定撤銷對他的全部指控。8月2號,他匆忙趕回成都看望病危的奶奶。唐爽奶奶身體不好已經有些日子,但唐爽由於擔心案子沒有了結一旦回國就再也無法入境,所以儘管法庭沒有禁止他離境,但唐爽一直不敢離開美國。一直等到拿到裁定書後訂票趕回成都,唐爽的奶奶已經進入彌留之際。唐爽講,“她已經不能講嘢了”。我問,“其實她也等於沒有看到你最後一面係嗎?”唐爽一邊流淚一邊講,“我不知道”。

唐爽微博截圖

過去一年,唐爽給國內啲大學和科研機構發過簡歷,以唐爽在科研上取得的成就,原本在國內謀一份教職應該並不算難,但由於這場講不清道不明的槍毒事件,唐爽申請的大學都拒絕了他。遙想一年半之前,國內的知名大學不惜高薪聘請,現如今,歸國心切的唐爽,竟然為回國謀職而苦惱。

唐爽展示了他的工作簽證和中國護照

接受我們採訪時,唐爽帶了許多份文件。其中有好幾份,都係證明他和本案中的槍和毒品無關的證據。採訪的最後,他拿出中國護照,簽證,還有國內的身份證,一定要在鏡頭前反覆強調自己係中國公民。他想回國工作,他希望我們的節目,能為他澄清傳言,掃清他回國工作的障礙。

國內有眼光的大學,要不和唐爽聯繫一下?

局面丨“周立波資助我?”

唐爽:絕無此事相反我為他免費幹活

王志安:(周立波)有沒有以某種方式資助過你?

唐爽:從沒有過。

王志安:比如講上學,你出去旅遊或者講找工作?

唐爽:沒有任何現金的,沒有任何經濟的往來。沒有資助過,只有禮尚往來,我花了一萬多塊錢給他,送了他一個3D打印機,然後他有時候送我一點小禮品,小的那種iPhone嗰啲插件咩,這個有。然後在上海的時候,他幫我去找過醫生,因為上海找醫生挂號很麻煩,這個他幫過我,我也很感激,很感念,這個經濟往來絕對沒有。

唐爽:相反我幫他做,免費做了很多事情。

王志安:咩事情呢?

唐爽:他發的今日頭條,發的微博,還有他跟領導的嗰個回信,還有他去就係,就係跟商業公司的回信,好多都係我幫他免費寫的。因為我這個人就係業餘愛好文學跟曲藝,所以我覺得我也樂意寫,就係文人都喜歡,叫渴塵萬斛,文人有展采之思,所以都係我幫他寫的,我這個有證據。這個係周先生為了去打動億航科技公司的董事長,讓我幫他想啲口號,然後想出來係“大疆東去浪淘盡,億航白鷺上青天”,因為做無人飛機,一個係億航,一個係大疆。這係我幫他想的。他講牛……

局面丨唐爽稱胡潔不斷威脅要求作偽證

雙方因此決裂

唐爽:案發後周立波先生夫婦要求我給他們做假證。誣陷這個就係把槍硬塞給周先生的。

王志安:咩時候?

唐爽:從一剛開始就係這樣。

王志安:邊個同你講的?

唐爽:周也講過,然後胡也講過,我不同意。我講第一,美國不能做假證,這係重罪;第二,道德上不允許;第三,我沒有看見,警察係有調查的,這個會把大家就係全部弄死的,他們不聽,第四,他硬塞給你,你就能拿嗎?你係三歲小孩嗎?在我導師後來去世了,在我導師葬禮上,周先生硬要我打電話。我已經泣不成聲了,周先生非要講,導師係小事,你要給我作證。然後講,唐爽你把這句話講出來,這個某某非要把這個槍硬塞給我的,我給你錄下來。我沒答應,然後周先生就惡語相加來罵我。為咩跟我決裂,係因為我不肯幫他做假證。

王志安:但他只係講你不肯幫他作證,並沒有講你不肯幫他做假證?

唐爽:他肯定不會承認係假證,我去幫他作證就係我做假證。因為我沒有看到,我沒有看到這個某某硬塞槍給他。

王志安:那麼警方和檢方在周立波這個案子起訴過程中有要求你去做過證嗎?

唐爽:沒有。檢方從來沒有正式要求我去做證,所以網上嗰啲娛樂版的新聞講我係污點證人。純屬誣衊,我不僅沒有做過污點證人,我連證人都沒有做過。

局面丨唐爽盼風波早日平息

周立波迷途知返

王志安:當時就係你這個案子在沒撤訴之前,法官唔係同你講保釋,保釋當時係咪限制你,不允許你回國?

唐爽:沒有。沒有限制出境,護照都沒有收。但係我當時就係簽證係過期的。

王志安:只係簽證過期了。那過期,你為咩當時唔去使館去重新申請簽證呢?

唐爽:你就要出境申請,就要耽誤時間。

王志安:在美國也可以。

唐爽:在美國不能申請簽證的。必須要出境。

王志安:那後來你這個問題怎麼解決的。只要出境你就過期了?

唐爽:出去我又重新弄的簽證。周先生還想過這一招,就係讓我,逼我回國,然後我不能回美國,我就不能打官司,他就可以都推給我了。周先生一直在讓我回國。我講返去了,我就不能返嚟,就不能打官司了。周先生講那不挺好嗎?

王志安:你捲入這個新聞確實係很多人都沒想到,你本來係一個學者,然後經歷了這一年半的時間,你怎麼看待就這件事情?

唐爽:我認為這係上天賜給我一個修行的機會。道家裡面有一句話叫歷劫度人,就係你自己要經歷很多劫難你才能夠去度人,你才能夠為自己和為他人作出更多的貢獻,我只能這樣來看慰自己,所以我也經常失眠了所以我現在也在看醫生,我還能扛得住,特別係家裡年邁的父母、師長、朋友受了各方面很大的壓力。

王志安:那你怎麼看他這個案子最後以就係講撤訴的方式來結束?

唐爽:本來我係覺得很欣慰的,他逃過一劫,但係他們倆不擇手段,採取無所不用其極的誣衊,誣衊各種人。但係我還係希望他們能好,希望他們能收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鳳凰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