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智商」的美國人 對8萬個中國大陸孩子做了咩啊!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低智商」的美國人 對8萬個中國大陸孩子做了咩啊!

好多美國父母收養中國大陸孤兒的故事讓人感動落淚(公有領域 Pixabay)

記得著名“愛國公眾大號周某平”曾寫過一篇文章,讚揚中國大陸的教育體系其實非常的好!比國外強很多!然後,嘲笑歐美人的心算與智商比中國大陸人低好多。他舉例講,比如中國大陸人的數學心算水平,小學五年級的可以完爆他們的高中生!講可能隨便一個賣菜大叔的心算水平,都能讓讀過大學的老外頂禮膜拜!

我相信他講的係真嘅。只係有部分智商低的中國大陸人搞不懂這個問題:

為咩這些智商高、心算強的中國大陸人只能一輩子當個賣菜小販?有的還得躲避城管?智商低、心算差的老外卻發明出了計算機?讓衛星上天、讓人類登月?為咩當今使用的幾乎每一樣現代的東西,都係心算差的老外發明創造的?

作為“智商很高的愛國名人”,不也係用着智商低的老外發明的電腦,用着老外創造的互聯網,才能天天寫着“專門論述中國大陸樣樣都比國外強的”愛國文章、來吸引了那麼一大批“智商高的愛國青年”成為粉絲?

當然,對這些問題,“智商高的愛國名人”肯定有他高智商的答案。咱們這群智商低的中國人肯定理解不了。

不管你們信不信,橫掂我係信了:

這美國人智商真嘅係沒救了!美國肯定也快不行了。你們瞧瞧,他們幹得這些缺心眼的事兒!把咱們扔掉的這些歪瓜裂棗都當寶貝搶走咗!

一、失去雙臂的女孩Sophi Green(蘇菲・格林)

今年九歲的Sophi,住在美國的猶他州。這個亞洲面孔的小女孩,曾經係一個中國大陸小女孩,在2010年的時候,一對美國夫婦領養了她。

(圖片來源:微信公眾號炒掉了裹腳布的思想如無另行講明下同)

從照片可以看到,Sophi係個看起來很不幸的孩子——她天生殘疾沒有雙臂,雖然有雙腿,但同時右腳沒有腓骨,所以比左腿短一截。而更不幸的係,因為這些身體上的缺陷,她在生下來之後就被父母遺棄,成了孤兒。

在2010年的時候,一對善良的美國夫婦Christianne和Jeremy來到了她所在的養老院。

當時他們準備收養她的姐姐Lexi。Lexi也係殘疾孩子,她先天失明。在那一天,他們也見到了Sophi,然後深深的被Sophi打動了。他們希望同時收養這樣兩個可憐的孩子,把他們帶到美國,給他們新的生活。

因為這兩人身體上情況特殊,所以後來孤兒院破例答應了這個請求。就這樣,Sophi和姐姐一起離開了孤兒院,來到大洋的另一邊,他們的命運也從此改變了。

很快的,她們的養父母發現,Sophi係一個非常堅強有韌性的孩子——雖然沒有手,但係她依然非常努力的用腳來生活。

剛來到新環境不久,有一天,Sophi的媽媽打算喂她吃一個雪糕,碰巧有啲事情就耽誤了,沒想到她自己卻開始試圖用腳來拿住雪糕,自己吃。她的養母驚呆了,同時也被這個孩子打動。

她知道,這個孩子的身上,有一種不可戰勝的力量。

隨着年齡的增長,她一天天的展現出她樂觀,堅強的性格。她雖然還小,但係非常懂事,她自己一點點的學習走路,學習用腳來代替手完成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她從來不為自己的身體而自憐自哀,她像其他小姑娘一樣的熱愛生活,喜歡畫畫,喜歡舞蹈。

雖然她雙腳不方便,很容易在舞蹈的時候摔倒,但係一點都不妨礙她熱愛舞蹈。她講,每當跳舞的時候,自己都會覺得很愉快。

她的養父母也非常愛她,儘可能的幫助她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他們專門給她修了一個水池,方便她洗腳。同時把家裡啲旋轉的門把手換成了可以按壓的把手。還給她買了特別的單車。

等到她長大了去到學校,新的考驗又來了。雖然家裡的兄弟姐妹還有父母都給她無限的寬容和愛,但係在學校她不得不面對更多的疑問和驚訝的眼光。有些小朋友第一次見到她甚至會問,你為咩沒有手呢?這樣的問題讓這小姑娘覺得難過。

為此她的養母曾經專門去到了學校,耐性的告訴其他的小朋友們為咩她係這樣的,還播放了啲她平時的生活畫面給大家看。小朋友們也理解到她的情況,不再對她報有異樣的眼光了,在很多時候他們都願意主動的接近和幫助她。

其實,加上Sophi,她的養父母一共收養了7個孤兒,而這七個人都係身體患有殘疾的孩子。他們有些有嚴重的心臟病,有些需要坐輪椅,其中還有三個孩子眼睛看不見。讓人開心的係,在這特殊的家庭里從來都係充滿了歡聲笑語的。

Sophi雖然沒有手,但係她可以帶着眼睛看不見的姐姐Lexi到處走,一起玩遊戲,一起化妝。她的哥哥眼睛雖然失明了,卻可以在家裡為她的舞蹈伴奏。這樣的陪伴都讓他們非常的開心。

Sophi的養父母告訴大家,身體的缺憾,不會影響他們成為一個快樂勇敢的人。他們表示,也許領養這些孩子,給他們一個家庭的環境,就係他們的使命,而他們也願意完成它。

二、患有唐氏綜合症的中國大陸孤兒Lucy

下面這位美國媽媽就更讓人佩服了!她已經有5個孩子啦!但係,卻又收養了一個中國大陸女兒——而且係智障女孩!

6歲的Lucy係一位患有唐氏綜合症的中國大陸孤兒,當她乘坐飛機抵達美國休斯頓時,她的養父母Brent和Audrey帶着自己的五個孩子一起來機場接她。

Audrey看到Lucy時,她告訴Lucy:“hi,I’m momma(我係媽媽)”時,Lucy用中文回應了她:媽媽。

(圖片來源:微信公眾號煙台昂優如無另行講明下同)

唐氏綜合症又稱先天愚型或Down綜合症屬,由先天染色體異常引起。患唐氏綜合症的孩子會存在智力缺陷。

上圖為Audrey聽到Lucy——喊出媽媽的那一刻,失聲痛哭。

Audrey抱住Lucy。

Brent和Audrey夫婦係在網絡上看到了這家叫做Great Wall china Adoption領養中心的視頻,當他們看到Lucy的畫面時,他們一下愛上了這個小姑娘,一心決定要成為她的養父母。現在他們終於生活在了一起。

三、更多被美國家庭收養的中國大陸孤兒

1991年,中國大陸開始允許美國家庭收養中國大陸兒童。據美國國務院國際收養局的數據顯示,截止到2015年,共有88,298個中國大陸孤兒被美國家庭收養,其中88%係女孩,其中大部分係“計劃生育”政策下被遺棄的女孩。經過複雜的流程和漫長的等待,這些女孩開啟了美國式的生活。

2014年4月,一位在美國學習的中國大陸女士,遇到了幾個中國大陸女孩,經過了解,她們係被美國家庭收養的。這讓她想起了曾經在中國大陸孤兒院遇到的很多被遺棄的健康女孩和身患殘疾的孩子們。帶着無數的問題,她開始了這個群體故事的採訪。

為了避免用極端的例子帶有偏見的看這個問題,儘可能地採訪到多種多樣的收養中國大陸孩子的美國家庭。一年之內,她走訪了美國11個州,選擇了20個家庭,35個孩子,紀錄了非裔、亞裔、猶太家庭、收養一個孩子和多個孩子等等的美國家庭,不同的家庭中的“中國大陸孤兒”的生存狀態。

1、Alyssa(阿莉莎)

謝麗爾收養阿莉莎時已近50歲了,她在華盛頓特區做教師,專門負責幫助有特殊需要的孩子。

“我的工作一直係幫助嗰啲殘疾孩子,所以一直希望能在中國大陸福利院收養一個需要家的孩子,親自照顧她。”謝麗爾講。

上圖,2014年11月,美國賓夕法尼亞州,Alyssa(阿莉莎)和Cheryl Wu(謝麗爾)過感恩節。

2、潔麗・安娜・維格里夫

圖為2014年12月,佛羅里達州,13歲的潔麗・安娜・維格里夫在自己的房間里。

她的房間裝飾着包含有很多中國大陸或亞洲元素的飾品,美國媽媽至今保留着她的中文名字“潔麗”(Jieli音)。

潔麗11個月時在江蘇省被維格里夫夫婦收養。維格里夫家有3個親生孩子,最大的33歲,最小的26歲;之後,又收養到4個中國大陸孩子。潔麗在生活上非常依賴媽媽和兩個美國姐姐,每天早晨都要麻煩她們給自己梳頭、打理衣物,送去學校。

3、盧克・健・維格里夫

上圖,2014年12月,盧克・健・維格里夫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家中玩遊戲。

13歲的盧克因為先天性脊椎骨裂接受了背部手術,維格里夫夫婦在內蒙古領養了當時只有三歲的盧克。

4、Beth和Hope

Beth於2000年被收養於湖北武漢洪湖的一家孤兒院里,當時只有16個月大。Hope於2002年在陝西漢中被收養,當時不到兩歲。2015年夏天,兩個女孩都回到中國大陸,並在她們曾經生活過的孤兒院做志願者。

下圖為2015年1月,馬里蘭州,Beth Green(左)和Hope Green(右)在玩滑板。

上圖,2015年2月,馬里蘭州,Hope Green和媽媽Carrie Green聊天。

5、Siping和Sinan

這對中國大陸雙胞胎姐妹於2002年在福建南平市延平區福利院被Jack Machado和Dulce Calabia收養。她們的媽媽,Calabia女士出世於西班牙,後移民美國,她努力為孩子們提供探索亞洲文化的機會,從她們很小的時候開始教她們漢語和西班牙語。

上圖為2015年3月,Siping和Sinan正在馬里蘭州一家看護中心為老人們表演中國扇子舞。

6、Yinan

Yihan被遺棄在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福利院,當時,全身超過70%燒傷。

2008年被收養。Calabia女士一直覺得也許有一天她的孩子們能跟自己的親生父母對話,如果能在中國大陸揾到他們的話。

下圖,2015年3月,馬里蘭州,Yihan和媽媽Calabia女士在空手道課前聊天。

7、Lily

Lily出世於2001年1月18日,2002年被Larson(拉爾森)夫婦從廣東省高州市福利院收養。

為了能揾到Lily感覺更舒服的學校,拉爾森一家三次搬家,從賓夕法尼亞州搬到了華盛頓DC附近,在新的學校里,有更多的亞洲人,教學質量也比之前的好。

Bruce講比起父女他們更像朋友,但他像天下所有父母一樣關照女兒的安全和健康。他希望Lily能生活得幸福有意義,並且能夠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上圖,2015年3月,馬里蘭州,Lily正在和養父Bruce Larson一起玩耍。

上圖,2015年3月,華盛頓DC,上完中文課後,Lily要上中國舞蹈課,班裡大部分都係不會講中文的被收養的中國大陸孩子。

上圖,2015年2月17日,馬里蘭州,中國新年聚會上,廣東來的Lily(右二)和朋友們表演中國舞蹈,這些孩子都係被美國家庭收養的。

8、奧普・布里齊

奧普2005年在廣西梧州被收養。布里齊婚後育有3個孩子,之後又從中國大陸收養兩個女孩。

今年4月,她的父母弗蘭克・布里齊和朱娜・布里齊慶祝結婚25周年,女孩們穿上媽媽Dee最喜歡的洋紅色裙子做花童,參加爸爸媽媽的25周年結婚紀念日典禮,銀色的鞋子代表着25周年的銀婚紀念。

上圖,2015年4月,奧普・布里齊(左數第二個)與一名女花童聊天。

9、Faye

Faye生於2004年1月,出世後2小時,因呼吸困難等多種病症,被緊急送到江蘇宜興市人民醫院搶救,在搶救過程中親生父母離開她。同年1月29日,Faye被送往宜興市兒童福利院。2004年11月被收養。

圖為2015年6月,馬薩諸塞州,Faye躺在沙發上,她一直希望揾到親生父母,想知道他們長咩樣。

10、Anaka(黨芳婷)

Anaka(黨芳婷)生於2006年5月25日,2007年7月,在廣東省陽江市陽東區福利院被收養。此後Anaka一直生活在美國蒙大拿州。

上圖,2015年7月,晚餐後她和姐姐Kine在家周圍的樹林里玩。

2015年8月,晚飯前,蒙大拿州米蘇拉市,Anaka在跳蹦床。

11、Sarah Bosch(鄧悅悅)

Sarah Bosch(鄧悅悅)生於2010年6月,2012年3月被遺棄在杭州市兒童福利院門口,當時她的全身燒傷面積超過70%。

2012年6月,Sarah被收養。“她特別信任我們,溫和、平靜,似乎能明白,我們係她的生命的轉折點”,媽媽Teresa回憶到當時在杭州福利院見到她時。

媽媽Teresa Bosch講,目前最困難的係讓Sarah入睡,因為傷口又疼又癢。

上圖,2015年7月,佛吉尼亞州,Sarah的美國父母每晚睡前都堅持為她清理傷口。

12、朱麗葉

朱麗葉出世於廣東高州市,2002年被Marier一家收養,當時年僅一歲。朱麗葉在緬因州長大,後隨父母的工作輾轉在迪拜和香港生活上學,她更喜歡迪拜,因為洋氣、時髦。

Marier一家在假期會回到美國,平時在香港。朱麗葉並不像其他的女孩,渴望尋找親生父母,她享受目前的生活。

14、收養中國大陸兒童家庭的聚會

她們都係從中國大陸的不同城市被美國家庭收養,雖然住在美國的不同州,但係,每到節假日,父母們會儘可能安排聚會,讓她們有更多的機會在一起,使得她們有更多的歸屬感。

每到中國新年的時候,這些家庭會按照中國人的傳統,圍坐在圓桌上,用筷子吃中餐。很多美國的收養家庭覺得,只要孩子們感興趣,他們願意讓孩子們接觸更多的中國文化。

圖為2015年1月,五個收養中國兒童的家庭舉行生日聚會,女孩們坐在一起聊天。

上圖,2015年2月,收養家庭的聚會上,Abby Benton(艾比)(左)和

Taylor Stacy(泰勒)擠在沙發上聽即將啟程的到中國大陸的“尋根之旅”的講明,這係她們在美國長大後,第一次回到中國大陸。Stacy夫婦收養三個亞洲孩子,一個在中國大陸收養,另外兩個從柬埔寨收養。

即將面臨的一切對她們來講都係新鮮的。有母親向孩子強調:“如果你們去衛生間,一定要自己帶衛生紙,中國大陸的衛生間並不會準備衛生紙。”

2015年10月29日,中國大陸停止計劃生育政策。

一位美國媽媽寫信給我,講她的養女問她,中國大陸的計劃生育政策結束了,她的中國大陸媽媽係否在尋找她。這個時候,我已經回到中國大陸,我也很想知道,她的中國大陸媽媽係咪在尋找她。

四、攝影師鏡頭中的美國父親和中國女兒

攝影師張鷗接觸了100多個美國領養家庭,共拍攝了80組跨國養父女肖像,希望藉此探討跨國領養家庭的文化、理念以及背後的社會關係。

父親Tim Hunt和女兒Williow

這係攝影師張鷗拍的第一張照片,攝於Williow的房間。爸爸Tim Hunt係英國人,劍橋大學畢業,在紐約從事藝術營銷工作,他的作家妻子也很有名,11歲的女兒Williow收養自安徽合肥。這樣有地位的白人家庭收養中國大陸孩童的現象十分普遍。

圖為Richard和8歲的女兒,攝於紐約植物園的玫瑰園。

據了解,絕大多數從中國大陸領養兒童的美國家庭,都係白人和富裕的中產階層。其中,收養的91%係女孩,44%係一歲以下的孩童,52%係一歲到四歲的孩童(信息來源:INS Immigration Statistics)。

中國大陸存在着數量龐大的孤兒,僅就民政部門的統計數字來看,2015年2季度註冊登記的孤兒人數已經達到52.3萬,其中涉外收養達1304件。而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被外國家庭領養的中國大陸兒童至少有11萬人,美國則係中國大陸孤兒最大國際收養國。

父親Ed Pauly和女兒

這張照片中的父親Ed Pauly做教育工作,收入不菲,一家人居住在紐約上東區。這隻小狗和女兒形影不離。

父親Kenneth LaPensee和女兒Amy

Kenneth LaPensee一家居住在新澤西,11歲的女兒Amy很漂亮,極具個性,讀書很好。她的父母常常對她讚不絕口。

父親Edware Hutton和女兒

拍照時,張鷗認為父親Edware Hutton長得像埃及國王,於是把他和小巧的女兒安排在這張長椅上。

很多被收養的中國大陸女孩都留了長長的黑髮,在許多美國父母眼裡,這樣長發飄飄的中國女孩子好看。

這組片子中的女兒大多出世於“計劃生育”政策強力推行的1990年代,彼時,棄嬰現象開始被廣泛關注,國際收養得以放行,其中大部分被領養對象係女孩。自1992年《收養法》實施後,當年被促成的國際收養案例就有252例,1995年達到了近3000例,並持續增長,到2005年達到頂峰1.5萬餘例。

父親Simon Stacy和女兒

這張照片中的父親Simon Stacy對自己對跳芭蕾的女兒感到非常自豪,他講太太係猶太人,所以他有個猶太中國女兒。

父親David和女兒Tianna

David和8歲的Tianna形神相似,這張照片攝於紐約植物園的玫瑰園。

父親Victor和女兒

根據中國大陸的《收養法》的規定,外國人在華收養子女,除需提供一系列家庭狀況證明材料外,還需前往公證機構辦理收養公證。這些家庭一般收養中國大陸孤兒的花費至少兩萬美元以上,而自2007年,收養政策逐步收緊後,領養到一個健康的中國大陸孩子,美國家庭要等待大約四年。

這張照片中的Victor一家居住在康涅狄格州,家裡有兩個活潑的女兒和一個很大的游泳池。女兒給他挑選了這件夏威夷襯衣,他們坐在泳池旁拍照。

父親Allan Brazil和女兒

Allan Brazil一家居住在康涅狄格州,他係個事業有成的爸爸,拍照時,女兒坐在身旁似在撒嬌。

父親Allan Woolway和女兒

Allan Woolway一家居住在新澤西,他的兩個雙胞胎女兒來自北京,非常活潑好動。她們為了拍照自己挑了旗袍和中國傘。Allan係個非常有耐心的父親,對女兒百依百順。

父親Sogarty Aileen和女兒Mei Lan

Sogarty Aileen的女兒Mei Lan和Qiu Meng,拍攝時分別係13歲和11歲。她們係最早兩批被美國家庭收養的孩子,Mei Lan係1991年被美國人收養的61名中國大陸兒童之一,Qiu Meng係1992年被領養的206名中國大陸兒童之一。那一年中國大陸的收養法正式生效。

父親Glenn和女兒Glaudia

父親Glenn在收養家庭里屬於較年輕的父親,他們一家居住在布魯克林。Glenn和10歲的女兒Glaudia關係很好。

父親Spencer Jones和女兒Bailey

美國家庭從中國大陸收養的孩子中有很多係特殊需要兒童,許多美國父母會專門選擇身體有殘疾的孩子來照顧。照片中的父女居住在西海岸的波特蘭市,女兒係一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智障兒童,

由上面的眾多實例可以看出,美國家庭從中國大陸收養的孩子中有很多係特殊需要兒童,很多養父母對孩子非常有愛心和耐心。

但據“真正的愛國青年們”講,“美國人亡我之心不死,他們做任何事都係有目的,不可能那麼菩薩心腸、更不可能幹賠本的買賣”

拋開意識形態、及政治問題上的爭論,我們單單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咩歐美人可以有咁偉大的愛?咁偉大的人性?偉大到好多國人可能覺得無法理解。

但其實,對於他們來講,他們覺得這其實係人之常情,他們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做跟偉大能聯繫起來?

為咩兩國人民的人性方面會有如此大的不同?我們如何能讓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也能進化(或者回復到)這樣?

象某些自認為“愛國的群眾”那樣,受某黨洗腦理論的蠱惑,永遠帶着仇恨與偏見去看待這個國家,真嘅係愛國?真嘅能讓國家進步嗎?其實,稍微理性一點就可以發現這個可笑之處:嗰啲負責炮製洗腦理論並向大家灌輸這種理論的體制內人員,大多數卻都想方設法把孩子送到這個他們宣揚的“邪惡”國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