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許艷 :給余文生律師的一封家書

親愛的老公:

當我知道,余文生被以涉嫌煽動顛復國家政權罪和妨害公務罪,被逮捕時,我為他們這樣對待你感到憤怒!

當我知道,余文生的案件被徐州市公安局延期時,我對他們拖時間的不人道做法表達譴責。

你現在好嗎?你現在失去自由狀態,又怎麼會好呢?

祝願你不要遭到酷刑、每天可以吃飽飯、身體不要生病、現在看守所里的你學會自已照顧好自己、是我現在最想對你說的話。

雖然你現在聽不到我的祝願,但我相信你會感應到妻子的關愛、感應到大家對你的關注與幫助。

2014年,你因涉嫌香港佔中失去自由。當時你是大陸唯一一位因涉嫌香港佔中失去自由的律師。聽說,當時香港的朋友們為了營救你,集體喊出了你的名字:“余文生”。

後來,你回家了。3年來,我知道你一直最想到香港去旅遊一下。可惜,你被限制出境,一直沒能到達香港玩玩。

在你回家的這3年多里,我也知道,你一直被他們打壓,生存不易。

可你在自身處境艱難的環境下,還在法律範圍內繼續代理維權類案件,努力去幫助一些人。

然而現實是殘酷與不人道的。你的當事人王全璋律師還沒有回家,你作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又失去自由了。

維權的道路非常艱辛。我們一家人原本生活的比較優越,現在,你失去自由了。

有時,看到孩子從以前的經常出去玩,變成現在沒有爸爸帶着出去玩。

有時候,我一大早,天還沒亮,就從北京的家中,去火車站,趕往約1500里外的徐州為你奔波。

到達各個部門維權,卻沒人管、維權無門的時候,我也會想,你都在為誰承受這些苦難?你為什麽在承受這些苦難?

但轉眼間,我又會想,你在善良、公益、法治與博愛的工作與幫助別人,你是好人。所以,維權路再艱難我也會為你繼續努力。

你也是幸運的,有太多、太多的人們在關注你。我在為你努力的維權路上也並不孤獨。非常感謝大家對余文生律師的關注與幫助。

最後,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萬要學會照顧好自已。我也會在為你努力維權中,儘力去照顧好咱們的孩子、父母。

各自保重!

永遠愛你的老婆:許艷

2018年7月8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律師權益關注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